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有独尊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查看: 71775|回复: 360

[花痴情怀] [梦尊专贴]痴人说梦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05-4-30 21:12:5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这个贴子最后由雪花蟹在 2005/05/01 09:33am 第 2 次编辑]
" u, H3 C4 x! M6 p
* F9 Y6 t# m( v猫:我终于决定把梦放到这个区。因为首先这里是旧“梦”心曲,而且“心”有所想,夜有所梦。虽然每个人的梦不能算是“文学创作”,但是有时的确比费尽心思想出的剧本还精彩。是吧?小V!呵呵。跟大家解释一下,昨天做了一个梦,在QQ群碰上猫猫、云、小Violet等人,就给她们讲了起来。结尾居然被小V猜中,我倒~
' k5 `$ W1 \( P于是我突然觉得关于尊的梦境的确很有意思。先前zhang还有几个网友都发过类似的帖子,但有点散,不集中,我在此开辟“痴人说梦”,欢迎大家跟贴,讲述一下自己梦到的有关尊的故事,最好有点稍稍完整的情节。呵呵,希望大家支持!!! :em01: 4 M& U8 A- R6 K$ S5 b6 {4 ^& [
小九:你是著名的“梦姜女”,可不能少了你的啊!挑两个精彩的给大家看看! :em09:
5 [2 r* V9 ?4 `1 m, l' R————————————————————————————————————————! ^* N" ^2 _/ ]; R  l5 t' s& {+ b
说梦细则: Q9 x6 }# p6 z
(1)白日梦、睡梦皆可,但求能有个起码的情节。3 |6 c, P% o) G' |/ B
(2)最好写得有点像剧本啦,交待一下背景、人物(年龄、职业及人物之间关系等)。
; H5 {( Q7 h" g! @! j* G(3)睡梦可能大都结局模糊,白日梦也可能做到一半,做梦人可以征集续写“圆梦”,续写注明一下“续第*楼”就好了。根据大家意见,偶负责整理出完整的梦,并注明做梦者、圆梦者。如果将来有机会见到尊,拿给他看。
/ B/ l  {7 c' O* R! N+ @& p暂时就能想到这么多,希望有梦的大家多提宝贵意见,多多参与,谢谢!!!
发表于 2005-7-10 10:23:47 | 显示全部楼层
好厲害啊, 1 j8 S! Q6 J3 @6 Z. O: M& k6 C
好有條理啊~  一般偶都記不到那麽詳細的。
! @- {! ^; J8 h4 d+ g前天晚上居然夢到John在X FILES裏出現, 看來是最近啃XF過頭了。5 N1 a" s' n  p+ {  U& k2 Z8 W' G9 `
情節完全忘了, 就記得一直有在打架。 哈哈, 我終于也有機會當了回Agent. 不過也好像是spy來的。 汗~!!. \% S5 v+ k' m% ]* h- p# Q8 T
[em06]
 楼主| 发表于 2005-7-8 13:56:37 | 显示全部楼层

[梦尊专贴]痴人说梦

说梦细则# J" R$ D% [, _  C7 Y4 H
(1)白日梦、睡梦皆可,但求能有个起码的情节。  `" E8 [6 s! U' W( f0 n
(2)最好写得有点像剧本啦,交待一下背景、人物(年龄、职业及人物之间关系等)。
* g% @# d; J2 C/ {6 q- J3 g(3)睡梦可能大都结局模糊,白日梦也可能做到一半,做梦人可以征集续写“圆梦”,续写注明一下“续第*楼”就好了。根据大家意见,偶负责整理出完整的梦,并注明做梦者、圆梦者。如果将来有机会见到尊,拿给他看。
! v4 H: ^) _. X8 v6 P& W% F$ w4 ^1 j* F' {
暂时就能想到这么多,希望有梦的大家多提宝贵意见,多多参与,谢谢!!!8 B2 d( n2 Y; O6 A& h5 D6 d* u
[此贴子已经被作者于2005-7-23 16:27:54编辑过]
' Y* ?& E6 R- m/ m: L
 楼主| 发表于 2005-7-8 13:59:32 | 显示全部楼层
先讲一讲我昨天的梦,严格点说,是2005/4/30凌晨的梦。/ y( m" `8 R3 _
时代背景在民初。我和尊都在一个豪门做事。尊可能比我大3、4岁,呵呵,羞  ~。他高级一些,可能是豪门家里开的工厂之类的头头,挺受尊敬。我呢,则是个做杂事的 。富豪有个千金,很漂亮,也很任性。大致意思是我们两个都暗恋尊(不准笑俺  )。豪门家的小姐一掷千金,想干什么就干什么。有一天自己买了一套放电影的设备,然后在自己家门口的空地上放电影,就是露天的的那种,支个白帆布,人一走动就会有影子映在上面。播的是黑白的那种乱乱的电影。这新鲜物吸引了很多老百姓来看,千金小姐却叫人把穷人们都挡在另一面。可她不知道,电影可以从后面看...呵呵 。有个人不小心把她的白布景弄坏了,她就大发雷霆。我告诉那百姓:“买匹白布来就好了。一样能用。” (汗  ~做梦有时也跑题)我和尊还有很多人一直忙活着帮她放电影,终于最后都搞妥当了。尊却说他不想看,要去运动一下。我问他:“你去哪里?”他说:“打篮球。” 并说要先走一步。我在后面说一会我们都去找他。接下来,我就在那里徘徊犹豫。是自己去呢?还是叫上一帮人?如果我自己去,就有机会表白了,可是我说不出口(再羞  ~)。一群人热热闹闹的也好,可以看见他的笑容了,大家也省得尴尬。* q* Z* A* @' H. f6 h: U7 N+ f
结果,结果啊...
9 w3 w, \$ U" q- h: L我被一个手机号为134*****791的笨蛋给吵醒了,搅人美梦,还有比这更气人的么?
1 ]& ]& I6 @7 ^更可恶的是...这个笨女人打错了...  ' l, K( T$ B" ?5 c: w+ q
更更可恶的是,Violet在我之前就把结尾猜到了  
0 B$ N) l& D$ p6 P2 a0 s# G更更更可恶的是,猫是这个表情  ; m* P2 E; r0 C' q4 x% t4 f$ G
——————————————————————————————————
3 m# C( }( `. A% V. K征求续写结尾(本人入梦,犹豫中,不知该如何,看大家的妙笔生花了)。
  ~. U% l. B' M$ f2 X2005年5月18日 阿邝续写: B7 p+ |# d# g/ G
自己做的梦先不说,来续下蟹蟹的梦吧,  
1 g8 o% E& q# o5 r  ~1 K9 b   为方便叙述,蟹暂时名为小宛,尊为江,此豪门姓云,
2 [  @% B, w. e: J: X' }   篮球场:" w8 k/ j, C4 n7 d/ g
   小宛与江和众人一起打篮球,看到江的灿烂笑容,她真是开心.
; P* Z0 U4 S( n+ Z- U  露天电影场:
$ N' S) U0 t; O% f! R. ^/ K) p  云家大小姐原以为借露天电影能多和江在一起的,结果大家都散了,她很生气,尤其看到那边篮球场上江与众人玩得那样开心,云小姐便也一跺脚,不看了,回了房间.1 A& n1 J: @6 N
   篮球场:
3 s2 [" F3 g8 y4 A- _7 v* ^* W% j  大家正玩得开心,管家跑来说,大小姐要去电影院看电影,可司机临时有事不在,让江去开车.小宛看到江一脸不高兴的走开了,心里很失落,忽然想出个主意.6 i  G5 y! E3 n+ i% f- E
   云家大门口( w- C5 A) d4 d8 q- Z! Y5 C2 b9 E% l
   江开出车来,靠在车旁等云大小姐,足足等了半个小时,小宛也偷偷躲在一旁看着...云小姐终于出来了,笑着走到车旁,江不情愿地打开车门....3 v& F: F( ]+ c3 _1 p
   小宛突然跳出来,说:"江大哥,不好了,刚才管家接了个电话,说你家出了事,要你马上回去呢!"( f: I  w. S* d! o6 R
   江愣了一下,眉头骤锁,转身对云小姐说,对不起,我就是这份工不做,也不能不回去.你找别人送你吧.% V3 _, E( N8 O
   云小姐脱口而出,你不要不做这份工啊....觉得失言,瞪了小宛一眼,又慢慢说道,那你去吧,我不看了,顿了下又说,我会替你对管家说的.然后就走了.
8 K9 \2 K0 ^2 ]1 Y5 E   小宛正要和江说实情,不料云小姐却回头叫她,小宛,你过来,帮我拿包.....% q0 {* J9 N3 ^+ D6 N
   小宛对江挤挤眼睛,说,你去花园假山那里...然后就跑了.江莫名其妙.. Q1 m  v- t  T! H
   终于将云小姐伺侯好了,小宛飞一样跑到假山处
+ e2 }; o! ~1 {" @: F  江正皱眉坐在一块大石头上.
( D: q4 j# C1 R4 F' ]& O) ?6 n% s   江一抬头,看见跑来的小宛脸上已然见汗,忽地笑了,说,我知道了,你居然敢骗大小姐,说着,拍了下小宛的头,小宛,谢谢你....
: ~+ z5 R6 J: S6 Y( R* c( L   小宛看着一脸阳光的江,心一动,却什么也说不出,只是随着江笑.( F- ~& S* @* c8 t
   次日云家小厨房:
4 o- y3 g- g( D) H7 m$ F  小宛被管家罚做很多事,江偷偷来帮忙,两人一边忙着,时不时对视而笑,心中俱是说不出的开心.
# U  R  @) [! L) i% {8 T/ M( d5 R. v   此时,云小姐来到门外看到,大声地叫,小宛!3 U6 C& `: }2 ]2 X
   小宛忙一边应着,一边跑出门,到云小姐面前问,"小姐,什么事?"
( e4 w  B* D$ j9 p6 _# b1 `0 ~   云小姐气得不知如何是好,忽然抬手打了她一耳光,小宛愣在当场.这时,一个白影冲过来,把云小姐再次抬起的手臂捉住,是江,江很气,强抑怒气,对云说,不许你打小宛.
; B6 I' b6 v2 G; ~* X   云见江居然为了小宛那么狠地抓住自己的手,气道,你,你弄痛我了,你,放开.....8 l5 q6 j3 O6 H: R  m. n
   江放开了云,说,你要想出气的话,打我好了.& \. `" z' |' V6 M; F: S
   见云气得快哭了,江拉过小宛的手说,我们走.
, H3 z7 j3 `- e8 q  花园小亭中:0 `2 U0 f) C7 A
   江让小宛坐下,看着她的脸说,你怎么样?7 i5 z8 o( R0 Y4 @
   小宛被江的目光看得红了脸,不由低下头,想起刚才江站在身前就似个保护神,又见江现在对自己关心的语气,想这一耳光倒也值了,忽然就笑了.3 y6 L* s$ O2 J" l/ T1 a
   江很奇怪,你被打了还笑?
" U% ^# @8 _1 j# k   小宛慢慢抬起头,说,其实是我先不对,我骗了大小姐的.
4 \- F  v& ]" q6 q' m- V5 g   小宛,你太善良了.大小姐也太蛮横.不理她,她要再欺负你,告诉我,听到没?- |3 b6 }! W# b( L5 I) i
   嗯 .小宛点点头.& G! }! d! B' i) R. G1 n
   从此,FALL IN LOVE.省略.......
/ \0 {; r5 ~+ T7 v& a. K   小宛和江打算辞工成亲,大小姐非常妒忌,恰此时云家来了个大帅,听说很难伺侯,于是大小姐让小宛去,结果,大帅欲非礼,被江撞破,大帅居然发狠要娶小宛为四姨太,云家惹不起,只得同意.. D7 _7 ~" z9 n) S: V
  小宛为不连累云家,也只得答应.
4 ~5 j" Y% A5 S  Y/ l8 o" P9 [  江被反锁于柴房,以防他闹事.
5 o( }6 o6 @& R6 X   结尾一(比较好的)大小姐觉得很愧疚,偷偷放了江出来,安排江带着小宛逃跑,被大帅发现,好多人举着火把追赶,到了崖边,两人殉情跳崖,当然,后来没有死,很好吧." O9 m' ~0 R7 O' N& u# N
   结局二:大小姐也是放了江出来,可是,小宛已经被接亲队伍接走,江骑马追,追到时,已经在拜天地了,江下马挤进人群,来到堂前,小宛的盖头忽然被风吹起,小宛身子轻轻一晃,倒于地上,众人皆惊,江忙去扶小宛,原来小宛已服了毒药,一声江大哥便含笑而去....大帅碍于百姓众多,只能眼睁睁看着江抱着小宛离开....
1 r" K, _2 _. E   后来就是江报仇,杀了这个大帅,至于江死没死...总之,大家随意想像吧.......
6 n2 W- R- ^) u) i   汗,很老套的故事,随意写,随意看吧.解蟹,你觉得怎么样?
 楼主| 发表于 2005-7-8 14:01:08 | 显示全部楼层
雪花中的小凤 2005年5月1日+ m& `- z! ~# O: v8 Q1 k7 M: o
偶来说说偶昨夜梦姜的情况吧.^_^.
& u7 v3 L( ~: Z7 [) m0 _5 v昨夜本来是一直没有梦到尊的,大概是在今晨了偶梦到了尊.梦中好像大家是在一起吃饭的,模模糊糊中好像是偶们这些尊友与尊欢聚一堂.在梦中偶坐在尊的身旁,感到无比的激动.偶记得偶当时问尊:"你在温哥华的哪里住".尊好像有点紧张的样子,偶便解释说不是问具体的地址,而是问在温哥华的北边南边西边还是东边住.尊说是在维多利亚岛住.(好像这是一个离温哥华很近的很美的岛,汗.).偶当时就说那很美呀像个世外桃源一般.(记得以前在这边有同学跟偶说过那个地方的,听她描述跟桃花岛也差不了多少了,难怪偶会在梦中梦到偶们的药师在那住.).
' s: W& y+ w7 [& N+ V4 g偶接着又想起偶以前在网上查到过温哥华的有几个名字为John C的家庭电话号码的,当时想向他确认一下其中是否有他家的电话,但是又没好意思向他问,怕他听到自己家的电话号码时会很吃惊,又怕他即使承认了回家会赶快改号码的.迷迷糊糊中就是没有问出口,醒来后还有些怪自己胆怯的说.^_^.
% }  ]2 L: Q# D$ I现在还记得当时尊坐在偶身旁时的样子,帅得那真是让偶迷晕哪.记得在他说他住在维多利亚岛时偶们是一起指着桌上的一张地图的,但是地图上画些什么偶全没用心看,心思全注视在尊的手指上了.好想乘机偷偷握一下的说.尊当时穿的什么衣服这会儿想不起来了,但是尊当时的头发的样式记得很清楚,有点像张的头像上的那种样式.
) B6 [3 s( P9 e/ `记得当时偶好想不停的问尊问题,但是在意识中是很多尊友围在一起吃饭的,所以尊也是在不停的回答别人的问题,偶虽然坐在他身旁,但是也不好独霸他.^_^.这是偶梦中第一次看尊看得这么清楚,以前看的时候都是明明知道是他但是看得特别模糊的.& e5 u4 c* B8 F0 n! u3 O1 h5 x2 J
大家继续发表自己的梦姜经历吧.^_^.什么时候偶们一起译一些到英文版去,让外国的尊友们看看偶们的梦姜大全.^_^.
 楼主| 发表于 2005-7-8 14:03:01 | 显示全部楼层
雪花中的小凤 2005年5月16日5 w7 ?9 a, w- ?2 _# T: S
% G  d; C) Z0 q5 f9 `4 p, R( i
在这里写一个昨夜才梦到的.
4 g' N- |. Q" H! Z% K: U梦里尊是以于礼和的形像出现的.(汗,大概是因为那天才又重看了<再见亦是老婆>的缘故).- h; I4 [( w: q* P6 s: w# @; D
当时在梦里人好像还挺多.尊以于礼和的样子出现,穿着那件西装.我们坐在同一辆轿车上.尊是坐在副驾驶的座位上的,偶坐在驾驶员的后面,也就是尊的侧后方,正好可以一路上看着尊.真的是目不转睛哪.尊一直跟偶说着话.
& {6 P. \2 h5 }- g3 X: d# K# I9 S驾驶员是一个年轻的男的,还有一个女的坐在我旁边是他的女友,挺做作的一个女的,偶不是很喜欢,但其实也无所谓,因为偶的眼睛与精神还有思想全都在尊的身上,其他人在偶的身旁跟空气也差不多.^_^.
) a* ^" Q" I+ u3 Y. A: F4 J好像在梦中又是跟探案之类的事情有关的.那天白天时偶去公园里取影拍试验短片时,正好戴了一个石头的坠链,于是梦就跟这个坠子有关了,汗.偶梦到尊跟偶说让偶以后不要再戴这个链子了,因为这个链子曾经在十几年前有人戴过.(说得挺神秘的,偶当时的紧张偶现在都记得).而且还说因为这个链子上面有一个扣子状的环子并没有扣紧(这个细节真的很特别,以前偶都没有注意到这个上面还有这个金属状的环扣的),尊就说这个是有魔法之类的东西,还说挺不爽的,因为是被人施了得不到自己最爱的人魔法.(汗,偶一定是一直在听刘若英的<很爱很爱你>听多了的缘故.).偶在梦中吓得可不轻,当时就把那链子一把扯了下来,扔到了一边去.尊好像被偶这么激烈的反应都吓到了的说.^_^.不过偶想他当时可不知道这对偶意味着什么.(偷笑.).
% J% [+ L" O5 t5 B8 ]* R梦中偶们曾在一起吃饭.后来接着偶好像一个人在夜里悄悄的起来探险,发现了一个地方,据说就是偶在梦中尊也提到过的在战争中躲藏起来的英雄的藏身之所.好像大家都是在找一件什么重要的线索,也大概是龙舌剑之类的东西.(汗,<雪花神剑>都出来了的说).偶记得在黑暗中偶好怕怕的说,心里只想着尊一定会保护偶的.
/ @: i' Z* c% b4 C% K7 i在梦中最幸福的就是好像偶一下子抱住了尊,不过当时好像更像感觉是抱住了于礼和的说.因为与于礼和的样子一模一样呀.于是就在想是不是那个配乐的片段看多了的说,上面有好多个画面都是礼和与佩佩或卓羚拥抱的镜头连接在了一起.好像偶当时与他拥抱的姿势也就是这样的.汗,各位一定千万表打偶.3 x" B. G  \! J4 M8 Z' j' `
不过抱住尊的感觉真的好温暖的说,现在偶在怀疑偶当时是不是紧紧抱着被子了.(笑^).3 ^) O" B' x% C. g6 w' R! T$ e
好像在梦中还有尊英勇抗日的事迹,年代又时空交错到了抗日战争年代,一大群日军包围着整个城市,结果尊就冲了上去,手里拿着枪的.当时偶为他担心得都快要昏过去了.不过还好一会儿梦中镜头里好像尊又没事情,偶们又一起继续偶们的查案工作了.当时记得尊冲向敌军时真的是好英勇,于礼和的装束也是很相配的.偶后来就想当时如果梦到他是以罗玄的装束出现在抗日战争中效果是不是会更好一点呢.^_^.
/ T( n. o" j  U& Y8 y5 ~& D当时梦得很多的.以后想起来什么再补上一些吧.^_^.
 楼主| 发表于 2005-7-8 14:04:15 | 显示全部楼层
阿张 2005年5月16日
* h% q; v; `! ~1 F4 [, J9 `, R, q% t1 B
太多了不知从何说起,先说一个印象最深刻的吧!
# U  {) Y- n- m0 a& x8 N/ K0 ~6 R, T
梦里我成了尊失散多年的女儿,有一天尊终于在路边找到了人不象人鬼不象鬼的我.于是尊决定把我领回家.谁知刚到门口,就被尊梦里的亲生儿子--黄宗泽拦在门口,不允许我进入.  并对我进行了一番侮辱.正在这时,尊的后来的妻子,也就是黄宗泽的生母也回来了,她和尊大吵大闹,尊非常痛苦为难.于是我就跑掉了.......
 楼主| 发表于 2005-7-8 14:05:26 | 显示全部楼层
jo-c 2005年5月16日# r: _$ \2 z# y- }

3 |6 _+ W+ |6 t8 ~夢見過JOHN哥幾次,古裝多於時裝, 試過是在街上走, 試過是見到他的簽名會  ,但全都沒有情節可言,多數是見到他的樣子, 之後就一是不記得, 一是醒了..  唯一一次印象最深而又有情節的,是四五年前的事了, 而且它已成為一個故事的開始第一回。我嘗試把那故事延續以自娛, 結果斷斷續續一寫就是四五年..=_=" 呵呵, 下面是那個夢, 很清晰的一個夢,其實有些john友是看過的,當然,人和劍的名字是後來作的, 但請恕我懶得改了...  
$ \; k+ q7 L# |6 l0 H5 g
2 i- x& M( f: c& l& y0 S*******************************************
0 R% l: \8 D) ~( b
% Z5 A5 U, }  h: k2 d盛夏,天朗氣清,天空一片蔚藍。在西貢某山頭,蜿蜒的山徑爬在巍峨的山嶺上,直伸延到山頂那一大片青草地。在青與藍的交接點上,孤伶伶的佇立著一個簡陋的臨時攝影棚。時值中午,烈日把攝影棚燻得像一隻大蒸籠。地上的熱氣往上衝,鑽入各人的鼻孔裏,蒸籠內的演員及工作人員都被燻得頭昏腦脹、汗流浹背。眾人心裏叫苦連天的同時,亦只有默默地準備一會兒的外景拍攝工作,祈求待會一切順順利利,便可早點回家休息,享受一下現代化的產物──空調。* ^  |5 ~7 x8 ?
2 i, F( D+ p: C$ j6 q) j/ ]) T/ b
熱氣不斷往上竄,令影像變得矇矓。在攝影機旁,可以看到一個中年男子的背影。一身白衣的他直挺挺的坐著,一動不動的,身旁斜放著一把道具長劍,對身邊圍繞著的騰騰熱氣,竟似是渾然不覺。單從背影,足可感受到那沉穩而帶點傲氣的獨特氣質。靜靜地坐著的他自有一股威嚴,熱騰騰的蒸氣也似怕了他,紛紛向外散去,不敢去打擾。2 q3 d; V6 o* p) d( U2 Q

8 K) b% }9 t- C8 i7 M4 B. }. R我獨自坐在攝影棚的另一角,正將勤補拙地熟讀劇本。今次是我第一次演戲,更是第一次演武俠劇。自幼鍾愛武俠的我,武俠小說和武俠劇集可以說是陪伴著我成長的精神食糧。此刻穿著厚厚的古裝衣服,雖覺不慣,卻是極之喜歡。老實說,初次接觸電視拍攝工作的我,對著陌生的攝影棚和工作人員,是有點膽怯的,但望著眼前一大片遼闊的青草地,好動的我也忍不住要出去走走。我想,就當是熟習一下環境,替自己壯一壯膽吧!
  M. R' P; v5 H% g
6 X( K8 w/ M9 Z' Z$ G$ O- m我一路往前走,走到草地邊緣的大石旁。酷熱的天氣令人變得懶洋洋的,有點昏昏欲睡。我倚坐在大石旁,偶然回望攝影棚,心底突然傳來一股莫名的震撼,令我平靜的心不由自主的躍動起來。在那攝影機旁,映入眼簾的是那酷酷的、雙眼直視前方的他。那高而挺直的鼻子,配上緊抿著的唇,散發著像鷹隼一樣的冷傲。然而,他那一雙眼,靈活多智的,卻又隱隱滲著絲絲的憂鬱和迷惘。他是在回憶著以往的一切嗎?( J/ ]' b+ ?& ]" R2 o+ }$ @) y) t

$ S3 `2 |$ k1 u0 C7 f+ |他叫張偉賢,四十多歲了,外表卻像只有三十多歲,是演藝界的前輩。他的名氣之大,連我這個初出茅廬的新人也知道得清清楚楚。當年的他又酷又帥,個子不算高大,卻是身手靈活,不知多少少女被他的風采懾住,無法自拔。歲月在他的臉上畫出點點痕跡,卻不改他那迷人的風采。只是,他那少年人勇往直前的情懷,漸漸被中年人的沉穩所代替。憂鬱、沉穩、冷傲與迷惘交織出一份獨特的懾人氣質。那是一張看了一眼便會無法忘記的臉,擁有無可抗拒的吸引力。任何人看了他的臉一眼,都會深印腦海之中。
6 J& O7 a4 Z- @$ o4 ]& _/ Y& v* v" ?' n
我的視線不知不覺的被他那雙眼牽引著,就像中了魔法一樣。他的眼神是多麼的複雜,多麼的迷人!突然,他的身子震動了一下,眼珠漸向上轉,臉上露出驚訝的神色。我亦不由自主的抬頭向上望。不望還好,一望之下,竟張口結舌,說不出話來!只見天上一對大鳥正向我撲來,兩隻大鳥張開雙翅向下撲,可以說是來勢洶洶。就在那對大鳥到了離我頭頂只有十米的距離,我才看清,那不是大鳥,竟是兩個黑衣人!思想還來不及分析,那兩個黑衣人早已撲到,說時遲那時快,在我作出反應之前,其中一個早已把我捉住!
0 b& [3 K" }! U. X: \& `& h# d! }- m, J7 m9 a
我本能的掙扎著,但那黑衣人的手就像警察的手銬一樣,怎樣掙扎也脫不出來,而且我越掙扎,那手銬就鎖得越緊。只見攝影棚內的演員呀、工作人員呀、還有那臉上回復了鎮靜的張偉賢,全都一窩鋒的跑了上來看個究竟。, l/ C; C! p8 p/ K. Y6 S- U6 N/ y
% a6 h" l. E, p4 u
「全給我站住!」捉著我的黑衣人開口了,說的竟然是國語。他的聲音陰陰沉沉,怪裏怪氣的,說話平平板板,絕無半分抑揚頓挫,隱隱透著幾分陰森可怕之氣氛。- t$ e/ W! f4 ^# E) ]6 h* t

+ r- R  j$ B  X9 [到這個時候,我才有機會看清楚那兩個黑衣人的臉,一看之下,身子直打顫。他們是一男一女,剛才說話的就是那個男的。他們的樣子十分相似,臉很長,牙齒參差不齊的排在那個血盤大口內,一個鼻子下陷了半寸,就像是剛捱了一個重拳一樣,還睜著一對銅鈴般的大眼,眼珠卻是全無生氣,像死人的眼珠,轉也不轉一下,樣子十分嚇人。有趣的是,他們樣子雖是同樣的醜陋,但皮膚卻是一黑一白,男的皮膚白白淨淨的像個女子,而女的那個卻是黑黝黝的像個男子,真的可以用「黑白無常」來形容他們。身旁圍上來看熱鬧的人看了他們的樣貌後,都不禁打了個顫,呆立在當地!奇怪的是,他們竟都是穿著古裝衣裳,一身黑色緊身衣服,就像是小說裏的夜行人一樣。$ h- x# I* ]" Q# ~6 I0 D! k. r6 \

' [5 a* Y% y* z那個手銬越來越緊,本來我是痛得大叫大嚷的。但看到那一黑一白的兩個怪人,早已嚇得連叫喊的力氣也沒有,張大了口說不出話來。白怪人環視一周,圍攏的人全都不由自主的後退,屏著呼吸,沒有一個人敢說話,四周靜靜的,氣氛十分陰沉。
: h! I  i8 y: v  c' @  [8 t/ b2 T( H5 O( `* B5 ?& B2 }* T
「若潮劍在那裏?」黑怪人聲音沙沙啞啞的吐出一句話來,語調跟白怪人一樣平平的。同時,兩道電一般的眼神徒然從她那死人般的眼珠射出,嚇得我不得不立刻回答。
" S8 h9 Z/ o8 c9 u! }0 w
$ S. @; {+ ~: {0 `  }「什麼劍?」說話一出,手上的痛楚立刻加劇,痛得我眼淚直流,滿頭金星直冒!" ]' g9 S( |6 {% o% @
1 u* Z$ g/ d) P# ~- W& l3 p
「還咀硬?說!」沙啞的聲音又響起。
) s4 w! ~8 C, c0 X8 y( X4 `
. G) q: i. {9 a6 v我哭道:「我真的不知道什麼若潮劍呀!」這次真的是使盡了九牛二虎之力才喊出一句話來。手腕上的劇痛又加了一分。
$ |5 v  d0 i- @2 B+ c: W7 p9 ~! l7 h3 }+ a
劇痛令我心頭有片刻的清醒,心想,我倒什麼楣呀,竟然遇著這兩個瘋子!若不是手上痛楚,真會以為是導演安排的一場好戲!望著眼前的一道人牆,眾人的臉上充滿了驚訝和恐懼,沒有人敢說話。不!應該說,沒有人說得出話來。張偉賢的臉上雖仍是那麼鎮靜,但他心裏也是蠻驚愕的吧?! L5 c9 |5 ]; u+ O6 C8 u" [

& T8 p5 Q* h1 C5 k雖然是大白天,但四周一片寂靜,除了我的驚喊聲外並無其他聲音,到處彌漫著黑夜的陰森感覺。「放下她!」一把低沉而又響亮的聲音自人牆之後傳出。接著一個白影越過人牆,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一掌打向那白怪人肩上。那人就像一隻白鷹一樣,神俊而又果斷!二怪好像是早有準備一樣,白衣人一掌打來,白怪人並不閃避,黑怪人卻雙拳擊向白衣人,企圖阻止白衣人的掌勢,但全被白衣人輕易的用左手格開。白怪人卻並不還擊,只是順勢的向後退,同時在我的背上補上一掌,然後轉身就逃!可惜他退得快,卻快不過白衣人的掌風。黑怪人見白怪人受傷,也就立刻護著他轉身逃之夭夭!
% T$ K: |# v: b3 `5 O: t9 W3 o) Z' q( d* c* P+ v8 V
白衣人並不追趕,只是一把抱起了我就往人牆外跑。他抱著我,輕飄飄的跳過人牆,往山上跑去。白怪人那一掌將我打得重傷,神志迷迷糊糊的,心裏只想著,那白衣人是誰?他是救我呢?還是害我?
6 r2 s$ Q, G0 U) p
8 F: _- T3 C, l白衣人抱著我往山下跑了不久,就轉往隔鄰最高的那座山峰跑去。只覺山路越來越崎嶇,那白衣人好像是越走越高,恐怕快要走到山頂了吧?白衣人從黑白怪人手中救我出來,抱我上山,一直是用肩扛著我的。我頭向下,肚子抵著他的肩,雙手下垂,好幾次險些觸及他的身子。眼中只矇矓的看到他的背影和一小部份前方的景物,他的長衫下擺在隨風飄動,腰間掛著一個黑黝黝的金屬筒。金屬筒隨著他平穩的步伐一搖一搖的擺動著,此刻鼻中傳來陣陣男子氣息,我不禁有點臉紅。也不知跑了多久,迷糊中,只覺他突然停下腳步,慢慢的向前走。我好奇地極力睜開雙眼,竟看到前面是一處懸崖,我還來不及發問,他已抱著我跳了下去!" w& y1 G& F* O5 [* z% {0 R

, Z) M: d* ^/ A+ u( s身子一直向下墜,強大的離心力令我清醒了不少,看到旁邊的山崖呀、沙呀、石呀全都飛快的向上移,自己的肚子再觸不到他的肩膀。身子如跌進了萬丈深淵,身邊全無倚靠,好像自己並不存在一樣,那感覺孤獨的、無助的...突然,好像有什麼抓著我雙腿,一股強大的下墜力包圍我全身,肚子再一次感受到那結實的肩膀。只見他伸手在崖壁上一拍,借著那一拍之力,輕輕巧巧的落在一突出的石崖之上。白衣飄飄,一隻白鷹傲然佇立在崖石上,感覺是多麼的脫俗出塵,姿態是多麼的瀟灑美妙!. q' o! |6 R8 o6 O! c4 `( d
; \* s, K7 D+ Y) U' G
好不容易才定下心神,背上的疼痛雖還在,頭腦卻已清醒不少。隨著白衣人的轉身,眼前出現一個山洞。白衣人抱著我走進山洞,洞內一片漆黑,只覺他一路前行,好像對洞內地形十分熟悉。漸漸地,眼睛適應了山洞的黑暗,洞內景物漸現眼前。大概過了數分鐘的時間,山洞已到盡頭。只見白衣人停在盡頭石壁之前,猛吸一口氣,向石壁撞了過去!心想這次定會變成肉泥了,閉起雙眼不敢再看。突感身體涼涼的,像泡在冰水一樣,我機靈靈的打了個冷顫,睜眼一看,卻見前面一線強光灑在我臉上。探頭一望,發覺自己身處另一山洞之中,那線強光卻是洞口射進來的陽光!. c* x2 z- q2 Z0 x! ?: x% _0 U

- z1 h6 S0 h# @5 t5 G6 |我正摸不著頭腦之際,白衣人早已繼續向前行,走出了山洞。這時我心裏隱隱覺得有點不妥,我在什麼地方?正想開口發問,那一種無倚無靠,就像自己並不存在一樣的孤獨、無助感覺又來了。陣陣涼風拂臉,這次好像不怎麼驚嚇。下墜之勢一停,白衣人已邁步走向一株大樹,把我放在大樹腳下。
3 U; B  \0 L! o: d, e/ w' Z
% b8 {+ N. M$ j$ u/ G我倚坐在大樹旁,或許是因為身受重傷,又或許是因為剛才一連串的驚嚇,只覺身子軟軟的使不出半分氣力,唯有靠著樹幹借點力勉強的坐起來。此刻千百個疑問憋在心裏好不難受,真的是不吐不快。: I8 b1 l; ^9 c2 x* f( ^* W7 Z

5 H8 \5 h) N4 I# N正想開口,抬頭猛見那白衣人的臉,立刻張口結舌,呆在當場!只見他那高挺的鼻子和緊抿著的嘴,還有那雙靈活中透著點點憂鬱和迷惘的眼睛,構成一張鷹隼一樣冷傲的臉。這是多麼熟悉的一張臉!是張偉賢!不!他不是張偉賢!略一定神,仔細一看,才發覺他的年紀應比張偉賢小,約三十多歲左右,高挺的鼻樑、緊抿的唇,加上明確的臉型輪廓,俊朗中滲著冷傲與憂鬱、卻又隱隱帶點不羈任性,然而卻是沉著穩重的並不輕浮。
, O3 U( E* U* M; }" z" x
' ~' k* X  S6 S: x8 a; y我怔怔的望著這張臉,心中砰然跳動。他冷傲的目光掃到我的臉上,我嚇得忙低下頭,心裏千萬條絲線在盤繞,理不出頭緒來!震驚、害羞、驚慌、迷惘結集成一股力量抵在喉頭,即使費盡氣力,舌頭也不爭氣地怎也擠不出一句說話來。只見他把一隻羊皮水袋遞了上來,我抬起頭,剛與他那複雜而又冷傲的目光接觸,便又嚇得垂下頭來。只聽他用國語說:「喝吧!」只覺這刻氣氛怪怪的,他的話像有著無形的吸引力,我不自覺的拿起水袋,仰頭喝水解窘。
8 d4 `$ {( f3 s9 E3 @& C7 F- k
& u/ ]; L5 P* K4 k" M; ^; x+ }順眼一看,天空藍得很異乎尋常,朵朵綿綿的白雲飄浮在天空中,心中打了個突:難道我去了另一個世界?不然怎麼會有這麼美麗的澄空!環視周圍,發現自己竟身處在一樹林邊緣,四周山脈環抱,面對著高嵷入雲的山峰,兩旁連綿千里的一片綠,綠林內又隱隱傳出潺潺的流水聲,加上天上的澄空,我簡直不相信自己的眼睛!巍峨的山,翠綠的樹,潺潺流水,朗朗藍天,頓覺心曠神怡,感覺上是從來沒有跟大自然這麼親近過。早已顧不得喝水,只是貪婪地觀看這樣美麗的景致!& H* {$ q2 \' ~$ I# ?3 k

1 y! r8 R, w+ T# V良久,偷眼望去,只見那白衣人不知何時已接過我手中的水袋,正在喝水。我鼓起勇氣連珠炮似的發問:「你是誰?帶我到這裏幹什麼?這裏是什麼地方?」他望一望我,沒有回應。我從來沒有像這刻一樣希望知道一個答案,遂試探著再以國語問多一遍,希望得到答案。豈料今次他連望也不望我,只是自顧自地喝水。若不是他曾經說過話,真的會以為他是啞巴!4 i+ v5 N, [% B; X: |
9 ~# r* U% c0 ?/ U: J( b
一陣寒意自背上升起,我意識到自己到被帶到了一個從沒有去過的地方。環顧四周,只覺四周人煙渺渺,環境極具原始氣息。此刻除了我和那個身穿古裝衣裳的白衣人外,別無他人。心中一陣緊張,本能地深吸一口氣,一股清新的大自然氣息鑽入鼻孔,直達腦際。背上一陣傷痛,好不容易才定過神來,勉強壓下心中的驚惶與焦慮,勉力整理一下思緒,嘗試找出自己身在何方。無可奈何地,一個無稽但卻十分切合此刻情況的結論在腦海中閃過──我在一個武俠世界!% q0 z$ a5 s4 Q9 ?% D% b

/ }0 V: a% @* S. @* ]( [# @老實說,這刻總算知道自己身在何方,反而並不怎麼驚慌,還隱隱有點興奮。或許,我早就把自己當作武俠世界的人,在我來說,我成長的那個地方,才是陌生的吧。心中暗暗慶幸自己的國語都不賴,不然語言不通,那可真是求救無門。轉頭望向那冷傲的白衣人,只見他望了我一眼,眼神十分奇怪。
  R4 i! ?- E' N4 \. K% V9 E7 T2 U1 `  h7 D5 L4 R0 ]
且說白衣人一邊喝水,一邊留心打量著四周情況,以防那黑白二魔來襲。看著眼前這少女,臉上的表情先是十分驚訝,但不一會已回復鎮定,眼中還有著點點笑意,心中甚感奇怪。他見那少女一路上不哭不鬧的,暗讚少女的鎮靜勇敢。只覺眼前這少女天真的臉上帶點倔強,一雙大眼水靈靈的十分清澈,挺直的鼻樑置在櫻唇上,一口牙齒整齊潔白,美麗之中帶點可愛。可惜此刻一張俏臉早已變白,臉龐那梨渦亦不見了,強睜著雙目,眉頭緊皺,眉間隱含痛苦之色。白衣人心中一凜,一把抓起少女的手替她切脈。只覺少女脈象微弱,脈息似斷還續,時快時慢的,正是中了劇毒危在旦夕的徵狀。此刻她早已奄奄一息,連忙從懷中取出白瓷瓶,倒出一粒翠綠色的藥丸喂她服了。3 H) X* {% A# v/ x  l5 h8 L4 |
  {5 ]: ~& J' R- ?' m
迷糊中,看到白衣人喂我服了一粒藥丸。只覺喉頭一股清甜,那藥丸入口即溶,伴著薄荷的清涼直透心肺。然後一股熱氣慢慢流入小腹處,向上散去,與那藥丸的清涼相融,一股暖流擴散全身,再慢慢聚在背上的傷處。漸漸的,傷痛大減,頭腦亦清晰了不少。眼中再看到那張冷傲的臉,只見他額角滲汗,閉著雙目,順勢看下去,卻見他盤膝坐在地上,左手放在膝上,右手抵在我的小腹上,那股熱氣便是從他的手中傳入。
0 s" Q, n. }; N! k- p, c! V" |8 Q
不一會,他移開了右手,拭去額角的汗水。此時此刻,知道那白衣人並無惡意,心神既定,終於鼓起勇氣試探地問道:「你是誰?」他看一看我,臉上恢復了那冷傲的神色,斬釘截鐵的吐出了三個字:「張遨行」!然後收好水袋,一把抱起我逕往樹林中的小路走去。( M8 {7 X' s- p' @; x4 F: }0 Q6 x
***********************************************7 z6 x* F3 b7 V# o3 y
文筆太拙了, 請見諒...  1 j' P) [, |9 n! F/ _8 d
: [$ s% v- J+ o- C3 k
PS: 為何我多數是夢見穿白衣的他 ????
 楼主| 发表于 2005-7-8 14:06:18 | 显示全部楼层
紫之上 2005年5月16日+ G9 W! P9 Q2 q: P$ F
" F3 G. s. t8 A3 M- i
最近流行说梦啊!偶来说!
3 W& p* v7 R+ ^' G' X; |( z/ e' \偶记得最搞笑的一个梦就是我从学校门口走出来,居然一眼就看见尊站在马路对面(当然是一身白衣的古装扮相),偶当时简直愣掉了,他居然走到我面前,一只手伸过来(那个动作超酷的,害我小鹿乱撞啊!)"我来接你!"(真不知道我哪辈子修的,他来接我)很温和的眼神,就是说话语气酷酷的,说完就自顾自往前走,我就很拼命的跟上去,那个样子真有够傻的!- o% I5 G% e0 C1 C$ J1 W
后来,走了很长一段(就奇怪他那扮相,没人觉得怪异),我急步跟上去,走到他左边,跟他并肩的地方,一下子拉住他的袖子(就是那种长袍的袖子),他停下来回头,蹙眉,看着我(我当时那个慌张的啊,简直不敢对视)2 F6 l3 \9 A3 G% y
"慢点,我跟不上了"我几乎是喏喏地说出这句话
  o8 g+ H6 L" H& {% ^' Z! U* F9 i/ E6 Z+ x7 j  o/ A$ m
(超搞笑的事情出现了). M% b  D/ a8 d( {' {
尊停下来说,那我们在这里歇息一会,典型武侠剧的台词,可是那里是大马路上啊,晕~
; B* W' u( c# b1 k/ w就在我还没回神的时候,尊居然不知从哪里拿出两块超大的饼(很像烧饼那种)0 l3 P; q  F8 o0 z  M6 v
"吃点干粮再赶路!"5 F$ G% Q5 d" ~: [
就在我整个人瞢掉,目光在尊和那两块饼之间游移的时候,我的美梦到此结束!
% f# A& O" i3 N5 w0 j9 V+ M. Y0 L& R$ M1 f9 [6 U& I, L: g0 q
每次想起来我都觉得搞笑!
 楼主| 发表于 2005-7-8 14:08:13 | 显示全部楼层
这是非常精彩的一个梦。某人做的,由May2005年5月17日代笔。2 E! v: g0 d1 f: d. y' h

% o0 U# h$ N4 _1 t+ a5 v这是一个别人转述的精彩得可以用来拍电影的梦,内容绝对真实。我甚至有些嫉妒从未做过情节
+ r2 O" g- F3 n5 G/ c4 p5 o3 i这么完整又跌宕曲折的梦,而尊正是这部电影的男主角,女主角是“她”(为了身家性命,用第
& @: K& p, {5 b- A三人称代替),万能的女配角当然是咱们论坛多才多艺的“我”(当然不是may,为了保护那位MM
* P; J& E" p$ O! L# I用第一人称代替)。
( @% }( C3 I  Q9 N9 f* ]影片开始:字幕淡出后,是碧草如茵的校园,春光明媚,暧风拂面,草长莺飞。% n2 u5 x0 v# a2 {/ o
本来梦的开始是我和阿尊两个人在我们学校里骑自行车。(柔和的阳光洒在二人身上,反射出淡
/ n; c0 ]" }2 o3 U6 _" t4 T淡的晕光)
+ `) F* r' U% R6 x7 n骑着骑着我发现我就成了旁观者了(这是女配角的第一个角色)。再一看阿尊一个人骑着自行车4 k8 @- a8 r% ?6 I0 U( v
(想必是一身白色运动服,帅气并充满活力,各位看官注意形象!)前面的横梁上坐着幸福的她。, r( S8 T  X* O% l! D  j& A
后来两个人就一路骑到海边了(海风吹乱头发,海浪轻逐沙滩)。! Z5 h: @1 ?8 @6 b# A
可能是一阵风,也可能是阿尊没骑稳,车子摔倒了。然后两个人一路滚了下来。当二人停下来的4 N0 i0 q7 r" p
时候,(背景音乐切入……)她突然哭泣了起来。  b/ \. G: z# n3 H' M
阿尊说:“你哭什么?”她说她就要去美国了,再也不回来了。尊本想说些什么,但动了动嘴什  o+ g# ^" X+ N6 K$ q+ d2 `& t/ N
么也没说。(特写尊的表情)她可能是很期待阿尊说让她留下吧,于是又说她要去美国了,再也! X# ~5 Z) h; i! O: i: w
不回来了。说了好几次,可惜阿尊只是动动嘴,就是没说话。(镜头在两人之间切换,音乐不要
/ M, ~3 o. j) {' \( s停)我真替他们急啊。(这里可适当添些女配角的表情)
4 R+ `# x" m0 r3 h  A! c' P- X- q后来就好象是在阿尊的办公室里,阿尊刚和客人吵了一架,然后他的几个儿女也和他吵了一架。+ W- b; o& q3 |& z0 L4 C5 t& L: n! C
阿尊和子女及客人吵架之后,心情很不爽。(尊沉着脸很让人怕呢)
* M3 F. }2 h/ K+ ~, P  Y她找到我,说:“你要好好对你父亲,他压力很大。”我不知道为什么我的角色转换到尊的子女* c& n+ o' u- T/ F
身上了。(这是女配角的第二个角色)3 X; z' S, f7 y
然后我就看到尊坐在沙发上一边抽烟,一边很感激的看着她。(悠扬的音乐再次切入……两人的
- c- {: U; v% u% p- e0 [" ^7 a眼神交流是重点。)8 u' y2 @4 T4 U$ |
后来有一天她对阿尊说:“我要去美国结婚了。”阿尊还是什么也没说,然后好象又是我,不知. g) a; m1 s" }
道以什么身份(算是女配角的第三个角色吧)对她说:“阿尊现在在最困难的时候,你不能走。”
8 n5 }8 P& Z. A她说:“不行了,机票退不的,我一定的去美国结婚的。”(女主角表情无奈、不舍)
: ?8 [0 n; [* q! C& l后来她就走了,去美国结婚去了。然后好象就剩下我和阿尊了。这时我也不是很清楚我是谁。) c9 D& i& @% v, M$ p( C
(女配角自己也晕了)
; x! k/ K  g. ^2 @. M/ y3 W后来只记得阿尊好象做了类似拖欠农民工工资那样的事情。(这位梦者可能受了抢滩的影响,这4 m9 g( K2 x3 R; g
段可考虑删改)后来阿尊就被一群人群殴了。等我发现尊的时候,发现尊的脑袋被打破了,血流
, F2 g9 _( }# o. n! d的到处都是。费了9牛2虎之力才把他抬回去。(女配角的第四个角色,有侠女风范,摄影着重拍
9 M% F, Z/ l7 F7 N. C$ e女配角的脸部特写,可适当来点音乐): b/ Z" \! Z) r$ T" v" f. ^. T
他一直在流血,还往外吐血,处与昏迷状态,看的我心都要碎了。(化妆师要努力点,力求效果4 X4 U( T/ \! C/ a9 j5 u( R2 }" x4 @$ t
逼真。)(大家的心都碎了T_T)1 d! X0 ?9 c! ^6 m* e. m. z
我怕的不行,不知道该怎么办。于是就给她打电话,一直没人接。于是我也去了美国。(镜头切' |3 D' Q$ t+ y( S  ~
换到二号场,美工,下面就看你了)
! p& v) M8 {  d. N梦的最后一个镜头就是:我找到了她,发现她大着肚子在窗前欣赏夕阳。(长镜头拍摄落日美景). M$ F, @; z3 d. R
只见布置温馨雅致的卧室窗前,她穿着白色的妈妈衫,晚风轻叩窗柃,脸上浮现着浅浅的浅浅
/ ?- G' q/ z) L1 o的笑容。落日余晖,是一天中最美的景色……( h6 g- ]/ F# l8 Y3 P8 c
原本没有这个胆子将此梦发上来的,实在是因为很喜欢这个梦,不忍心从此埋没这么优秀的梦,' z. ^9 X# W8 _$ c  X
故此冒着性命危险代发此贴。只是代发,得罪得罪!女主角和女配角千万不要怪罪,看在本人没有功劳也有苦劳的份上,千万原谅则个!
 楼主| 发表于 2005-7-8 14:10:06 | 显示全部楼层
雪花中的小凤 2005年5月20日
( N! O8 C, P0 G( O* \) G
, s2 r& T1 V* k9 D2 w8 d" N) P0 g4 z偶前几天晚上又梦到尊了,不过情节比起各位的来要恐怖了许多,汗.
9 Z% {: ~; E% m& t+ j9 E: E偶是梦见怎么着偶有一个朋友,跟她一起说着说着话她说她曾经被警察冤枉说杀了她的哥哥,后来证明她是无辜的所以就放了出来.
9 s! w. {; v8 o9 W但是偶在跟她相处的时候,慢慢的发现她当年是真的杀了她哥哥的.
: A* ^/ s% i) m  y她发现偶知道了她的这个秘密,就竟然想把偶杀掉.嘿嘿,但她哪里是小凤的对手呢,偶只用了一道机关就将她轻易抓住了.(汗,梦中在自己住的房子里竟然还如武侠小说中一般的满布着机关).3 w& h$ p6 B+ L8 v2 S+ q
接着就是上法庭宣判.偶在梦中知道她是一个很阴险的人,心里担心着如果法官不判她死刑的话那她出来了一定会害偶的.于是偶就很担心的坐在那里听.那女的很会狡辩,陪审团都有些相信她是无辜的了.8 w/ O  K7 V' n; G/ n
偶的心里不安的在法庭外走了一圈.正在无助的时候,尊出现了哦.^_^.$ G  K! {) z9 }) u# N& E& ?, E: X" g
尊是以杨佐铭的形像出现的,但是不是穿着律师袍,而是穿着一身黑色的西装.他跟偶说他这次不是来当律师的,只是做为偶的朋友来帮偶出谋划策的.当时偶那个泪水呀,好像在梦中说着尊就是偶的很好的朋友,一个金牌的大律师,偶想着有他在一旁听着偶就有救了,那女的一定死定了不会回来害偶了.
) V- D( Z$ |  D$ O. A# D偶因为被连日来的恐惧所吓得怕了,这一下子见到尊,便控制不住自己,扑在了尊的怀中痛哭了起来,紧紧的抱着尊.(汗,这几天一梦到尊便是紧紧的抱着他,上次做梦是抱着于礼和,这次又是抱着杨佐铭,都是现代装的尊,怎么着下次也得梦一回抱着罗玄了呀.^_^.).
& s9 R0 G9 R1 T尊就从口袋里掏出了一张纸,偶一看,就是偶们在这边用来记课堂笔记的那种纸.那上面密密麻麻的都是尊写的字,尊一边指给偶看,一边说,看,这就是刚才我在法庭上发现的那个女的说话里的破绽,我们过一会儿就揪住这些地方向她提问就行了,陪审团便会只破她的真面目了.. _; d( P3 B+ l. ~
偶心里真是充满了安全感哪!有尊在,就是不一样!一想到这一回,恶有恶报是一定的了,偶才算是松了一口气,但是抱着尊的手还是舍不得松开.^_^.6 Y/ q  n0 ^0 r  m# S
梦里时空交错的,怎么着过一会儿又是抗日战争时期了,尊成了抗日英雄,而偶成了情报员之类的人物.尊是偶的上级,他与偶一起去查曾经一个英雄的落脚地.在梦中好黑的,偶装睡下之后又起身,在那空落落的大房子里乱找,心里怕的要命,但是一想到这是尊交代下来的任务又打起了精神来.好不容易找到了,向尊汇报之后,尊的脸上有着罗玄特有的那样的微笑,是在肯定偶的功劳.偶当时那个激动呀.^_^.现在想来尊的表情好像是罗玄炼出了想炼的药时的表情,汗.7 X* H7 V+ U2 `
怎么着过一会儿一大堆日本兵来了,而尊拔出枪来就冲了上去(还好,不是拔出雁伏刀,也不是使出了落英神剑.^_^.).偶当时好担心尊的,但是在梦中想惊叫却又叫不出声来,心里真的是替尊捏了一把汗.不过尊虽然是现代装打扮,但是武功却跟古装时一样的好,没几下就搞定了那么多的日本兵.然后还看见尊很有风度的站在一个挺高的地方,向底下的大众挥手致意.(当时那景像好像尊是伟人一样,在向人民大众致意.好像还有五星红旗呢).3 k5 M, p! Q  m, E: \; \
然后梦里就乱乱的,偶好像随意的穿梭于现代与抗日战争之前,尊也是一会儿是律师一会儿是抗日英雄似的,不会他一直都穿的是西装,而头型等等都是杨佐铭的样式,只是当现代的律师戴着眼镜而当抗日英雄时不戴,想来是怕打仗时不方便吧,汗.
 楼主| 发表于 2005-7-8 14:11:20 | 显示全部楼层
雪花蟹 2005年5月20日, m8 k  D' Y) K* F& i% A0 B# _% G
阿邝,不知道是不是借了你的吉言。这两天我感冒了,一吃药就睏,睡的多做梦几率就大,昨天我梦到一个完整的,就像在梦里看了一场电影!和大家分享一下。
' @1 o9 o/ F& g9 W3 J
" Q* [! }1 u' ]) ^背景好像是70、80年代的样子,反正都挺穷的,穿的都是粗布的、颜色单调的衣服。我是完完全全的局外人(遗憾...),还清楚地记得那个女主人公的名字叫“小棠”(不错吧),尊还是叫姜大卫(汗)。一群十四五岁的孩子,都在读初中(我从没有见过少年时代10~20岁之间的样子,在梦里却那么清晰)。那时候学校少,四里八乡的孩子们都到同一所中学读书。尊没有自行车,但他总能很幸运地在在步行上学的半路搭到同学的车子,让人家载他一程(很符合他早期的形象吧)。当然,那个年代没几个孩子正经念书,尊的成绩也很烂,他最大的收获可能是每天都可以和那一堆野孩子一样的朋友打打闹闹,日子过得倒也十分开心。) q3 H2 v5 t( ^/ M

9 ]7 g& q7 w: Q6 p终于有一天,尊还是坐在同学的车后座上,5、6个小子闹哄哄地蹬着自行车去上学(其他同学面目不清),那路似乎是很崎岖,很狭窄的土路,颠簸地厉害。可能他们已经快到校门口了,突然他们眼前一亮,看见前方有一个穿白色连衣裙的,骑着小号自行车的女孩子,身姿婀娜。从他们开始窃窃私语,学校前方已经没有去路,况且那女孩子背着书包,他们推断一定是同校的同学。他们直后悔怎么以前从来没发现有这样的女孩子!吹了一声口哨,女孩子回了头,一张被吓坏的小脸(似乎有点像辛蒂,但比她脸瘦些,也不像她有个大额头)。路不好走,她赶紧回过头去赶路,对骑自行车好像还不是很熟练。
4 U; O- i- z! e' v# y) U- s2 K! H" N0 q
这时我们的尊做了个很大胆的举动。他跳下后座,把一个人拉下车,自己骑上去飞快地去追前面的那个女孩。完全不理后面一群人在骂他不讲义气(我要是导演这一段一定近镜头特写女孩回首,还有尊屁股离开车座骑得飞快去追她)。8 N7 Y4 h% t, }8 U
8 J  W$ L4 o0 t1 R# W0 _
梦中间有一段空白(汗)。
4 o2 D; ?" D: _2 N* _, m
* V+ M0 r! y$ e我梦中的下一个片断开始时,他们已经很熟悉了(大概17、8了,大家都长高了,这时他的形象和70年代的电影里差不多了)。不过学校是男女分班制的。他们只能偷偷地交往,秘密地见面。学校后面有个废弃的草屋。一般他们都坐在稻草上谈天,尊深情款款地看着她,露出招牌笑容,脸变成一朵菊花(太瘦了,一笑全是褶,汗~)。(请摄影师来回多拍几个镜头,不同POSE的,换几套衣服,表示一段时间过去了。)
4 d/ P" w# \7 p8 ]3 {5 l  V1 \* f3 P
时间长了总会有人发现的(汗,好老套),有黑影窥探他们的约会(我在梦里也不知那黑影是谁,再汗)。结果有一天他们又约好了,尊兴高采烈地感到时,发现小棠死了,平静地躺在稻草上(不要打我,我也不想啊,梦里一定也哭了)。现场有明显打斗挣扎的痕迹,小棠一定是被人害死的。尊发誓一定要找出元凶,替她报仇。% _, E4 ?) @1 P! F3 P
) |9 N" T1 j" q4 a* [
中间不知历经什么样复杂的调查和推断,尊终于知道了,害死小棠的元凶,也就是那个黑影,是尊班上成绩最好、最受老师家长称赞的“铁第一”。原来他觉得自己那么优秀,比尊优秀很多,为什么那么不公平,尊可以有那么好的女朋友,他偷偷跟踪,知道了他们的约会地点。这一次,他趁小棠来的早,他有知道尊有事情一时半会来不了,就乘机表白,并想占便宜,厮打中就把小棠掐死了(我觉得是受了尹志平和小龙女的影响)。8 _* `- I/ U; ?$ U

4 C0 R5 ~4 @1 D4 @% _( ?结果就是尊把“铁第一”打死了。(一定离不开功夫展示的,可惜脑海中画面不清晰,也不记得怎么打死的)。
  I* c, k+ w' I5 J
9 y) L7 @; W, c7 C这个梦做得有点符合张彻电影的路子,在梦中觉得特别真实,但我在梦中不是在看电影,可能是他们的一个同学,在远处观望,反正大家能理解做梦者角色的混乱,不用解释了。! ~; I2 S) H4 J) g' n
% W, w5 S( N0 L- Q$ [" q
写完了,还得长叹一声~" W8 [$ \* e+ g0 I; u5 R# n3 _
感冒还没彻底好,今晚继续吃感康,希望今天能梦一个结局好些的。大家祝福我吧!
 楼主| 发表于 2005-7-8 14:12:49 | 显示全部楼层
Maggie 2005年5月23日  [$ z, B$ p# Q- c' J* t
2 |; ]. T2 k& R0 l8 ]  Q
不知道托谁的福,难得梦到什么的我昨晚又梦到了探班  # r* |( ?# B8 h0 T# y' T% T

$ q2 X/ m/ ~. V* t梦里是外景,仿佛离我家更进(嗖的被众人T飞~~~~~~~~)  
" }4 O) F, i& v2 N
7 }  Z7 K# t+ l# o 不过没看到JOHN呢,就醒了  1 ~5 T0 D2 F2 i- d9 k3 J

8 X, ]5 t# J( x/ o2 V看见的还是覆雨的演员——林峰、高雄、BOSCO+ m) t7 ?2 c4 G3 {9 o/ d+ y. v+ u
" ], B1 v9 o: e
我冲过去的时候,看到高雄跟谁在对打,林峰坐在附近,BOSCO从我眼前晃过,我遍寻JOHN的踪迹,仿佛是告一段落,到旁边休息去了,望穿双眼也没看到  9 d) w0 p" h" _0 b2 B/ U1 `

8 t) E1 L/ t; H" _, N6 {至于服装,没有具体印象,不过奇怪的是:既不是覆雨的服装,又不是布衣的服装  
 楼主| 发表于 2005-7-8 14:14:17 | 显示全部楼层
JD 2005年5月28日
# T1 b) z  h$ i) |- c  c+ K+ {$ a& t
昨天晚上又梦见阿尊,梦里阿尊要来大陆和我们尊友见面  ,一位尊友写了一个剧本,尊看了很喜欢,决定来导演这部片子,还要我们这帮尊友来当演员  ,我们都乐疯了,我居然要演武松   ,后来不知道为什么,我和一帮非尊友的演员打了起来   ,阿尊知道了对我说:“你走吧。”我一听急了,说道:“还没拍完呢,怎么能走呢? ”他说了一些话,大意是:“我就只有一天的空余时间,本来是能够拍完的,但你现在一打架,进度耽误了下来,肯定是拍不完了,现在也差不多傍晚了,我也快收工了,你现在走也没什么损失。”我眼泪唰的一下就落了下来  ,我跪倒在地上,泣不成声地说了一大通对不起和感谢之类的话,然后就扑在他的膝头  ,号啕大哭起来。  (他的腿上居然还铺着一层毯子,真是郁死我了)0 h. T$ ?/ D( C/ T/ B) d4 G
   几天之后,我拿到了拍好的影片,结尾居然就是我大哭的那一段,阿尊说他改了一下剧本,担心我哭得不真实,于是安排了那场谈话,大汗~
+ E9 y1 ~  T2 ?0 x1 y4 o. G   正在这时,该死的闹钟突然响了   ,我睁开眼睛,心情却依然沉浸在伤心大哭的感觉之中,如果我真的见到了阿尊,离别时一定也是伤心得想哭吧。
 楼主| 发表于 2005-7-8 14:15:07 | 显示全部楼层
至尊无上 2005年5月31日
; I  T2 X: c. ], T! m' s0 n  W' R( s- X2 i
我好不容易梦见尊了,真是郁闷,那么喜欢他,今天才在梦里见到一次~* D+ ~6 }9 z" c/ e/ Q0 ~: I9 x+ C
   我正在和尊做娱乐综艺节目,有四个男的正在用轿子抬我过关,可每次他们要往目的地跑的时候,总是好心急,总是犯规,我是苦笑不得,好不容易抬到尊面前,我一阵狂笑,结果被我那死鬼室友叫醒,说你发什么疯....我一脚T飞她,郁闷....梦里的尊居然是玄的打扮...哎,最近复习雪花太辛苦了大概...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姜大卫(姜大伟)影迷俱乐部 ( 沪ICP备11021506号2

GMT+8, 2018-1-19 21:15 , Processed in 1.081962 second(s), 20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