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有独尊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楼主: 重北

[文字转载] 因何凄美因何怨—雪花九阴联评(完结)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07-2-18 23:03:26 | 显示全部楼层
聂小凤和冯蘅
3 r3 `' {! X) n有个最关键的差别4 U7 r$ k( o; e9 l; y
无论如何 冯蘅都是拥有基本自由也拥有爱的   
+ K5 b0 G" {* M5 c0 u4 ]& L& T她的被爱是肯定的& ~7 d+ ^+ Y6 ~
她的进退 是能够自己决定的: o/ f; W; s% ]5 O; d3 h6 o
0 J& |. Z" A( \" B+ _1 z; @
可聂小凤没有 她即无爱也无自由
2 R1 A. Z$ u7 g/ i8 `# P因为没有一个人认为她应该有. H5 b# V& Z5 O1 ^; r
6 K' x2 }" |- Y2 T: W
如果“聂小凤”是“冯蘅 “,如果”罗玄“能做”黄药师“,她自然就能做“冯蘅”。
发表于 2007-2-19 17:24:43 | 显示全部楼层
好久没看北北的文了,:*:*
1 B7 W7 f! r4 s/ B* B  V: _- A北北的文还是一样的才华横溢啊~~~~~
发表于 2007-2-19 20:00:33 | 显示全部楼层

~~~~

有人说,仔细观察,柳溶月的指甲是拔下来的,而不是剪下来的~~~) n& B& E' z/ F/ X! d- `0 ~& w4 ^$ B
仔细看了一遍~~~浑身都在冒冷汗~~
发表于 2007-2-20 01:09:48 | 显示全部楼层
重北,每一次你都为九阴注入新生命,我想甚至连原创人也不曾料到他的作品为我们留下如此大的空间,还是金康笔下的人物就有如此的神采,还是剧中的几位演员演得太出神入化了,无论原因是什么,看你的文章,是种享受,谢谢分享!
发表于 2007-2-20 23:19:04 | 显示全部楼层
那时候看九阴,印象很深的是柳溶月说“你有的我要下辈子才有”,明白她是因为看透而放手,却总是不太明白这个女子究竟看透了些什么,现下细品这篇文,想着溶月那时的心境,竟觉得她们之间的差别,真的只是这样。
 楼主| 发表于 2007-2-21 02:43:33 | 显示全部楼层
原帖由 冷凝 于 2007-2-20 15:19 发表
1 V& C9 N* w! R4 j" t) P- `5 N& s竟觉得她们之间的差别,真的只是这样。
0 h% Q. o7 a: L$ |. c( [. r
& U5 O0 V: Y9 I4 f
哇,这句好比一支强心针,莫大的鼓励。谢谢了。0 g  g9 C" ?* K3 n( g' z+ l6 u
4 j4 L$ \  j" R, h) e- u
呵呵,当然,那只说明咱的看法挺相似,并非事实只能是那样——等待更多朋友的不同看法。
发表于 2007-2-21 12:50:35 | 显示全部楼层
对,和楼主一样也觉得小凤和罗玄少了些时间去沟通和理解对方.
发表于 2007-2-22 08:29:57 | 显示全部楼层
花要知道赏花的哪里,别赏到泥中腐物去了,还自以为在赏花。
; R. g0 l6 W+ T3 T6 n' h
很赞同这一句。 只是要做到不容易
发表于 2007-2-22 10:04:01 | 显示全部楼层
其实对于我来说,雪花也已然是个句号了。他们之间的都已结束,并不该再有后续的。
6 U0 q  N7 h5 p" @, P( |$ M! l% h3 j) a3 _
而药师和玄,若真说起来,其实我是更喜欢罗玄的。. M4 g2 [0 {9 _. y
黄药师很好,他的爱他的恨他的清傲他的温暖,那都是很好的。但,或者这样的太完美,可以为他得际遇伤心慨叹,却如何都不能如对玄般怜惜心疼。因为总觉得再如何致命的创痛,他到底可以捱过。
2 E  h+ |  c2 @玄呢,他是不行的。其实是个太自我的人,他一直生活在自己的世界里,外人始终是有距离的,进入不得。他固守的是自己,而非仅仅所谓原则。; [( [) s- M- {0 D* g: m8 n0 t
但那个女孩子要闯进来,不顾一切。他的堡垒在她面前摇摇欲坠,不停的修补修补,却仍然没能抵挡。那夜于他是世界的坍塌,人生需要重新来过。
2 S# B3 S9 `, H! g+ y% }多么可怜的男人,他甚至不能对自己好一些。
发表于 2007-2-22 17:24:38 | 显示全部楼层
一口气看完楼主的九阴雪花联评
8 i1 O0 q$ b+ B  J感觉是拍手称道和茅塞顿开
- t, [8 R( ^8 I! O$ W: U有一些观点看完感觉产生共鸣,有一些是经过楼主的分析后体会到的确如此4 b7 r3 r3 E* [3 N4 V
比如说玄的自我,对于小凤性格的塑造过程中形成的影响。大家都是从自我的角度出发去考虑问题,沉浸在自己的世界中,如果能够如药师一般为对方多考虑一些或者多了结一下对方的想法,想必也就不会出现后来的恶性循环。
( ~. c; V" ]& w8 Z: K+ e! `不过,个人觉得罗玄对待小凤感情的态度,有一部分也受到了媚娘和觉生的影响。媚娘给小凤树立了一个反教育的同时,其实觉生也给罗玄树立了一个反教育。
# g0 ^3 @, J! r当年觉生决定在少林召开武林大会,在武林同道中公开与媚娘的关系,结果导致媚娘死去,小凤成为孤儿,觉生丢失了江湖中名利与地位面壁30年。这种种,其实是一个家破人亡的结果,也是罗玄认为十分不值得的,所以罗玄也不会希望这个结果在自己身上重演。
发表于 2007-2-23 10:30:53 | 显示全部楼层
别的话不用多说3 @- \4 w2 S0 [; E* x- l/ X

: R% ?* H9 e- H6 T. ^& O( `2 u两人关系“变化发展”的过程里,. N5 [# T, r$ ?1 ^
聂小凤对罗玄,最多是个“思想”上的“不理解”+ Z" A: T9 E8 C' B' u" q2 V) v' ?
而罗玄对聂小凤,则是“行为”上的“戕害扼杀”,
+ L1 r2 ]. `. i9 p2 _3 v% x# O1 `# i" }' L( J% q2 _7 I
谁的行为明显超过了“应有的限度” ,令人“生疑”,
% t( V+ w& Z; d6 H* H  m谁的行为真正激化了矛盾,在事物发展人物冲突上起到了实质上的转折性推动作用,一目了然。
发表于 2007-8-8 23:47:28 | 显示全部楼层
       
. o, {6 b' r# R      哈哈,好东西啊!怎么以前没看到,幸亏今天被顶上来,得以一饱眼福了!( u* N6 T7 G; s% f' R9 v/ e

. P; k8 u. F4 J* Q) r8 _. p
原帖由 重北 于 2007-02-06 18:58 发表
- {2 A! ?& Q+ s2 S8 B2 j0 X1 f& n      如果罗玄能承认自己的爱不就好了吗?如果罗玄能接受小凤,在哀牢山长相厮守不就好了吗?他为何就不能成为小凤的“理想情人”呢?只差那么一点而已,都已经爱上了,只要好好爱下去不就成了吗?

, x$ w; c0 L2 S" c) |& w      为什么一定是“如果罗玄”呢?很奇怪,好像喜欢《雪花》的人都爱说“如果罗玄”如之何,那么故事就不是这个结局了。为什么一定是“如果罗玄”而不是“如果小凤”呢?我觉得这不大公平!& v0 [/ c' I6 o% e5 Q
      那么多人赞赏小凤爱得勇敢,以为那才是小凤。楼主也说:
4 |7 I" O, t+ Y. t  D% p4 N# J
原帖由 重北 于 2007-02-06 18:58 发表 ' k3 z8 N; N1 O8 r* l7 r; a( x
      聂小凤就是这样,勇敢、纯粹、专一地爱上了她的师傅,罗玄。大家都明白,小凤若能“管”一下,就不会那么痛苦。然而真会去管的,就不是聂小凤了,不是吗?81U!S-]9Z4D9c9

+ a' f* a; W7 r, p1 o可是罗玄呢?倘若罗玄真的“如果”了,那还是罗玄吗?: h. I- X, T! y

( d# `9 k" o' e' H      其实罗玄过不了的那一关未必是“名”吧,何必一定要把这个“伪”字强加到他头上呢?窃以为,罗玄不肯接受小凤并非完全就是怕毁了“神医丹士”的一世清誉,也不见得就是怕遭世人唾骂,也许他过不了的只是自己那一关。不是世人不能接受,只是他罗玄不能接受。或者某些事他做得不好,至少对小凤这件事他处理得不好,不过我还是站在罗玄这一边。我始终不认为一个“情”字可以重过生命——尤其是千万人的生命,所以对小凤我只能给予一点儿同情。小凤的悲剧或者有罗玄的因素在内,但没有人逼迫她杀戮,所以这罪过还是得她自己来承担。我也不认为是罗玄造成了小凤的悲剧,罗玄何尝不是一个受害者?只不过最后死的不是他,所以雪花迷的怨便也就理所当然的集中到了他身上。
8 g6 u7 w) K% C* u4 Y  ?8 D( g9 Q1 D) F5 _( S$ {- t( |" E& F
      我想太多的雪花迷,看这部片子考虑的只是一个“情”字。用“情”去衡量罗玄,用“无情”去指责罗玄,甚至还要用那个由“情”衍生出来的“理”去“教训”罗玄。可他们忘了,罗玄只不过是罗玄,不是真的可以太上忘情的圣人。既然小凤有权选择爱,那么罗玄当然也可以选择拒绝。只不过小凤的爱顺从了自己的本心,所以她曾经幸福过。倒是罗玄的拒绝,虽然是理智的决定,却违背了情感的需求,所以他始终痛苦。, |$ I! P- _  a2 F, H& ^7 Q- j7 L2 w% f
, w& L0 N9 r; K" g. ]+ x& E
      至于黄药师和聂小凤,我倒没觉得他们有什么相似之处。黄药师只是邪(姜版药师好像邪也邪得极有分寸,有分寸到几乎都不大邪了)不恶,聂小风就——不用我说了吧!
4 K5 }" S6 [" v! J+ |      我坚持看到掌声响起了!谢谢楼主鼓励的掌声,其实楼主坚持写到这里才不容易!' |. i4 x" [2 G, k1 a  I+ s
5 k& e" t# B1 l0 C" ]
. W, p2 \6 J: N: m3 p

; t- k, v# ]7 a  y

, [) U4 {2 t; S! K3 I6 J( V7 R. l  ~6 ^
[ 本帖最后由 胡不粲 于 2007-08-08 23:57 编辑 ]
发表于 2007-9-10 00:20:21 | 显示全部楼层
原帖由 雁过寒潭 于 2007-02-22 10:04 发表 . [6 M3 M* m$ N* _# Y/ `0 X2 s' B0 d
其实对于我来说,雪花也已然是个句号了。他们之间的都已结束,并不该再有后续的。  \! \# ?0 U/ V5 e+ y3 u

! V1 o  Y4 A/ Z& M2 ~# @而药师和玄,若真说起来,其实我是更喜欢罗玄的。
' ^) N1 Z1 M/ n/ N4 r3 s/ |4 r黄药师很好,他的爱他的恨他的清傲他的温暖,那都是很好的。但,或者这样 ...
( x9 r9 d3 u! X0 K! m# A0 G
  ?8 R$ [4 @. E: u1 D# E( u
呵呵,有时太完美的人,你会很喜欢,但不一定能爱到骨子里,而不那么完美的人,因为更贴近我们,而更容易产生内心的共鸣。对药师,我更多是欣赏与感叹,结局虽然是悲伤的,但药师太好了,这样的人物确实离我们有点远,可望而不可及。而罗玄,除了一开始,之后的他确实是让人心疼怜惜,因为这样的人更真实,因为玄凤的爱情更让人内心纠结。
6 n' y. B! a* u* S$ d
" \# c# _' k2 D我很赞成胡庄主那句“他是过不了自己的一关”,确实有些人的想法,和常人不同,也不能轻易为人们所理解。罗玄就是罗玄,他是爱小凤的,但他也是无论如何不能接受她的爱,因为这就是他!所以雪花里,玄凤的爱,我们不能对他们强求,两个不应该走到一起的人相爱,注定是悲剧,而他们的固执,又令彼此受到深深的伤害!所以,他们的悲剧,不能完全归罪于罗玄,要怪就怪他们本不该走到一起!
) |+ Y0 \/ K$ M: J
( P% X0 K' k5 }2 V# O[ 本帖最后由 wolf-clear 于 2007-09-10 00:38 编辑 ]
发表于 2007-9-10 01:25:16 | 显示全部楼层
原帖由 重北 于 2007-02-06 18:58 发表 $ K% \7 U7 v1 b- t6 y$ h: E2 _
罗玄志在悟道,最关心的其实是自己的修炼境界,这也严重致使他不顾旁人。求道者很容易误入独善其身的孤径,其实真正的得道者,是放开胸怀、兼纳天下的。所谓“道”,是灵活地出入尘世,而不是屏绝世界。小凤爱上的,是一个想修炼,却没到家的罗玄。情有独尊!J+k!@0f6W8r8H7J( }5 b; ?2 N( A" i" o  ^( Q
所以说罗玄其实很自私?7n:o:e6B1M7w&`:h$o; n6 N% o1 i# W% m0 b
姜大卫影迷论坛)~)t:X0J'm/B3X也不至于,他只是不顾他人感受。很多清高侠客和有为青年都有这毛病:只要从自己的立场认为事情是对的,就理直气壮地做,不顾一切阻力。大多时候行得通,因为行侠仗义不太需要体谅,按原则去做就是了,大众的情感与正义原则是一致的。但世界往往不那么一致,像这段情。忽略他人感受,往往造成自以为替天行道,事实却是在伤害人。(越觉得自己有原则,就越要注意这点。即使事情做得多么对,可以同时照顾到他人的情感总是更好的。)

+ {0 {9 K3 i0 |) k" c: t3 Q! o: k, H* a* s- F2 h
昨天在你的《活该二人组》后面拉拉杂杂地写了一长篇,却有些意犹未尽。仿佛,心里面是知道的,却总描述不清。颇为遗憾。! ~4 r) ?  V$ i3 l6 N/ l1 l
今日看到被他人顶起的这帖,心中豁然开朗。原来,我才摸索着到了1段,重北兄早已登了10层,字字句句,分析得着实让我佩服。姑且摘来那一段分享:
- H- ~% o8 U( N9 @, P, `) w6 T' P8 G2 W) L  ~! i  e
看来求而不得的感情,还真是牵动人心。+ p$ l0 M3 d* u4 g
也看了一些文章,文章中多假设,这种假设又往往寄希望于罗玄的幡然醒悟。
& X$ t9 Y0 P6 J8 J( H; {" c这个剧情,亦或这两个演员,出色在哪里?那就是个性鲜明,过程合理,结果必然。他们的演绎让我们确信,也让我们服帖,这个故事的发展合情合理。' v: J) I+ o; u: Y8 W2 f
为什么你会感到合情合理?恐怕许多人忽略了这一点。那就是这二人都是按自己的性格逻辑在行事,所以,结果也只能是这一个而不是任何一个假设。
" b6 o8 T( T3 W, P$ `! t许多人因为结局的悲哀,以及小凤在自尽前的那句:师傅,我一直都是爱你的,起了对罗玄的怨念。这与当初翁美玲自尽后,许多人迁怒汤镇业的道理是一样的。感情之事难道错真在一人吗?我不相信。0 t. V( n7 w* {' j
这出剧我一直没有看全,看到前面六集后,忍不住便看了最后一集,虽然中间跳跃如此大,但我相信,对聂小凤的基本性格特征,我还是掌握的。+ o2 a, [, c0 v- y
聂小凤是个占有欲很强的人,所幸,此人眼光极高,入她眼的人、事并不多。罗玄与天下,便是这不多中的最重要者。对她来讲,得到罗玄与复仇,缺一不可。然,此二事,孰重?自然是复仇得天下,这个,在她身为媚娘之女、当她亲眼目睹母亲因父亲而死时,已成定局。生长环境的重要性,国外早已有专题研究证实,性格、观念甚至处事的方式,都与成长环境息息相关。她之所以成为以后的聂小凤,其实,在遭遇罗玄前,已成定局,无法改变,甚至,她个性中的激烈与固执,都已在彼时成形。不得不说句,聂媚娘的教导是如此成功,以至于日后,小凤有如何心事与委屈,都会去媚娘坟前走一走,那应该是她灵魂中最亲近、最无隔阂的人了。
  t2 R% s0 n' P9 K% G/ C- q对聂小凤而言,得到罗玄,固然重要,但不是生存必不可少的条件。所以,当罗玄故意撇清、假装冷淡时,她会愤而出走。而与罗玄一夜情后,当她清楚还是不能下山时,她也并未对罗玄有过丝毫的手软,应该怎么做,她没有少了一分,所以说,这样的发展是符合人物性格逻辑的。
' |- m; y( h7 Y- n( [无论雪花迷们如何设想,事实是,罗玄对小凤的态度,对苍生天下的福祉并无太大影响。玄温柔些,凤走得晚些;玄绝情些,凤偏激些,区别,仅此而已。
" r1 U! h6 I& ^. \. ]/ _有许多人大约要反驳我的说法,最好的例证是,小凤在得到天下后,还要赶回哀牢山向玄一诉衷曲;临死前,还要执着见玄最后一面,特别是,她说出的那句:哀牢山本来该是个温暖的地方,儿女成群,子孙绕膝,是罗玄,毁了这一切。
( w! ]& a9 p/ W  p; t" P; t我相信,聂小凤在说这一切时,心里确实是这么想的。8 X% O* d6 s) W7 j. w
只是,她忘了,在说这一切时,天下早已在她囊中,而罗玄,又始终不可得。这样一来,罗玄的重要性自然上升。人大多如此,红玫瑰白玫瑰说,证明了这点。
  M7 r: ?+ i5 F( e9 W有人说,她得到罗玄后,想的是复仇天下;而得到天下后,又开始思念罗玄,这二者可说是等重。+ b& e5 ]. X. i! m
错了,这二者从来没有等重过。聂小凤自尽,从来不可能是为了罗玄,她只是走投无路,只是成王败寇。在可以选择时,她选择的从来不是罗玄(当然,罗玄若肯与她同举大业,那又另说。不过,若如此,她估计也不会对之心心念念了,这就是聂小凤最矛盾处),她舍弃的,除了爱情,还有亲情,从此处,不难看出聂小凤的性格。她绝不是个普通女子。
) I+ }: |0 F, i- P' Y6 B, u$ `8 o人在最绝望时,往往会迁怒。聂小凤最终忘记了是自己要离开,也忘记了曾经要置罗玄于死地。她唯一记得的,只是罗玄的不可得。她在生命的最后时刻,将所有失败归罪到罗玄身上,归罪到这一生唯一没有掌控的一件事上。
4 O- w; W* t0 m* T6 \性格决定命运,聂小凤的霸道、暴躁、心气极高,与她的热情、浓烈与聪明一样,鲜明得无以复加。作为女人,其实,我很欣赏聂小凤在感情上的表现,只是,聂小凤再聪明,当时也只是个少女,她既不懂罗玄的心理,也不清楚自己的性格,更没弄明白究竟要的是什么。
% M! p3 `$ u0 o% o: X至于罗玄,不得不说句,这个角色内敛冷静的性格与始终不得的设计,让姜大卫比以往任何时刻,都看来性感。我想,聂小凤对罗玄的感情也是进阶式的,他越难得到、越疏离,甚至越淡忘,越让她刻骨铭心,这本来是爱情中的定理。所以,才能理解为何当初她要毒杀他,最后,却仍旧要自戕于这男人跟前。甚至,还说出一通他应为她苍凉一生负责的道理来。只要细想想,这理论哪里成立?当初若他被毒死了,之后难道就不会有武林中的那场血雨腥风?
* k4 k' L( _/ ?* F只是,我曾很遗憾地告诉自己,对于任何爱上他的女人来说,这个男人都是个祸害。且不说,在他生命中,无数东西会排在爱情之前,只说基本做人,我能理解罗玄的冷淡,也能理解他的情不自禁,因为,这些,都是人性的。只是,当我看到聂小凤蜷起双足,缩在床脚,哭肿了脸庞时,我忽然意识到,这两人的不对等性,她还是一个不经人事的孩子啊。任何一个女子,再强悍、再霸道,在刚刚遭遇爱情时,都是简单而脆弱的,而此时的罗玄,早已名满江湖,人际上的进退与冷热,早已拿捏得炉火纯青。7 Q# g5 [+ A' E
如此简单而轻巧地善后,哪有平时善待他人、义气干云的影子?不能不说是卸肩膀之举,也不得不说,这个性感男子太过自私。当然,也有可能是我想得恶毒了点,可能是罗玄初逢男女事,惊慌失了措,搞得不晓得如何面对了。不过,要失措几十年也非容易事,特别是最后,还让不谙实情的女儿去对付自己的母亲,这已可算是下作了。
% u+ t5 {0 N. @. Z, n8 ^" H7 n所以,说来说去,其实,还是很同意重北的论调,这二人,其实是活该。; u& f) h% t4 e

0 J. q, `% J' D  |/ S  b7 s" o两部作品,其实我一直以来欣赏的便是《雪花神剑》。除了描绘人性真实得很外,缺憾美才能让人念念不忘。严格来说,九阴中的感情早已无憾。! b/ w" x  j& C
; O4 m% F( k0 i" c/ ~) \

1 R8 @/ T4 g  n% O. F1 A, [另有一些文字,是我大爱。  W  b' X1 ?* e7 x
原帖由 重北 于 2007-02-06 18:58 发表
% ?4 s6 L. o! x+ @. O3 D( z这是一个有过故事的人,因此,他会知道世界的真相,他需要的不是虚幻的梦想,而是相互依偎的温暖。伤痕累累的人通常都不再天真,不是吗?因此柳溶月一直就默默给予着依偎的温暖,她给空间也给时间这个苍鹰一样的男子,给他一个毫无压力的温暖的巢。

8 T+ G7 z' Y% c, f$ N& t0 h所以黄药师要走,她到多年以后才“突然明白”。当时的她必然很不解,为什么他还会冒险去追那飘来的幻影?为什么他还坚持相信梦想的天真?太透彻的人往往无法相信梦想,无法轻易疯狂,所以他们总是眼睁睁地看着奇迹离去,这是他们骨子里的悲哀。

7 ]' q0 }$ a  y. m
原帖由 重北 于 2007-02-06 18:58 发表
3 k) B* T6 Z2 i- E. Z3 m或者,有些人天生就有骨子里的追梦疯狂,怎么灭都灭不掉的,像梵高,像尼采,像那个戏里的南海十三郎

  @, c8 r/ r9 o- V# D; \" E  ~6 Z8 n' q2 m; T$ K: \  B8 I2 e
所感所受,容我整理之后,再秉。#]2{-o7R:d-Z#}9`
* n0 n" y# `9 I. Y: }+ ]* L& W& w* K" j! ?. I
[ 本帖最后由 zhy120 于 2007-09-10 05:49 编辑 ]

评分

参与人数 1银子 +25 收起 理由
胡不粲 + 25 积极参与!

查看全部评分

发表于 2007-9-10 15:32:18 | 显示全部楼层
原來是被老胡顶上来的,太感謝了~~~~~~~~
5 o6 l3 T$ ~- C8 `+ W重北還是一如既往的,情真意切又發人深思
% M) y' c: F4 |+ V不過對于雪花,我覺得老胡說得很有道理
, V" W) L5 F4 O5 X! D+ W! C8 x可能是罎子里大都是女性,我們以女性的視角看待...
7 J6 p6 e3 ^" f$ z- C可是老胡的評論“可是罗玄呢?倘若罗玄真的“如果”了,那还是罗玄吗?/i*K;g)l$”................., T/ M$ W; L9 Q/ h6 t/ H
值得一看,一想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姜大卫(姜大伟)影迷俱乐部 ( 沪ICP备05016702号 )

GMT+8, 2018-4-20 22:24 , Processed in 1.079143 second(s), 19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