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有独尊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楼主: 雪花蟹

[杂谈八卦] [梦尊专贴]痴人说梦

[复制链接]
阿張 该用户已被删除
发表于 2005-5-16 12:52:35 | 显示全部楼层
提示: 作者被禁止或删除 内容自动屏蔽
发表于 2005-5-16 16:33:58 | 显示全部楼层

[梦尊专贴]痴人说梦

zhang...你的夢真是....=_="
) Y/ f% X  `5 i8 v9 q, h夢見過JOHN哥幾次,古裝多於時裝, 試過是在街上走, 試過是見到他的簽名會 :em13: ,但全都沒有情節可言,多數是見到他的樣子, 之後就一是不記得, 一是醒了.. :em10: 唯一一次印象最深而又有情節的,是四五年前的事了, 而且它已成為一個故事的開始第一回。我嘗試把那故事延續以自娛, 結果斷斷續續一寫就是四五年..=_=" 呵呵, 下面是那個夢, 很清晰的一個夢,其實有些john友是看過的,當然,人和劍的名字是後來作的, 但請恕我懶得改了... :em06:
. T" O9 @$ A2 e*******************************************8 W# }% o- [/ V* w! _
盛夏,天朗氣清,天空一片蔚藍。在西貢某山頭,蜿蜒的山徑爬在巍峨的山嶺上,直伸延到山頂那一大片青草地。在青與藍的交接點上,孤伶伶的佇立著一個簡陋的臨時攝影棚。時值中午,烈日把攝影棚燻得像一隻大蒸籠。地上的熱氣往上衝,鑽入各人的鼻孔裏,蒸籠內的演員及工作人員都被燻得頭昏腦脹、汗流浹背。眾人心裏叫苦連天的同時,亦只有默默地準備一會兒的外景拍攝工作,祈求待會一切順順利利,便可早點回家休息,享受一下現代化的產物──空調。
2 Z) E8 }+ x; s熱氣不斷往上竄,令影像變得矇矓。在攝影機旁,可以看到一個中年男子的背影。一身白衣的他直挺挺的坐著,一動不動的,身旁斜放著一把道具長劍,對身邊圍繞著的騰騰熱氣,竟似是渾然不覺。單從背影,足可感受到那沉穩而帶點傲氣的獨特氣質。靜靜地坐著的他自有一股威嚴,熱騰騰的蒸氣也似怕了他,紛紛向外散去,不敢去打擾。/ V3 E; _- O1 w& {
我獨自坐在攝影棚的另一角,正將勤補拙地熟讀劇本。今次是我第一次演戲,更是第一次演武俠劇。自幼鍾愛武俠的我,武俠小說和武俠劇集可以說是陪伴著我成長的精神食糧。此刻穿著厚厚的古裝衣服,雖覺不慣,卻是極之喜歡。老實說,初次接觸電視拍攝工作的我,對著陌生的攝影棚和工作人員,是有點膽怯的,但望著眼前一大片遼闊的青草地,好動的我也忍不住要出去走走。我想,就當是熟習一下環境,替自己壯一壯膽吧!
: i7 G; i/ Y+ Z- k- s我一路往前走,走到草地邊緣的大石旁。酷熱的天氣令人變得懶洋洋的,有點昏昏欲睡。我倚坐在大石旁,偶然回望攝影棚,心底突然傳來一股莫名的震撼,令我平靜的心不由自主的躍動起來。在那攝影機旁,映入眼簾的是那酷酷的、雙眼直視前方的他。那高而挺直的鼻子,配上緊抿著的唇,散發著像鷹隼一樣的冷傲。然而,他那一雙眼,靈活多智的,卻又隱隱滲著絲絲的憂鬱和迷惘。他是在回憶著以往的一切嗎?, \- A6 K! f# {( L" Y4 T$ \$ u* w
他叫張偉賢,四十多歲了,外表卻像只有三十多歲,是演藝界的前輩。他的名氣之大,連我這個初出茅廬的新人也知道得清清楚楚。當年的他又酷又帥,個子不算高大,卻是身手靈活,不知多少少女被他的風采懾住,無法自拔。歲月在他的臉上畫出點點痕跡,卻不改他那迷人的風采。只是,他那少年人勇往直前的情懷,漸漸被中年人的沉穩所代替。憂鬱、沉穩、冷傲與迷惘交織出一份獨特的懾人氣質。那是一張看了一眼便會無法忘記的臉,擁有無可抗拒的吸引力。任何人看了他的臉一眼,都會深印腦海之中。
) I) X# `. x; @% O4 _2 a我的視線不知不覺的被他那雙眼牽引著,就像中了魔法一樣。他的眼神是多麼的複雜,多麼的迷人!突然,他的身子震動了一下,眼珠漸向上轉,臉上露出驚訝的神色。我亦不由自主的抬頭向上望。不望還好,一望之下,竟張口結舌,說不出話來!只見天上一對大鳥正向我撲來,兩隻大鳥張開雙翅向下撲,可以說是來勢洶洶。就在那對大鳥到了離我頭頂只有十米的距離,我才看清,那不是大鳥,竟是兩個黑衣人!思想還來不及分析,那兩個黑衣人早已撲到,說時遲那時快,在我作出反應之前,其中一個早已把我捉住!5 H% N8 p: c+ l3 x
我本能的掙扎著,但那黑衣人的手就像警察的手銬一樣,怎樣掙扎也脫不出來,而且我越掙扎,那手銬就鎖得越緊。只見攝影棚內的演員呀、工作人員呀、還有那臉上回復了鎮靜的張偉賢,全都一窩鋒的跑了上來看個究竟。
' o. V) l3 e7 U+ K「全給我站住!」捉著我的黑衣人開口了,說的竟然是國語。他的聲音陰陰沉沉,怪裏怪氣的,說話平平板板,絕無半分抑揚頓挫,隱隱透著幾分陰森可怕之氣氛。) m7 i* Y1 R# q# ~2 P2 W

  _& c4 m( ~3 W! E4 ?, j到這個時候,我才有機會看清楚那兩個黑衣人的臉,一看之下,身子直打顫。他們是一男一女,剛才說話的就是那個男的。他們的樣子十分相似,臉很長,牙齒參差不齊的排在那個血盤大口內,一個鼻子下陷了半寸,就像是剛捱了一個重拳一樣,還睜著一對銅鈴般的大眼,眼珠卻是全無生氣,像死人的眼珠,轉也不轉一下,樣子十分嚇人。有趣的是,他們樣子雖是同樣的醜陋,但皮膚卻是一黑一白,男的皮膚白白淨淨的像個女子,而女的那個卻是黑黝黝的像個男子,真的可以用「黑白無常」來形容他們。身旁圍上來看熱鬧的人看了他們的樣貌後,都不禁打了個顫,呆立在當地!奇怪的是,他們竟都是穿著古裝衣裳,一身黑色緊身衣服,就像是小說裏的夜行人一樣。, u. V( O  o- V! ~5 y! X
那個手銬越來越緊,本來我是痛得大叫大嚷的。但看到那一黑一白的兩個怪人,早已嚇得連叫喊的力氣也沒有,張大了口說不出話來。白怪人環視一周,圍攏的人全都不由自主的後退,屏著呼吸,沒有一個人敢說話,四周靜靜的,氣氛十分陰沉。
$ R) T1 \  i* Q; j' `% M「若潮劍在那裏?」黑怪人聲音沙沙啞啞的吐出一句話來,語調跟白怪人一樣平平的。同時,兩道電一般的眼神徒然從她那死人般的眼珠射出,嚇得我不得不立刻回答。
- i# D! D) _& Y「什麼劍?」說話一出,手上的痛楚立刻加劇,痛得我眼淚直流,滿頭金星直冒!
- I3 o( S4 o. o3 C& w6 Q9 u「還咀硬?說!」沙啞的聲音又響起。
5 ^% K2 f5 S7 r& s* y我哭道:「我真的不知道什麼若潮劍呀!」這次真的是使盡了九牛二虎之力才喊出一句話來。手腕上的劇痛又加了一分。: u7 E+ \$ s/ \/ f
劇痛令我心頭有片刻的清醒,心想,我倒什麼楣呀,竟然遇著這兩個瘋子!若不是手上痛楚,真會以為是導演安排的一場好戲!望著眼前的一道人牆,眾人的臉上充滿了驚訝和恐懼,沒有人敢說話。不!應該說,沒有人說得出話來。張偉賢的臉上雖仍是那麼鎮靜,但他心裏也是蠻驚愕的吧?
7 u/ D9 F' T0 x; I' R 3 x; w+ D, [, I
雖然是大白天,但四周一片寂靜,除了我的驚喊聲外並無其他聲音,到處彌漫著黑夜的陰森感覺。「放下她!」一把低沉而又響亮的聲音自人牆之後傳出。接著一個白影越過人牆,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一掌打向那白怪人肩上。那人就像一隻白鷹一樣,神俊而又果斷!二怪好像是早有準備一樣,白衣人一掌打來,白怪人並不閃避,黑怪人卻雙拳擊向白衣人,企圖阻止白衣人的掌勢,但全被白衣人輕易的用左手格開。白怪人卻並不還擊,只是順勢的向後退,同時在我的背上補上一掌,然後轉身就逃!可惜他退得快,卻快不過白衣人的掌風。黑怪人見白怪人受傷,也就立刻護著他轉身逃之夭夭!3 n/ W: T$ \) }8 v# N' ]
白衣人並不追趕,只是一把抱起了我就往人牆外跑。他抱著我,輕飄飄的跳過人牆,往山上跑去。白怪人那一掌將我打得重傷,神志迷迷糊糊的,心裏只想著,那白衣人是誰?他是救我呢?還是害我?
# b7 w. E& i$ q* ?5 P* i白衣人抱著我往山下跑了不久,就轉往隔鄰最高的那座山峰跑去。只覺山路越來越崎嶇,那白衣人好像是越走越高,恐怕快要走到山頂了吧?白衣人從黑白怪人手中救我出來,抱我上山,一直是用肩扛著我的。我頭向下,肚子抵著他的肩,雙手下垂,好幾次險些觸及他的身子。眼中只矇矓的看到他的背影和一小部份前方的景物,他的長衫下擺在隨風飄動,腰間掛著一個黑黝黝的金屬筒。金屬筒隨著他平穩的步伐一搖一搖的擺動著,此刻鼻中傳來陣陣男子氣息,我不禁有點臉紅。也不知跑了多久,迷糊中,只覺他突然停下腳步,慢慢的向前走。我好奇地極力睜開雙眼,竟看到前面是一處懸崖,我還來不及發問,他已抱著我跳了下去!1 V) Q  I  j  P$ O! K7 R7 m9 n
身子一直向下墜,強大的離心力令我清醒了不少,看到旁邊的山崖呀、沙呀、石呀全都飛快的向上移,自己的肚子再觸不到他的肩膀。身子如跌進了萬丈深淵,身邊全無倚靠,好像自己並不存在一樣,那感覺孤獨的、無助的...突然,好像有什麼抓著我雙腿,一股強大的下墜力包圍我全身,肚子再一次感受到那結實的肩膀。只見他伸手在崖壁上一拍,借著那一拍之力,輕輕巧巧的落在一突出的石崖之上。白衣飄飄,一隻白鷹傲然佇立在崖石上,感覺是多麼的脫俗出塵,姿態是多麼的瀟灑美妙!
0 Q9 n6 I, A; Q! p( g好不容易才定下心神,背上的疼痛雖還在,頭腦卻已清醒不少。隨著白衣人的轉身,眼前出現一個山洞。白衣人抱著我走進山洞,洞內一片漆黑,只覺他一路前行,好像對洞內地形十分熟悉。漸漸地,眼睛適應了山洞的黑暗,洞內景物漸現眼前。大概過了數分鐘的時間,山洞已到盡頭。只見白衣人停在盡頭石壁之前,猛吸一口氣,向石壁撞了過去!心想這次定會變成肉泥了,閉起雙眼不敢再看。突感身體涼涼的,像泡在冰水一樣,我機靈靈的打了個冷顫,睜眼一看,卻見前面一線強光灑在我臉上。探頭一望,發覺自己身處另一山洞之中,那線強光卻是洞口射進來的陽光!
0 u* \* P# ^6 a我正摸不著頭腦之際,白衣人早已繼續向前行,走出了山洞。這時我心裏隱隱覺得有點不妥,我在什麼地方?正想開口發問,那一種無倚無靠,就像自己並不存在一樣的孤獨、無助感覺又來了。陣陣涼風拂臉,這次好像不怎麼驚嚇。下墜之勢一停,白衣人已邁步走向一株大樹,把我放在大樹腳下。
  u, V- u% N  V# i4 T0 [: W我倚坐在大樹旁,或許是因為身受重傷,又或許是因為剛才一連串的驚嚇,只覺身子軟軟的使不出半分氣力,唯有靠著樹幹借點力勉強的坐起來。此刻千百個疑問憋在心裏好不難受,真的是不吐不快。2 B  `& L$ S1 R7 q5 N0 a
正想開口,抬頭猛見那白衣人的臉,立刻張口結舌,呆在當場!只見他那高挺的鼻子和緊抿著的嘴,還有那雙靈活中透著點點憂鬱和迷惘的眼睛,構成一張鷹隼一樣冷傲的臉。這是多麼熟悉的一張臉!是張偉賢!不!他不是張偉賢!略一定神,仔細一看,才發覺他的年紀應比張偉賢小,約三十多歲左右,高挺的鼻樑、緊抿的唇,加上明確的臉型輪廓,俊朗中滲著冷傲與憂鬱、卻又隱隱帶點不羈任性,然而卻是沉著穩重的並不輕浮。6 ?  ]/ ?* m3 r0 L8 T
我怔怔的望著這張臉,心中砰然跳動。他冷傲的目光掃到我的臉上,我嚇得忙低下頭,心裏千萬條絲線在盤繞,理不出頭緒來!震驚、害羞、驚慌、迷惘結集成一股力量抵在喉頭,即使費盡氣力,舌頭也不爭氣地怎也擠不出一句說話來。只見他把一隻羊皮水袋遞了上來,我抬起頭,剛與他那複雜而又冷傲的目光接觸,便又嚇得垂下頭來。只聽他用國語說:「喝吧!」只覺這刻氣氛怪怪的,他的話像有著無形的吸引力,我不自覺的拿起水袋,仰頭喝水解窘。
. X& [- P# G0 v0 ]. w& _7 f# q, E順眼一看,天空藍得很異乎尋常,朵朵綿綿的白雲飄浮在天空中,心中打了個突:難道我去了另一個世界?不然怎麼會有這麼美麗的澄空!環視周圍,發現自己竟身處在一樹林邊緣,四周山脈環抱,面對著高嵷入雲的山峰,兩旁連綿千里的一片綠,綠林內又隱隱傳出潺潺的流水聲,加上天上的澄空,我簡直不相信自己的眼睛!巍峨的山,翠綠的樹,潺潺流水,朗朗藍天,頓覺心曠神怡,感覺上是從來沒有跟大自然這麼親近過。早已顧不得喝水,只是貪婪地觀看這樣美麗的景致!
- k6 z9 O0 l5 v良久,偷眼望去,只見那白衣人不知何時已接過我手中的水袋,正在喝水。我鼓起勇氣連珠炮似的發問:「你是誰?帶我到這裏幹什麼?這裏是什麼地方?」他望一望我,沒有回應。我從來沒有像這刻一樣希望知道一個答案,遂試探著再以國語問多一遍,希望得到答案。豈料今次他連望也不望我,只是自顧自地喝水。若不是他曾經說過話,真的會以為他是啞巴!
: F  G8 c; z+ H8 l  ?一陣寒意自背上升起,我意識到自己到被帶到了一個從沒有去過的地方。環顧四周,只覺四周人煙渺渺,環境極具原始氣息。此刻除了我和那個身穿古裝衣裳的白衣人外,別無他人。心中一陣緊張,本能地深吸一口氣,一股清新的大自然氣息鑽入鼻孔,直達腦際。背上一陣傷痛,好不容易才定過神來,勉強壓下心中的驚惶與焦慮,勉力整理一下思緒,嘗試找出自己身在何方。無可奈何地,一個無稽但卻十分切合此刻情況的結論在腦海中閃過──我在一個武俠世界!& m" r2 g4 [. |' C! i
老實說,這刻總算知道自己身在何方,反而並不怎麼驚慌,還隱隱有點興奮。或許,我早就把自己當作武俠世界的人,在我來說,我成長的那個地方,才是陌生的吧。心中暗暗慶幸自己的國語都不賴,不然語言不通,那可真是求救無門。轉頭望向那冷傲的白衣人,只見他望了我一眼,眼神十分奇怪。
7 \+ `# n  r# P1 y  m1 H) F且說白衣人一邊喝水,一邊留心打量著四周情況,以防那黑白二魔來襲。看著眼前這少女,臉上的表情先是十分驚訝,但不一會已回復鎮定,眼中還有著點點笑意,心中甚感奇怪。他見那少女一路上不哭不鬧的,暗讚少女的鎮靜勇敢。只覺眼前這少女天真的臉上帶點倔強,一雙大眼水靈靈的十分清澈,挺直的鼻樑置在櫻唇上,一口牙齒整齊潔白,美麗之中帶點可愛。可惜此刻一張俏臉早已變白,臉龐那梨渦亦不見了,強睜著雙目,眉頭緊皺,眉間隱含痛苦之色。白衣人心中一凜,一把抓起少女的手替她切脈。只覺少女脈象微弱,脈息似斷還續,時快時慢的,正是中了劇毒危在旦夕的徵狀。此刻她早已奄奄一息,連忙從懷中取出白瓷瓶,倒出一粒翠綠色的藥丸喂她服了。
. a6 Y3 [0 a/ p* ^迷糊中,看到白衣人喂我服了一粒藥丸。只覺喉頭一股清甜,那藥丸入口即溶,伴著薄荷的清涼直透心肺。然後一股熱氣慢慢流入小腹處,向上散去,與那藥丸的清涼相融,一股暖流擴散全身,再慢慢聚在背上的傷處。漸漸的,傷痛大減,頭腦亦清晰了不少。眼中再看到那張冷傲的臉,只見他額角滲汗,閉著雙目,順勢看下去,卻見他盤膝坐在地上,左手放在膝上,右手抵在我的小腹上,那股熱氣便是從他的手中傳入。
0 c% C! n$ K/ S, N9 l不一會,他移開了右手,拭去額角的汗水。此時此刻,知道那白衣人並無惡意,心神既定,終於鼓起勇氣試探地問道:「你是誰?」他看一看我,臉上恢復了那冷傲的神色,斬釘截鐵的吐出了三個字:「張遨行」!然後收好水袋,一把抱起我逕往樹林中的小路走去。6 r' U" f) s, w4 G9 L  D' U$ d
***********************************************3 l/ _) Y: I: I8 Q- t+ j: e
文筆太拙了, 請見諒... :em06: % i5 j9 I# ?5 N7 S7 z" [
PS: 為何我多數是夢見穿白衣的他 ????
发表于 2005-5-16 19:40:04 | 显示全部楼层

[梦尊专贴]痴人说梦

最近流行说梦啊!偶来说!
' C7 B# u8 a' q; V6 W8 L0 Q偶记得最搞笑的一个梦就是我从学校门口走出来,居然一眼就看见尊站在马路对面(当然是一身白衣的古装扮相),偶当时简直愣掉了,他居然走到我面前,一只手伸过来(那个动作超酷的,害我小鹿乱撞啊!)"我来接你!"(真不知道我哪辈子修的,他来接我)很温和的眼神,就是说话语气酷酷的,说完就自顾自往前走,我就很拼命的跟上去,那个样子真有够傻的!: y' @  E5 {+ }3 B4 A5 P, ]! q! [7 ?
后来,走了很长一段(就奇怪他那扮相,没人觉得怪异),我急步跟上去,走到他左边,跟他并肩的地方,一下子拉住他的袖子(就是那种长袍的袖子),他停下来回头,蹙眉,看着我(我当时那个慌张的啊,简直不敢对视)
; M  h- z4 n- B9 A2 T: H/ L"慢点,我跟不上了"我几乎是喏喏地说出这句话  P9 f3 K! O( o: _
(超搞笑的事情出现了), l) w9 \# `  ~; X
尊停下来说,那我们在这里歇息一会,典型武侠剧的台词,可是那里是大马路上啊,晕~; @$ s1 e" ?. V9 F0 {* I. s: M& |
就在我还没回神的时候,尊居然不知从哪里拿出两块超大的饼(很像烧饼那种)% D% i/ Y, l: n8 b7 e0 t% s: t
"吃点干粮再赶路!"+ v" ^8 `& t2 H6 A, \$ Z9 R/ X6 d3 ?
就在我整个人瞢掉,目光在尊和那两块饼之间游移的时候,我的美梦到此结束!: _% j! h# P9 Q6 \( t- a
每次想起来我都觉得搞笑!
 楼主| 发表于 2005-5-16 19:42:58 | 显示全部楼层

[梦尊专贴]痴人说梦

阿紫的梦不错不错。大家 赶紧帮她续写一下。
. R3 C# c/ U8 r* V+ e! Z4 ?7 s可以续了又续啊!
发表于 2005-5-17 21:43:24 | 显示全部楼层

[梦尊专贴]痴人说梦

[这个贴子最后由may在 2005/05/17 10:45pm 第 1 次编辑]
( s% Q8 P+ n2 s: ~; M1 V6 W  T0 F5 f( e+ W6 H8 M+ N% r
这是一个别人转述的精彩得可以用来拍电影的梦,内容绝对真实。我甚至有些嫉妒从未做过情节
; a0 X1 {, K& u# P这么完整又跌宕曲折的梦,而尊正是这部电影的男主角,女主角是“她”(为了身家性命,用第; c9 D/ J( _( ?7 Q5 U
三人称代替),万能的女配角当然是咱们论坛多才多艺的“我”(当然不是may,为了保护那位MM% |6 J- V# Q. _% o! Y4 R
用第一人称代替)。
* }& R) i& a0 v8 n影片开始:字幕淡出后,是碧草如茵的校园,春光明媚,暧风拂面,草长莺飞。
+ h/ V2 m, d+ I本来梦的开始是我和阿尊两个人在我们学校里骑自行车。(柔和的阳光洒在二人身上,反射出淡
# b2 g& V6 z/ E淡的晕光)
/ O# ~! K* Q; s骑着骑着我发现我就成了旁观者了(这是女配角的第一个角色)。再一看阿尊一个人骑着自行车
* ^8 W. O9 i! |(想必是一身白色运动服,帅气并充满活力,各位看官注意形象!)前面的横梁上坐着幸福的她。
$ n' x& q/ E8 W) K' m, f后来两个人就一路骑到海边了(海风吹乱头发,海浪轻逐沙滩)。9 q9 o! Y. F2 _0 L) v& D
可能是一阵风,也可能是阿尊没骑稳,车子摔倒了。然后两个人一路滚了下来。当二人停下来的" e& C. b" I% n1 W, W/ }  S, b
时候,(背景音乐切入……)她突然哭泣了起来。  S( o! t+ u' I  O1 ]
阿尊说:“你哭什么?”她说她就要去美国了,再也不回来了。尊本想说些什么,但动了动嘴什
2 D  v* Y! P$ \- j么也没说。(特写尊的表情)她可能是很期待阿尊说让她留下吧,于是又说她要去美国了,再也- W" a4 f$ X0 X3 i6 \4 N
不回来了。说了好几次,可惜阿尊只是动动嘴,就是没说话。(镜头在两人之间切换,音乐不要
, P' F) v0 }% d$ J3 h停)我真替他们急啊。(这里可适当添些女配角的表情)0 ^6 d% |5 Y- b% M
后来就好象是在阿尊的办公室里,阿尊刚和客人吵了一架,然后他的几个儿女也和他吵了一架。# n3 P2 A8 b" ~5 L$ c; j3 y
阿尊和子女及客人吵架之后,心情很不爽。(尊沉着脸很让人怕呢)/ n2 \7 s, Y9 |4 M; L! g2 p4 c( @
她找到我,说:“你要好好对你父亲,他压力很大。”我不知道为什么我的角色转换到尊的子女
; y, a6 z/ F; t4 c; @" z5 \身上了。(这是女配角的第二个角色)) I) ?" T$ Y5 f2 I
然后我就看到尊坐在沙发上一边抽烟,一边很感激的看着她。(悠扬的音乐再次切入……两人的, a) T5 n# w; P8 |; m9 j' X$ I% O) T+ k
眼神交流是重点。)5 ^5 s7 v  h% p& n* K3 R: U
后来有一天她对阿尊说:“我要去美国结婚了。”阿尊还是什么也没说,然后好象又是我,不知# ~6 j" M$ F- R8 R
道以什么身份(算是女配角的第三个角色吧)对她说:“阿尊现在在最困难的时候,你不能走。”% G/ A& o* O3 s+ B' e
她说:“不行了,机票退不的,我一定的去美国结婚的。”(女主角表情无奈、不舍)1 y; @! O8 D! ^
后来她就走了,去美国结婚去了。然后好象就剩下我和阿尊了。这时我也不是很清楚我是谁。
5 M& Z; b. S1 Z( B(女配角自己也晕了)- c4 t0 u- {0 }2 G' o
后来只记得阿尊好象做了类似拖欠农民工工资那样的事情。(这位梦者可能受了抢滩的影响,这9 y# }$ `8 G8 P. V  t: s
段可考虑删改)后来阿尊就被一群人群殴了。等我发现尊的时候,发现尊的脑袋被打破了,血流. C! y/ t" L* I% e
的到处都是。费了9牛2虎之力才把他抬回去。(女配角的第四个角色,有侠女风范,摄影着重拍
* |! R0 B9 L4 L+ b6 I8 @女配角的脸部特写,可适当来点音乐)
% L+ L! [# h! l) z6 L( `, ~他一直在流血,还往外吐血,处与昏迷状态,看的我心都要碎了。(化妆师要努力点,力求效果( _& x0 j9 Z. p2 [6 T) _
逼真。)(大家的心都碎了T_T)
3 u# j8 n0 B: |我怕的不行,不知道该怎么办。于是就给她打电话,一直没人接。于是我也去了美国。(镜头切
6 U9 y9 d6 O7 L$ x6 I换到二号场,美工,下面就看你了)# y. @- G* g! e/ @1 m; ?0 T( O1 ~" d
梦的最后一个镜头就是:我找到了她,发现她大着肚子在窗前欣赏夕阳。(长镜头拍摄落日美景)
6 f, X: d8 T. w6 @3 t, Z/ q只见布置温馨雅致的卧室窗前,她穿着白色的妈妈衫,晚风轻叩窗柃,脸上浮现着浅浅的浅浅
* Y# w; E/ M# m9 r. s/ s0 F0 r的笑容。落日余晖,是一天中最美的景色……- a) C0 b5 F9 G4 \8 d5 O3 r2 i' T
原本没有这个胆子将此梦发上来的,实在是因为很喜欢这个梦,不忍心从此埋没这么优秀的梦,- l4 U7 S$ K6 \1 F& |# _% v! n
故此冒着性命危险代发此贴。只是代发,得罪得罪!女主角和女配角千万不要怪罪,看在本人没有功劳也有苦劳的份上,千万原谅则个!/ C/ f) Q, }" L6 C5 P+ I4 w
阿張 该用户已被删除
发表于 2005-5-17 21:53:40 | 显示全部楼层
提示: 作者被禁止或删除 内容自动屏蔽
发表于 2005-5-17 21:56:57 | 显示全部楼层

[梦尊专贴]痴人说梦

[这个贴子最后由Maggie在 2005/05/17 09:59pm 第 1 次编辑]
( @5 G6 x1 P& B2 t/ J4 m  C1 c2 |& ~0 l% Z6 U: F) }6 _; s# o
8 w9 l7 Q8 c( S' L& y6 X- J4 z
笑死我了,第一人称的角色变换好乱 :em07: 万能女配角 :em07:  :em07:
发表于 2005-5-17 23:28:09 | 显示全部楼层

[梦尊专贴]痴人说梦

這個夢...好熟啊! :em07: 嘿嘿, may, 支持妳把這夢發成帖!  :em01:
发表于 2005-5-18 00:39:37 | 显示全部楼层

[梦尊专贴]痴人说梦

下面引用由zhang19832005/05/17 09:53pm 发表的内容:' P8 x3 R& T9 h$ E/ c2 d

  F8 A2 s3 |0 H" T大姐可以去当编剧了........
小九,你也不差呀,嘿嘿......
发表于 2005-5-18 02:53:24 | 显示全部楼层

[梦尊专贴]痴人说梦

非常有趣,精彩的梦~~~~  :em07:
: w; c1 G: n+ M' p2 X1 Y3 h6 D9 p- P看来大家一起来续编这个梦吧~~~~~~  :em01: ( r" _0 X# w9 [; o1 a, Q
女主角好绝情呀............
4 ~% y+ p+ {" Q: [2 h这样就抛弃了尊............ :555: + {2 N+ g" l& C* H
女配角最强,一人分饰n个角色~~~
9 y/ i% ~# l. m0 v5 _( r  l% i怎么我就没有这么有趣的梦呢?, K2 a( j# A" R/ ?% e, _
应该在梦里加插更多一点浪漫剧情~~~
8 P) i2 f: P8 E: U5 G' C例如像尊和她从车上摔倒,两人一路滚下来,
' B% d# L; |2 U* ?, {- Q1 S' e这里应该加插吻戏呀   :em03:
1 G, B1 E+ j4 n9 |  X, d0 C; a是意外也是出于自然~* Q4 P- L$ G* D) X
然后两人坐在海边好浪漫,5 }6 j3 r6 q7 M* T& o
女主角哀怨地看了尊一眼,
  f9 z2 X8 m+ f* {痛苦地说她要去美国了,再也不回来了.# `3 ^" F4 {9 S6 g" t
然后继续哀怨地看着尊 :em13:
+ `3 L, r, I3 c( q: B一直重复那几句话,然后不停落泪,- @3 [9 h' k9 ~! ~4 Q
尊看着心痛,就把她抱入怀中,
, N' R8 D2 M) Y  r静静地看着日落,
% r* K! H" x& @$ x, L- a) P! e5 Q她在他的怀里安稳地睡着.  :em15: 2 \3 a# m6 c3 w& [5 a! r& K. B) V
! O8 V! W, d. U8 m5 q5 k- ]
看来我是不想活了,竟然写了这么多, :em18:  :papa: % u+ C" S9 J( O. t* H' {- k
反正就是博大家一笑,增进论坛的气氛~~~~~
发表于 2005-5-18 08:03:14 | 显示全部楼层

[梦尊专贴]痴人说梦

汗,小九向来这样厉害的,不如多发几个上来以让我们共同感觉感觉啊....不要那么吝啬的啦.........
发表于 2005-5-18 10:57:21 | 显示全部楼层

[梦尊专贴]痴人说梦

  自己做的梦先不说,来续下蟹蟹的梦吧, :em01:
) B2 e2 ]* F0 i+ o' U1 ^% X    为方便叙述,蟹暂时名为小宛,尊为江,此豪门姓云,$ I# H  @" J6 b5 S: @7 |
    篮球场:
4 {" ]" L  [2 s4 Q    小宛与江和众人一起打篮球,看到江的灿烂笑容,她真是开心.
0 |/ r4 ?  S- v, B  露天电影场:
) Z( ?3 I/ x7 n8 P  云家大小姐原以为借露天电影能多和江在一起的,结果大家都散了,她很生气,尤其看到那边篮球场上江与众人玩得那样开心,云小姐便也一跺脚,不看了,回了房间.
1 j2 U* v8 p7 u    篮球场:
% h- {8 v9 I1 V- g  大家正玩得开心,管家跑来说,大小姐要去电影院看电影,可司机临时有事不在,让江去开车.小宛看到江一脸不高兴的走开了,心里很失落,忽然想出个主意./ K- k4 T, ?; F2 P
    云家大门口
4 V3 ]" k  b" ]) p- w    江开出车来,靠在车旁等云大小姐,足足等了半个小时,小宛也偷偷躲在一旁看着...云小姐终于出来了,笑着走到车旁,江不情愿地打开车门....$ k7 q7 z' M2 d5 M( g7 e8 a
    小宛突然跳出来,说:"江大哥,不好了,刚才管家接了个电话,说你家出了事,要你马上回去呢!"9 ]5 r8 e4 g1 U3 `
    江愣了一下,眉头骤锁,转身对云小姐说,对不起,我就是这份工不做,也不能不回去.你找别人送你吧.
! x- N5 @, T9 ^8 {) K9 Q5 e( l' [3 _    云小姐脱口而出,你不要不做这份工啊....觉得失言,瞪了小宛一眼,又慢慢说道,那你去吧,我不看了,顿了下又说,我会替你对管家说的.然后就走了.# ]+ y8 i2 d' W" b/ o0 z
    小宛正要和江说实情,不料云小姐却回头叫她,小宛,你过来,帮我拿包.....; A) o5 p2 E8 i
    小宛对江挤挤眼睛,说,你去花园假山那里...然后就跑了.江莫名其妙.
2 F' W' O+ j1 S/ [4 }7 I    终于将云小姐伺侯好了,小宛飞一样跑到假山处
  G5 T$ S0 w1 o  江正皱眉坐在一块大石头上." B$ X% {. y3 H. ~0 C4 U
    江一抬头,看见跑来的小宛脸上已然见汗,忽地笑了,说,我知道了,你居然敢骗大小姐,说着,拍了下小宛的头,小宛,谢谢你....
& T0 p+ w8 C: |3 I6 \2 V  @    小宛看着一脸阳光的江,心一动,却什么也说不出,只是随着江笑.
* h5 ~8 S) n, p7 p+ u% ~    次日云家小厨房:
9 }$ F3 b5 I3 H. X/ \  小宛被管家罚做很多事,江偷偷来帮忙,两人一边忙着,时不时对视而笑,心中俱是说不出的开心.1 x8 |6 ]6 J, Q! d
    此时,云小姐来到门外看到,大声地叫,小宛!
0 w( J3 b8 K( h0 b4 v; t9 J    小宛忙一边应着,一边跑出门,到云小姐面前问,"小姐,什么事?"
2 P/ x8 j& W0 P6 ?  Q4 j* o    云小姐气得不知如何是好,忽然抬手打了她一耳光,小宛愣在当场.这时,一个白影冲过来,把云小姐再次抬起的手臂捉住,是江,江很气,强抑怒气,对云说,不许你打小宛.2 k) |  C; J# R3 b( C0 `2 J
    云见江居然为了小宛那么狠地抓住自己的手,气道,你,你弄痛我了,你,放开.....6 b- h3 D" R, P) b
    江放开了云,说,你要想出气的话,打我好了.
, O# [: ]8 H2 V' S; c    见云气得快哭了,江拉过小宛的手说,我们走.# ?. z$ ?! f2 L+ T1 `: h
  花园小亭中:# e& o6 [- M! F) b) k8 j4 C
    江让小宛坐下,看着她的脸说,你怎么样?0 g* c5 [+ `$ h+ U7 Z* j" m
    小宛被江的目光看得红了脸,不由低下头,想起刚才江站在身前就似个保护神,又见江现在对自己关心的语气,想这一耳光倒也值了,忽然就笑了.: v9 q. J1 F! D
    江很奇怪,你被打了还笑?$ \5 ^2 u/ x& ?
    小宛慢慢抬起头,说,其实是我先不对,我骗了大小姐的.' Y" n- V0 P0 j4 u
    小宛,你太善良了.大小姐也太蛮横.不理她,她要再欺负你,告诉我,听到没?
6 C0 j9 @, @/ U3 O; p" {    嗯 .小宛点点头.
: Z' Y$ W  t! a% K' i; J    从此,FALL IN LOVE.省略.......( l9 D4 w; ]% X3 c
    小宛和江打算辞工成亲,大小姐非常妒忌,恰此时云家来了个大帅,听说很难伺侯,于是大小姐让小宛去,结果,大帅欲非礼,被江撞破,大帅居然发狠要娶小宛为四姨太,云家惹不起,只得同意.- h, O  a2 o' S' C7 r3 K
  小宛为不连累云家,也只得答应.
0 `+ _) H( \6 W" ^9 |/ S7 N  江被反锁于柴房,以防他闹事.  z; {- l" y" Y2 p1 l  _
    结尾一(比较好的)大小姐觉得很愧疚,偷偷放了江出来,安排江带着小宛逃跑,被大帅发现,好多人举着火把追赶,到了崖边,两人殉情跳崖,当然,后来没有死,很好吧.3 q. f% B$ ?5 T" h1 F' H
    结局二:大小姐也是放了江出来,可是,小宛已经被接亲队伍接走,江骑马追,追到时,已经在拜天地了,江下马挤进人群,来到堂前,小宛的盖头忽然被风吹起,小宛身子轻轻一晃,倒于地上,众人皆惊,江忙去扶小宛,原来小宛已服了毒药,一声江大哥便含笑而去....大帅碍于百姓众多,只能眼睁睁看着江抱着小宛离开....- B- ]7 o( B+ v/ m1 D
    后来就是江报仇,杀了这个大帅,至于江死没死...总之,大家随意想像吧......." B5 A7 ~) O. p% ~% `" c
    汗,很老套的故事,随意写,随意看吧.解蟹,你觉得怎么样? :em13:
 楼主| 发表于 2005-5-18 18:02:58 | 显示全部楼层

[梦尊专贴]痴人说梦

:em07: 多谢阿邝啦!俺想破了脑袋也不知这个梦该如何做下去。很精彩啊。我....就选第一个结尾好了。 :em15:
发表于 2005-5-19 09:49:21 | 显示全部楼层

[梦尊专贴]痴人说梦

喜欢就好了,你的梦蛮好玩,多做些我来续好了,我就喜欢编故事啦....
发表于 2005-5-20 09:19:52 | 显示全部楼层

[梦尊专贴]痴人说梦

偶前几天晚上又梦到尊了,不过情节比起各位的来要恐怖了许多,汗.$ z# Y  u8 f% {6 K# o; ^
偶是梦见怎么着偶有一个朋友,跟她一起说着说着话她说她曾经被警察冤枉说杀了她的哥哥,后来证明她是无辜的所以就放了出来.
5 m7 n" T3 }) \8 C0 g但是偶在跟她相处的时候,慢慢的发现她当年是真的杀了她哥哥的.
6 C3 t% `" K. A! a她发现偶知道了她的这个秘密,就竟然想把偶杀掉.嘿嘿,但她哪里是小凤的对手呢,偶只用了一道机关就将她轻易抓住了.(汗,梦中在自己住的房子里竟然还如武侠小说中一般的满布着机关).
/ B8 K4 N- m0 u0 l; M接着就是上法庭宣判.偶在梦中知道她是一个很阴险的人,心里担心着如果法官不判她死刑的话那她出来了一定会害偶的.于是偶就很担心的坐在那里听.那女的很会狡辩,陪审团都有些相信她是无辜的了.' x$ ^3 [# ^4 u* Q* d5 i2 P: O/ V0 U: ]3 X5 s
偶的心里不安的在法庭外走了一圈.正在无助的时候,尊出现了哦.^_^.
8 o( W! K) z! C# J5 N+ T/ Y尊是以杨佐铭的形像出现的,但是不是穿着律师袍,而是穿着一身黑色的西装.他跟偶说他这次不是来当律师的,只是做为偶的朋友来帮偶出谋划策的.当时偶那个泪水呀,好像在梦中说着尊就是偶的很好的朋友,一个金牌的大律师,偶想着有他在一旁听着偶就有救了,那女的一定死定了不会回来害偶了.
; G2 k- F; z4 k% t% L6 }0 t偶因为被连日来的恐惧所吓得怕了,这一下子见到尊,便控制不住自己,扑在了尊的怀中痛哭了起来,紧紧的抱着尊.(汗,这几天一梦到尊便是紧紧的抱着他,上次做梦是抱着于礼和,这次又是抱着杨佐铭,都是现代装的尊,怎么着下次也得梦一回抱着罗玄了呀.^_^.).
0 F) f& ?; m! Y/ N0 i尊就从口袋里掏出了一张纸,偶一看,就是偶们在这边用来记课堂笔记的那种纸.那上面密密麻麻的都是尊写的字,尊一边指给偶看,一边说,看,这就是刚才我在法庭上发现的那个女的说话里的破绽,我们过一会儿就揪住这些地方向她提问就行了,陪审团便会只破她的真面目了.
0 ?5 G2 f. S; ]( F偶心里真是充满了安全感哪!有尊在,就是不一样!一想到这一回,恶有恶报是一定的了,偶才算是松了一口气,但是抱着尊的手还是舍不得松开.^_^.1 s$ i  h+ \* a3 ?. N9 @
梦里时空交错的,怎么着过一会儿又是抗日战争时期了,尊成了抗日英雄,而偶成了情报员之类的人物.尊是偶的上级,他与偶一起去查曾经一个英雄的落脚地.在梦中好黑的,偶装睡下之后又起身,在那空落落的大房子里乱找,心里怕的要命,但是一想到这是尊交代下来的任务又打起了精神来.好不容易找到了,向尊汇报之后,尊的脸上有着罗玄特有的那样的微笑,是在肯定偶的功劳.偶当时那个激动呀.^_^.现在想来尊的表情好像是罗玄炼出了想炼的药时的表情,汗.
8 ?* @9 W, S8 U# l7 y  @; M7 D怎么着过一会儿一大堆日本兵来了,而尊拔出枪来就冲了上去(还好,不是拔出雁伏刀,也不是使出了落英神剑.^_^.).偶当时好担心尊的,但是在梦中想惊叫却又叫不出声来,心里真的是替尊捏了一把汗.不过尊虽然是现代装打扮,但是武功却跟古装时一样的好,没几下就搞定了那么多的日本兵.然后还看见尊很有风度的站在一个挺高的地方,向底下的大众挥手致意.(当时那景像好像尊是伟人一样,在向人民大众致意.好像还有五星红旗呢).* z5 Z6 K# H) O( @& J: ?
然后梦里就乱乱的,偶好像随意的穿梭于现代与抗日战争之前,尊也是一会儿是律师一会儿是抗日英雄似的,不会他一直都穿的是西装,而头型等等都是杨佐铭的样式,只是当现代的律师戴着眼镜而当抗日英雄时不戴,想来是怕打仗时不方便吧,汗." U( r; Z6 [7 }) X. F: [8 ~

6 o" d- \9 o( L# ?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姜大卫(姜大伟)影迷俱乐部 ( 沪ICP备05016702号 )

GMT+8, 2019-2-19 11:11 , Processed in 1.066406 second(s), 16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