情有独尊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查看: 14017|回复: 60

[文字转载] 因何凄美因何怨—雪花九阴联评(完结)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07-2-6 18:57:5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曲终人不见,指上香犹存。《九阴》看罢,心底是一抹胭脂桃红,凄然,但不怨。怨什么呢?怨命运弄人?连金大侠送给这个傲然出世人物的悔痛,也叫编剧笔锋硬转,成就了一个莫可奈何。当事情不完美,有什么比只是天命的错,更让人无怨无悔了呢?' q: H0 t2 O* D3 D4 J$ s; j/ o- L
+ l  X; U5 `2 Z1 s4 J) B0 t% p
《雪花》,却是禁锁哀牢的冷。其实哀牢也叶绿花红,到底却当不过一场冬雪。一个如雪薄情,一个如霜凌厉。看罢,恐怕没有谁能一声轻叹就过去的。心心念念,忿忿不平,总觉得有点什么是可以改变的,总觉得这不是必然的结局。3 f5 W7 b# _* z/ g) u) @" |1 f/ S' e( Z

& z  c/ t! O  M: ^2 s是以,《雪花》有续篇无数,《九阴》却已经是个句号。" C; P3 q0 M2 v. K
2 w& @6 O3 n% K5 j3 i& ]
然则,因何凄美因何怨?# @/ @1 d3 W' ~5 a8 k

. Y! X) b2 L$ o, E! o# f3 @5 Y6 I0 G无可否认,黄药师和聂小凤分别是这两段情的主导。所以,就从这两个人开始说吧。( a7 U* V6 W& \% h) i& [
, t! D4 o. K  ]$ j1 z% N
~~~~~~~~~~~~~~~~~~~~~~~~~~~~~~~~~~~~~~~~~~~~~~~~~~~~~~~~~~~~~~~~~~~~~~~~~~: Z2 G; R$ S& G. B) M

2 U6 ^' ~, S5 q' y# P1 e8 @黄药师是一个经历过风雨的人。
; w. z' K- M$ |
) O9 p. K9 T+ J3 J) p" `但最初的黄药师,应该是一个炽热赤诚的好青年——就跟陈玄生一样。……当然当然,脑袋里的筋应该会比他多几根。" x' h, U+ `! H& J7 Q9 D  V$ B

, E- Y+ r' u& G( k% v" M1 s  F2 C否则,不会有雨中下跪,血浴刀阵的悲壮。不会在陈玄生捍卫师门的时候保持沉默,又在他被师傅伤害的时候二话不说出手相助。正因为他了解陈玄生对权威的热切,也了解这权威倒塌的痛苦。$ K' u) L7 \1 i% Y" b
3 j; u3 r, n/ |$ J  b' ^- G3 ^
与师妹共度此生,为师门尽心尽力,说不定还有为江湖惩恶锄奸,这些应该是黄药师曾经的梦想。一如我们,初入社会的我们,不也只是这么简单吗?但赵不凡一下子就把这一切抹掉了,共度一生的师妹死了,这样的师傅还值得追随吗?这样的师门还值得留下吗?惩恶锄奸吗?正义其实是什么!
2 k2 P/ ]+ v+ O" q; F $ U, l  I. `* e& @
他的权威倒塌了,不仅是目睹偶像破碎的失望,而是直直的往自己身上塌陷,砸得体无完肤。他被自己的信仰伤害了,但当时没有能力反抗和报复,他不得不学会退后,学会洞察真实。十年的江湖生涯,相信有更多的经历让他巩固这些。
  s9 k6 V0 p, C8 d$ `8 q* L6 G 3 i& ~% \4 a; M1 o
因此他成了阅过人世的人,他洞明世事,他了然于心,他进退有度。
) T, `" i% v- t4 X# n% V / v' Y& Q6 j/ @
柳溶月也是相同的人,她同样看得透这世界,同样了然于心进退有度。于是,她从不会将对方隐瞒的话语揭开,她从不会将对方隐藏的情绪挑明。不是她不知道,而是她太懂得世界复杂的真相。
+ s3 y9 K" a5 |2 X * l$ a; m4 r2 T3 X
其实他们是相同的人,都是有过曾经沧海的聪明人。8 o' X) r# ~$ E, v# X& y! J# \

  Z5 z; ~" S; P) U6 M1 @差只差在,柳溶月没看见沧海桑田的黄药师,心中其实仍存着希冀。他依然渴望有一个属于人间真情的奇迹会降临。这个奇迹,就是后来的冯蘅。
3 h9 X% `7 F8 [: I& r
3 i8 c& Q% |3 e0 B柳溶月已经接受了这个世界,她洞明,她游刃有余,所以她已经放弃了对这个世界的疯狂梦想。她的最疯狂,也不过是留下十只指甲,然后永别听雨楼。她一开始必然以为黄药师跟自己是一样的,黄药师眸子里的抑郁她不可能没看见,那举手投足的沉重她也不可能感觉不出来。这是一个有过故事的人,因此,他会知道世界的真相,他需要的不是虚幻的梦想,而是相互依偎的温暖。伤痕累累的人通常都不再天真,不是吗?因此柳溶月一直就默默给予着依偎的温暖,她给空间也给时间这个苍鹰一样的男子,给他一个毫无压力的温暖的巢。
6 i: n* t$ n( c' W) }) K% D   Q8 ?0 f* S" p4 z0 v& x7 L
所以黄药师要走,她到多年以后才“突然明白”。当时的她必然很不解,为什么他还会冒险去追那飘来的幻影?为什么他还坚持相信梦想的天真?太透彻的人往往无法相信梦想,无法轻易疯狂,所以他们总是眼睁睁地看着奇迹离去,这是他们骨子里的悲哀。
' x( f$ O# a" d
" c. o9 b7 h, J; S$ B; h所以我会设想,多年后有一个人他点燃了柳溶月的激情,让她重新相信梦想,所以她离开了听雨楼,所以她“突然明白了你”。这样,会比留住了黄药师更为幸福,不是吗?她跟黄药师需要的都是火褶子,而不是彼此待燃的棉絮。* j' N5 s7 }+ y1 r

1 ^& s* m' e+ `/ A) Y~~~~~~~~~~~~~~~~~~~~~~~~~~~~~~~~~~~~~~~~~~~~~~~~~~~~~~~~~~~~~~~~~~~~~~~~~) P4 m7 ~5 F, i# b5 ^
# a' [8 [9 J7 ~, h5 S! F# I
那么反观冯蘅,不是要庆幸她的空白吗?生在皇家,长在圣教,这种阅历的放空不最容易养出疯狂的勇气吗?单纯而勇敢,她正是黄药师所要的那个奇迹。如果缺乏单纯,冯蘅不可能勇敢,透彻而勇敢几乎是属于上帝的,不属于人间。而如果缺乏勇敢,再聪慧黄药师也不会认定她——柳溶月已经够聪慧了不是吗?
( G7 \' o7 O4 d0 f- D; A / U/ W$ f+ r9 n" O
黄药师爱的是单纯和勇敢,而正好,她是冯蘅。聂小凤与这完全不同,她爱的是罗玄,却不管他是什么。
, Y& R& O6 `0 ]: Z' u% N 3 u! j- M1 c7 ]; Q% K
黄药师很清楚自己要的是什么,所以当冯蘅选择了后退,当冯蘅不再不顾一切地陪他闯,他也选择了接受与后退。其一,自然是因为年少的挫折让他懂得事情很多时候不得不退,不得不忍。其二,形势所迫的放弃,他谅解,但也失望。如果自己最在乎的奇迹——那种不顾一切的坚持已经不可得,那再纠缠下去又于事何补呢?0 A: K/ N0 {4 u9 {3 Y( U8 ^" }- [& l9 }

1 P* {0 Y5 D- K2 f前者让他节制,后者使他谅解。面对一个抉择,能节制而不凭意气做事,能谅解而不积怨难舒。有什么比这样的处理更能无憾呢?
$ ]" H& z. e# J! T ) R3 c- n8 x8 q9 N) Z6 ?
是忍与谅,成全了《九阴》的凄美。是忍与谅,把错的机会只留给了“天意弄人”。所以我们无怨,能爱至此,还怨什么呢?
9 N3 r& C/ t- T/ ^) E: b, c ' f5 I& r+ q+ W7 {5 T' g# h( I& p( K
只可惜,年少时的黄药师想简简单单与师妹并肩江湖的愿望没能实现,一翻风雨挣扎,好不容易再次找到的“一生一世”的梦想,逃过了人害却到底逃不过天劫。呵呵,不晓得这一回,他会不会就彻底不相信梦想了呢?《神雕》里老年的他遇上杨过,心中的火还是重新跃动了起来。或者,有些人天生就有骨子里的追梦疯狂,怎么灭都灭不掉的,像梵高,像尼采,像那个戏里的南海十三郎。
. y; E' m& V) e8 X
8 b' n1 `* O5 ]$ T" U% J[ 本帖最后由 重北 于 2007-02-20 18:36 编辑 ]

评分

参与人数 1 +200 银子 +200 内力 +200 收起 理由
猫仔 + 200 + 200 + 200 我很赞同

查看全部评分

 楼主| 发表于 2007-2-6 18:58:38 | 显示全部楼层
    恩……终于要说聂小凤了。很长,一个评论性文字是不该弄得这么长的,无奈它的长已经成了事实。所以确实打算往下看的朋友请深吸一口气,因为下来即将动用到你非常大量的耐性。" q2 o/ Y  V( A6 T. N; T

& {8 h3 s" m0 V    就从 “黄药师爱的是单纯和勇敢,而正好,她是冯蘅。聂小凤与这完全不同,她爱的是罗玄,却不管他是什么”开始吧。上文唯这句提到聂小凤,就被好几位朋友揪住了。这文拖了这么久,相信十个人也已经发酵出十种论断,只是怎么只见反应不见成文呢?你们的看法更可贵不是吗?
: R; d, f( t/ i& {7 Y
; B2 O) D1 z$ {5 M    言归正传吧。
% e7 R$ M4 m- B5 o4 r+ E7 }. g1 J" d/ I, K* p5 E( b/ B2 ~
  J+ J6 i, z8 O- d. F+ o
~~~~~~~~~~~~~~~~~~~~~~我是小分~~~~~~~~~~~~~~~~~~~~~~~~~~~~~~~
! D" V* ]  B6 _4 Z# d
, _  {( C# W" v- a
! N$ A5 V' e# |; w8 s    “她爱的是罗玄,却不管他是什么。”听起来的确非常荡气回肠。那是勇敢;不怕未知的变数;那是纯粹,不计算条件的优劣;那是专一,天下三千只取一瓢。聂小凤就是这样,勇敢、纯粹、专一地爱上了她的师傅,罗玄。大家都明白,小凤若能“管”一下,就不会那么痛苦。然而真会去管的,就不是聂小凤了,不是吗?
! @& b; K. a, d& p: C* k& t0 z& f1 B
) ~# O  w+ ^, I8 R5 P
. H# ]) D( ?  n) i7 x& l    我们赞赏的正是小凤的不顾一切,我们恼恨的正是罗玄的不如人意。如果罗玄能承认自己的爱不就好了吗?如果罗玄能接受小凤,在哀牢山长相厮守不就好了吗?他为何就不能成为小凤的“理想情人”呢?只差那么一点而已,都已经爱上了,只要好好爱下去不就成了吗?' }1 h2 M# Z0 `: D

1 _/ f! Y0 D. Z  W: p* p8 B
) Y; q+ o1 ^: z# M    是啊,为什么罗玄不爱下去呢?他可以包容觉生跟聂媚娘,他可以保住这个江湖余孽,为什么不选择去爱呢?难道说他是更高层次的假道学,知道包容两个死人、单挑正道保孤女的假叛逆,只会让他的名声更盛,而跟徒弟相爱则真的会让他身败名裂?也可以这么说。
: G& C$ n" s7 {5 x! e4 a: [  {) a8 u. U* R

$ ^( |+ N7 @. K5 ], T
- \* ?! x2 p# D    但真君子也好假道学也罢,罗玄就是罗玄,一个有自己的立场和选择的真实的人。在我们眼中,尤其在小凤眼中,罗玄,是她聂小凤爱上的人。但我们是否忽略了:他在作为聂小凤的“爱”之前,首先是一个“人”?他首先是他自己,有过去、有观念的自己,然后才遇上小凤的。我们不可以无视他的想法。+ n8 K9 n  t! b1 v1 u

, k8 S: q+ y% J2 {( E& M) h$ }/ D/ e$ T
    保余孽那么不容易他也去做了,如果与聂小凤相爱对于他来说能稍稍容易,相信他也不会拒绝。或者这件事对他来说,真的很难。要越过自己笃信的观念和坚守的原则,真的很难。就像让小凤放弃爱他,一样的难。  d3 G7 }! Q) f8 b/ ^8 x7 W1 g
" f3 i* ~+ g( h& l+ w  O7 ]6 a  S! U

& L0 ?  ]3 u3 A( [# q3 E4 x    可小凤却偏偏“不管他是什么”。
8 j6 }) f$ _' L+ e
% U7 k' A7 @3 W1 e. T! {/ J" C' \! K2 l
~~~~~~~~~~~~~~~~~~~~~~我是小分~~~~~~~~~~~~~~~~~~~~~~~~~~~~~~~  s* q+ b4 {% M

( Q  ]$ z$ C5 ?" }6 f' I4 z( x, W5 X* X  f" O5 @
    其实设身处地,如果明知硬追下去会让对方痛苦、成怨,你真能义无返顾地“不管他”照样放马而去吗?只求一夜,终身成怨,你愿意?9 c5 T. o6 v# K3 q  h& }

. p# r7 O% p6 ^( [, Z, R' L
$ s5 ^# N/ [/ o. q$ m2 C    小凤当然不是明知成怨还要硬来。她其实很可怜,她以为罗玄也会喜欢那一夜,以为只要勇往直前就能美梦成真,就能叫师傅如她所愿成为爱人。" H" [- ^- O# s0 K$ `% h
( n5 O6 x1 X3 ?8 H* J. f; m9 m$ P
& f% o7 E' A& w4 f
    但罗玄会喜欢那一夜吗?
3 g; L/ Q  }5 N) N6 e- t$ }2 b8 u
! P+ ^9 \% ]; j
$ w( Y: Q' n. P. v% |. j% O    当然不会。虽然我们多么希望一觉醒来,能看见罗玄羞赧可爱的手足无措。但想想前面的戏份,他是这种人吗?只要体验过幸福就会承认这份爱情?
$ q' q7 P& M+ a+ d% j
/ s8 \. r, k& e7 t' |4 y, @) H8 `5 G7 ?! d  V
    他并非认不出这是爱啊,他不需要用身心的愉悦去提醒自己这是爱。他的难题是爱情与原则的冲突,他需要的是有人能助他调和这矛盾,给这份爱一个合理存在的理由。找不到这个理由,是杀了他也无法接受这份情感的。这就是罗玄,在作为聂小凤的爱慕对象之前,就已经真实存在的,一个讲原则的罗玄。3 X: b$ S; `8 g- f8 l& ?

+ Y* R& v: P/ A! [7 m: }; t
' u' T! A* t% Z) x8 t    所以如果小凤能稍微管一下他是什么,能了解他心中的痛苦,或许故事就不会变成这样了。可是在哀牢山这些年,聂小凤还是不懂师傅。她爱他,却竟然“不管他是什么”。9 N% m9 [$ N0 m: q) n; X

$ C$ m7 `/ j- d- |9 Z/ R  z" U: @* @8 w1 ?- ^/ d
    这时我也会问,为什么只叫小凤迁就他,难道罗玄就不能为爱人改变吗?(相信文章至此,很多朋友已经吼了这句话很久)——且莫说罗玄连要不要爱都摆不平自己,遑论主动改变。单说爱情到底能改变一个人多少:结婚多年的人才有发言权。即使能彻底改变,至少也有个方法手段的问题吧?很明显聂小凤的方法,不适用于罗玄。罗玄需要疏导平衡而不是步步进逼的压力,这点我们都看得清清楚楚,小凤却不知道。
; R0 L$ h2 }5 x8 y: F" t$ P; {: }# c( O/ m

. x6 Z9 y( K  ~/ _    可聂小凤毕竟只是二八少女,要求她既理解罗玄的内心,又知道用什么方法对应,不是太苛求了吗?
8 |( X6 s8 x( Z  q8 K7 H5 G& e/ r& A: j8 _

8 X+ X# k" l( }8 L/ m1 c$ o5 n3 u    是的。我们不该如此苛求一个少女,尽管她无比聪明。但,这确实是悲剧的一个伏笔不是吗?所以说小凤很可怜。* ]* Q" c& `7 Z- S

) @' p" h: g$ f/ x. _9 T7 k; `" \5 k9 x
~~~~~~~~~~~~~~~~~~~~~~我是小分~~~~~~~~~~~~~~~~~~~~~~~~~~~~~~~" G7 l, U" M3 f9 d/ A
0 ?& O4 k2 M' w+ W

& }  `) ~8 J; z$ z8 h* I    而她的不懂体谅,很大程度正正是罗玄造成的。
, D- O7 J' W% o/ f" q1 y
9 R3 V9 X# b; T& y' _3 A% T1 M, ?- |+ ]( \5 @* Z2 V% R
    影响小凤成长的是母亲和师傅。我认为聂媚娘是知道体谅的,否则早就将觉生绑回去当教主女婿了。可她的处境又不容她体谅,魔教,是江湖里最为你死我活的地带。她更无法主动教女儿在这腥风血雨里,要懂得什么鬼体谅。于是母亲的言传身教里,唯一的一次体谅范例,其结果是牺牲性命。这无疑也太惊悚了,何况在母亲的死亡面前,这简直就成了一个负教育。
# t; Y- c5 e; m; ]/ i  y" X8 h7 p7 s/ l5 X  b' h. M7 A' o

0 Q5 L; W- J) B) r. @# I    那么罗玄的教导呢?向来我们着眼于他的才华他的气质他的原则,然而,我们想过他的体谅品质吗?罗玄有很多迷惑我们的幌子:他是神医丹士,济世救人非常伟大,于是体谅他人自不在话下。他是大侠,收留天相,救下小凤,没苟同所谓江湖正道一起剿杀魔教,那么体谅他人也自不待说。可是,这二者有必然联系吗?. G4 Z; k8 J" x2 X# b1 R6 a$ A& E$ \

( z4 H+ V3 k! W; m
! q8 v5 r1 h) j; y# |% S6 L* ~- N
2 ~4 L: R, q# Y3 C5 ^, ]4 Z
    还是来看看与“体谅”真正相关的事情吧。带小凤上山的时候,罗玄就非常严厉地警告过她,埋她娘的时候也没有好脸色。对一个刚刚丧母的孤女,不应该多一点温暖吗?他不管,只想着自己要如何教导好这个“余孽”。最初送九连环的关怀,是因为罗玄想到自己的妹妹了——还是他“自己”。山上那些年,罗玄待小凤或许不错,这可以算作爱情的魔力吧。
8 I; [+ ]( r- j% P! W+ O& s) V

; [- y; G: _/ ?' ?3 T1 T    可是当罗玄决定拒绝这份爱:从一开始欲拒还迎的自制不住,到后来无情丢掉人家少女的手工艺品。他看似压抑情绪,可其实那忽冷忽热的态度,完全是随心情起落直接表露出来的,从头到尾他考虑过多少小凤的感受呢?更别说有策略地妥善处理了。或者这正是罗玄在爱情上青涩的表现。然而质朴也会伤人的。这种“独生子女”(我也是独生子女)式真挚的任性,在父母面前还可以获得包容与引导,但他面对的是他的女徒弟聂小凤!既然他拒绝相爱,坚持只做师徒,那他作为老师,想学生改正应该循循善诱,了解学生的思想现状,然后针对性地施教。可他大概连小凤觉得这是没错的也不知道。
$ h7 `* `! H9 J' Y! t2 W: C! ~
8 j- g& r* l4 u% e/ m. d0 j- B/ B, U2 P7 A( s, M
    那晚之后,更是一头扎进自己的坐忘世界。无疑他的心灵被聂小凤这把刀给捅了,需要空间自我疗伤。但小凤也被那把叫罗玄的刀子伤到了,他有没有想过呢?没有。他满心只认为师生恋是罪恶,事后彼此应该为之痛苦忏悔,并且觉得全世界都是这样想的。可小凤竟然不忏悔,所以从此他大概只会觉得小凤是个不知羞耻的恶魔。其实小凤根本不以为耻,不以为错。这点我们都清清楚楚,罗玄却连尝试理解都不曾。
0 s6 G9 }7 d$ _2 G, u, L" [- p- |7 A0 V+ }6 |* C
    这样说来,小凤跟罗玄很像不是吗?罗玄不顾他人感受,她自然也不知道要顾。她学得很好,学得如出一辙。小凤不像黄药师,有足够的阅历磨练世界观。她有的只是童年遭遇,和一个无法教给她体谅的师傅。
; o1 D5 `) y2 `) n* u! n( o ! ?1 ~- i+ h# s+ V3 J1 {
* }7 X, ~# l  U  A
; x4 S! O, ?3 Z. P3 d/ D

. y' `" R, H4 M5 u4 D. u, r~~~~~~~~~~~~~~~~~~~~~~我是小分~~~~~~~~~~~~~~~~~~~~~~~~~~~~~~~
8 I7 d5 C+ ]+ R: Y/ Q9 M, L* }
0 M; x: H6 p4 l* O6 |, k) q8 g/ T 5 N; X1 Y5 a+ h
% s' t7 [, G# Y: `3 }2 p1 M

. }% l. Y# W' L& e9 n% u0 v0 I; }& ]/ f  U2 L& w
    罗玄志在悟道,最关心的其实是自己的修炼境界,这也严重致使他不顾旁人。求道者很容易误入独善其身的孤径,其实真正的得道者,是放开胸怀、兼纳天下的。所谓“道”,是灵活地出入尘世,而不是屏绝世界。小凤爱上的,是一个想修炼,却没到家的罗玄。
7 \% A  o) h' [8 ]3 X7 K' d
8 m+ k/ P. [% X4 l6 ^: c
- v& I4 K9 L$ ~8 ^8 X$ n3 g    所以说罗玄其实很自私?
# d5 p7 A( Z' ^9 R9 L" r; R" A+ N# K0 N) |  S( g

5 F( I1 C! C, T+ \5 r    也不至于,他只是不顾他人感受。很多清高侠客和有为青年都有这毛病:只要从自己的立场认为事情是对的,就理直气壮地做,不顾一切阻力。大多时候行得通,因为行侠仗义不太需要体谅,按原则去做就是了,大众的情感与正义原则是一致的。但世界往往不那么一致,像这段情。忽略他人感受,往往造成自以为替天行道,事实却是在伤害人。(越觉得自己有原则,就越要注意这点。即使事情做得多么对,可以同时照顾到他人的情感总是更好的。)" R1 t, ?2 Y) L# S* _! v; G: P* P0 }
  S5 L4 ]! f/ n5 ^2 t

( t6 `* }1 i7 D    有朋友说“罗玄不是黄药师”。的确,从某程度上说,黄药师比罗玄成熟得多。他起码知道尊重冯蘅的选择,知道让溶月再酿一壶酒,给告别留一点缓冲。但如果罗玄是黄药师,聂小凤自然就能是冯蘅了吗?若黄药师是她师傅还有点可能——重塑她的性格。. j; }' `; \: T8 c  F

5 L' L) @4 v! O" x
* `! \9 _1 f# d3 m/ ?  o    正因性格已然如此,单靠际遇就能从根本上改变一切吗?这答案不好强加于人,关乎诸位看官更认同“际遇决定人生”,还是 “性格决定人生”。但在我看来,一个性格不好的人,再好的际遇也顶多使他的生活没原来那么糟糕而已。而一旦际遇不好,就更加惨不忍睹。3 [: x3 }' U2 G4 C; ^0 ?. Z
4 a% p* J) F+ B) `# P& B7 W' ]
. N6 J  L- C6 _3 r* S: t
~~~~~~~~~~~~~~~~~~~~~~我是小分~~~~~~~~~~~~~~~~~~~~~~~~~~~~~~~; r: p6 H+ w* B- k3 ^. Y- H* P. Z

: u7 z* x. n# a. g6 G& P% h
. r, V) F9 ?( a6 Y4 ?: p8 s! z  b: ?$ N7 z* V! ^& C
    看见有朋友将罗玄比黄药师,所以多说了两句。但这非我本意,黄药师求冯蘅,聂小凤求罗玄,该相提并论的是他们二人。无可否认聂小凤遇到的艰难比黄药师大得多,她是弱女子她没有自由,她的爱人还不愿意相爱。可是除了际遇本身,难道性格在人生里真的不需负任何责任?黄药师用忍与谅,成就了《九阴》最终的凄而不怨。聂小凤的性格里,又有什么足以助她妥善处理危机呢?
# t( J: h, C) s6 j  \9 k, ^/ @0 G: i+ f, q/ e1 D) G
* C6 k2 Z' ^* G4 @- [4 }/ X
    当然这不怪小凤,这么一个可怜的女孩,谁来教她忍与谅呢?她性格的错,很大程度是罗玄一手造成的。罗玄首先是一个不良际遇降临于聂小凤的生活,继而他又没能力把小凤的性格培养好,让聂小凤首先成了一个性格不好的人,继而又有了不良际遇,最终惨不忍睹。
+ m& P1 `  H# I, ~; X& w, g; W8 \! k& o6 B  n
! a% j* t5 I1 p1 D3 r4 X1 M6 B
    爱他,不管他是什么。真正的意思不是不管他是什么,无论任何代价都要得到手,或者千辛万苦也要使他转变。而是不管他是什么,我都会包容,即使他不爱我。其实这很难,包容另一个人的全部,几乎是天底下最难做到的事情。所以大多数人会避此锋芒,他们“管”对方是什么,然后各取所需。正如黄药师取了冯蘅的单纯勇敢,而舍弃了柳溶月。3 V! s8 O& q5 l% h1 P$ O6 F

. W% Y. U( a* G4 G! A7 l$ I: c0 `; v  n$ \5 ^4 o7 q8 W
    于是,文章到此可以完结了——《雪花》,是两个不成熟者的恋爱。《九阴》,则是两颗成熟心灵的真诚碰撞。美由此来,怨也自此生。
# J3 @' c5 j2 t4 {3 [  T0 o1 F% l6 F& q1 G0 L2 ?
3 {/ ?0 q+ t8 f( ?& C6 G/ T0 O& _

1 J# x4 g0 a% O4 [7 t~~~~~~~~~~~~~~~~~~~~~~我是小分~~~~~~~~~~~~~~~~~~~~~~~~~~~~~~~8 s, H5 f' `6 Y  J/ e( U

/ b( C4 w4 T2 D0 Z( d
" L5 \2 A* p  [- k: d    以下是题外话了。9 C. ?, L: V( ?; ~: K

8 d- O6 K0 O! @- F$ j8 g- Z    其实从文学价值讲,《雪花》写得比《九阴》好。《九阴》是个理想形象,挺单纯平面的。《雪花》立体很多,它展示了人性更复杂的本质和人性之间的冲突。聂小凤在这段爱情里的举动确实非常合情合理,可也就只是合情合理罢了。就像一个喜欢买水货的人,结果被卖水货的给坑了,继而向对方私下报复,越玩越阴结果伤人烧铺。这种故事非常符合人性,合情合理。但……恐怕还不至于值得高度景仰吧?2 K! N9 E( t- u$ d7 U

# R9 k  S5 Z" {. k& l
1 D6 n/ C$ r: h% T$ U+ T( Q: H    正如罗玄的狠心,也不至于值得大众欣赏吧?我们可以喜欢罗玄的正义原则,我们可以喜欢聂小凤的坚强,但如果连罗玄的不顾他人感受都大加赞赏就有问题了。同理,赏花要知道赏花的哪里,别赏到泥中腐物去了,还自以为在赏花。
, P% [2 L2 C8 d( e3 h4 n - \0 e% X7 o- a3 e8 R- P. r" S, w
    最后,感谢坚持看到这里的朋友。你们不容易啊不容易,掌声鼓励一下自己。祝大家新春快乐——赏花知妙株,结友遇良伴,猪年大吉!* R" e1 K+ i% L8 d' M% O- {6 t

2 n" K. D& X- v* l: M" z[ 本帖最后由 重北 于 2007-02-21 13:45 编辑 ]
发表于 2007-2-6 19:07:17 | 显示全部楼层
我好象抢到了重北的沙发~~呵呵5 K7 p) `7 E" A2 |# {& S4 I
等你写完我再一起编辑,早有说法药师和小凤若得遇,该成知己~~7 [$ R8 W' p  g4 c. T; v9 s
《雪花》,是两个不成熟者的恋爱。《九阴》,则是两颗成熟心灵的真诚碰撞。
3 p$ r$ |( \+ z9 f9 k好简洁的两句话,却概括了两段感情的本质,庆幸我去欣赏罗玄和聂小凤的同时,都清楚知道爱他们什么,怨他们什么,早先就写过,其实他们并不了解彼此,实在只是段不成熟或者没有机会去成熟的爱情!大约是残缺了,让人念念不忘,牵肠挂肚!
* {, ~% c+ }, Y4 Z/ A/ ^很久以前曾单凭个人喜好认为,阿蘅确实好,但在我心总不甚出彩,总觉药师身边的若是溶月,可能更好,可多年后仔细再想,倒不是药师选择了阿蘅,而是黄药师其人,真真是需要阿蘅这样的女子的,因此,根本不存在他选择了谁
; Q6 M1 K1 E( p0 ]可大概是个人原因,我始终喜欢不甚完美的,如雪花那段"不成熟"的爱情,如溶月这样的女子,都不算得完美,却能牵动我心!
7 I2 I# P: Q" m, l8 h) Z/ _) G' H7 Y" i2 |5 w* V. }
[ 本帖最后由 紫之上 于 2007-02-23 02:41 编辑 ]
发表于 2007-2-6 19:18:59 | 显示全部楼层
重北写文,真好~
+ ?2 }' T, ^! \3 E' _新的一年真的有不少好文看~ & o3 ^+ s/ q: A1 c: d8 a

# w4 t7 h; l! w喜欢这句话:
1 o; d# Z3 D- {- d# p“黄药师爱的是单纯和勇敢,而正好,她是冯蘅。聂小凤与这完全不同,她爱的是罗玄,却不管他是什么。”
6 q4 a6 ~" ], |- c3 A
, g9 S4 R* m7 _5 F7 n& ^6 T: p$ Q很精辟又很贴切的形容。: [) {5 y0 q! b! ]5 Z

' {; n$ B! H" [+ q5 |等看完全篇再来更详细的回帖~
发表于 2007-2-6 21:33:05 | 显示全部楼层
读楼主的文,忽然有点懂了,像他这样的男人,骨子里仍旧刻印着天真与追梦的热烈。他的心高气傲,甚至于他的矜持,一直一览无遗,但漂泊久后,他需要的只是一份妻贤子孝的幸福。也许溶月有所察觉。她那么心明如境,她什么都明白,她只是没有说。
发表于 2007-2-6 21:57:45 | 显示全部楼层
我是先看的雪花,才看的九阴,- x% r& I: e1 d7 G% O: p; i; [
说真的,九阴看后是温暖的,哪怕蘅死了,我也觉得是温暖的,毕竟得到了,  @3 e  j- f1 j! ~" F! X
而雪花完全不同,寒冷啊~~~~~
) Z; ?+ Q. W: i: s7 h/ q* j9 J' A* V9 ^
聂小凤与这完全不同,她爱的是罗玄,却不管他是什么。; K' u* J# n, A
经典!
发表于 2007-2-6 22:54:37 | 显示全部楼层
占楼期待大侠的后文) U. V% w4 J% k" I
黄药师和柳溶月都是寂寞的人,但却是不一样的寂寞
9 y( k+ t4 `6 ~. U1 B3 ~柳溶月的寂寞是杨柳岸晓风残月,黄药师的寂寞则是独上高楼望尽天涯路
- @4 Q- d0 }4 U/ M# J1 `同是寂寞,柳溶月望月,因为月寄相思。而药师吹箫,碧海潮生曲,因为海纳百川,容日月星辰! u" K  k; V) b8 _
寂寞一如冯衡。深宫之中,自有洞天,人情冷暖,世态炎凉,冯衡定有所感。冯衡纯洁,但不单纯,天然却不天真。如高山晶莹之雪,此种寂寞才和药师恰是一对,除了冯衡再无其他6 s4 u) r7 J% x" p: x" G

( F$ C4 o4 o( v! H$ z1 @[ 本帖最后由 竹叶三 于 2007-02-06 23:21 编辑 ]
发表于 2007-2-7 00:25:21 | 显示全部楼层
正道我心' U+ X  _0 E' k/ k5 P
我也觉得黄药师一直对现实报有梦想的人,不是完全的愤世  r7 h7 B6 S0 N* k1 r- \
至于柳溶月最后的明了,我到从来没有这样想过
+ }2 T$ ^$ l1 }0 J# {我赞同她如果真的是懂了,必定是也有了新的希望
: h$ Z" j% q8 b0 N/ _
. W% A% j+ m/ U  @9 c1 i' K: l但是我总觉得留下指甲这件事情,不太象是有希望以后所做出来的
( N! r3 T# g1 E我认为她还是没有了解黄药师真正要的是什么,只知道自己怎么做也无法给予,所以完全的绝望,所以赶紧远离,留给自己一个幻想,就象她说的:"回不回来,她永远都不知道") c! z3 n) U, F8 w6 M7 r( n, |1 j6 l
她只是害怕药师不回来的结果才离开的
发表于 2007-2-7 10:35:00 | 显示全部楼层
Samuel Smiles说过,“幸福快乐来源于爱、希望和耐心。”
9 i+ M, N' ~) y7 c$ ~9 J) Z如果说溶月是一个充满智慧的人,那冯蘅则多一份忠于自己的勇敢的心;
0 W) m3 w9 N, Y2 \/ U1 D& g; l如果说溶月有洞察世事的敏锐,那冯蘅则多一份坚持;
& p, o% A1 G- `# M8 i如果说溶月是尘世无可耐何的过往,那么冯蘅应该庆幸自己的上天眷赐。
3 j  H  G# L+ b- }$ f5 u- _性情决定命运的典型啊!
发表于 2007-2-7 12:36:45 | 显示全部楼层
楼主的评析真是精辟,羡慕文采好的人呀
发表于 2007-2-7 13:40:27 | 显示全部楼层
今天我们这里天气很不好,读了楼主的文章有了一丝阳光,有了一些感悟。有些事要用心看才看的到。
发表于 2007-2-7 14:12:56 | 显示全部楼层
先喝一声彩,楼主好文!5 b/ o3 `5 `4 h0 M) ?4 s4 \# u- u, p& g
相信写出这样文章的人必是已经透彻的人!必是很用心生活的人!
发表于 2007-2-12 08:46:05 | 显示全部楼层
《雪花》有续篇无数,《九阴》却已经是个句号。
8 k3 w4 u+ C. E* ?' e4 u
谁叫《九阴》只是番外,就算九阴迷怨念再深,也无法改变黄药师妻子早逝的结局... 我在想,如果同样是九阴的故事,但主角不叫“东邪黄药师”....九阴迷肯不肯甘心“认命”呢?
+ v0 x, Z% K% C4 U期待看续篇...
发表于 2007-2-14 12:01:58 | 显示全部楼层
写得好!可以说是黄药师和冯蘅的知己了
5 V7 n8 b. p' s
3 n: i) }4 t- z2 g: Z6 ?! O3 ]小时候读射雕,曾无数次想像,那只留给我们一个名字,一个墓室的女子,那拥有那样一个丈夫、那样一个女儿的女子,该是怎样的呢?
0 b' W4 G5 G2 t  C+ g- l/ d3 i- P( ]: t1 K
即便是金庸,也应当对九阴中的黄药师与冯蘅无话可说!!!
发表于 2007-2-14 23:52:54 | 显示全部楼层
和LZ有相同体会,但是没有LZ文笔好,表达不出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姜大卫(姜大伟)影迷俱乐部 ( 沪ICP备05016702号 )

GMT+8, 2018-10-18 16:58 , Processed in 1.088909 second(s), 19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