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有独尊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查看: 5371|回复: 89

[邵氏专题] 横店·龙门飞甲杂记(图文更新至58楼)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3-10-25 16:30:4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Vinion 于 2013-12-13 15:44 编辑 ) ^$ `" n! }) Y# Y7 B) x

5 f5 r; p3 B5 ?2 e7 @横店·龙门飞甲杂记 (1)9 Z* C, h5 B# m* f5 M
# v- d, b$ x: z- O
在横店的几天过的很充实很满足,我是挺愿意把探班的事情记录下来的人,不仅想把自己的亲身感受说出来和志同道合的人一起分享,而且在将来也是个念想,所以我的文几乎都是流水帐式的写法,乱七八糟说的比较多,还请看客们包含见谅。。
) J! Z7 U( y- x( A! @8 g探班回来后一直没时间写,前几天事情和心情都淡下来了,才利用起晚上的时间写了起来。
7 U7 m6 y7 m0 h( ]* l& F7 A9 v1 H7 z
=========================================================================; o) V, h& D; ~( ?- f+ l5 I
                                                                                   时隔两年,又是秋季。
* v5 s& B0 N9 q6 |. t, B
6 s4 ]0 h, ?( M0 v( ]' M9月底,一个西北传来的消息让姜湖重新活跃了起来。那时打开电脑,到处都是大家骚动的痕迹。我自问,尊在大家心里究竟意味着什么?或许说法不一,程度不一,但唯一能肯定的是,他的一件事,一句话,甚至一个不知是否确切的行踪,都足以掀起姜湖的话题。& {# W' V) Z+ C0 Q' E
" m2 e' l/ Z6 F# j* R
时隔两年,抱着遗憾,我承认自己按奈不住想去横店的冲动。我也不知道要去见他做什么,见到了又能怎么样,莫名的感觉不断趋势着我。可能如前辈说的,这是抱着一种去看望外公的心态吧??虽然我忍不住要咳出一口老痰表示前辈太放肆了,不过也着实形容的贴切呐。唯一的阻隔是,他是否真的会去横店?…
' s$ H9 I. g2 ]
- @5 V  l1 z1 j打听着大部队的消息,似乎国庆不会有行动,我放心的去参加了银川的活动。一周时间,心思根本不在那,时不时联系小潘了解动态。8号凌晨马不停蹄地从干旱的沙漠回到家,从小云那得知横店先遣部队的情况,我的心情既兴奋又压抑。我鸡血的意志还是战胜了疲乏的身体,交代好身边的事情后,马上买了第二天的票决定启程。从来没有贸贸然地出趟门,如此果断的决定是我做的最为正确以及愉快的事情。这种例外真的很美妙。
7 _; Q, n+ n1 D* s; W) A5 q  a
) ~3 y% l1 u! t当晚,我的心情格外忙碌,手上却闲的瘫痪。复杂的思绪打乱了我正常的节奏,但我很清楚这种兴奋有别于厦门时那种小粉丝的激动。看来我还是无法做到前辈们 “双手合十,超凡脱俗”的探班心态………最后只是匆匆准备了几张照片和签字笔。那晚很快入睡,是舟车过于疲累,还是印证了我的平静?. N: a" d1 r' m3 }( b
•••••••••••••••••••••••••••••••••••••••••••••••••••••••••••••••••••••••••••••••••••••••••••••••••••••••••••••••••••••••••••••
& G9 O) W- h/ V0 k8 r  G                                                                                     柳暗花明,喜大普奔。6 \' @2 l5 w. l  _+ F

$ T) q  Q  z/ b* k10月9日18:00,横店。大巴落车,我深吸了一口气,那是熟悉的味道。去年陪朋友来过这里,我试着探寻一些尊在剧集里的足迹。离开时我心想,希望下次能和尊相聚在此,能和姜湖朋友结伴承欢。现在,我的确来了。+ P% D7 x& W, {4 _. ^$ G6 S* g3 x7 R
# i  O1 |2 D5 x# S. I; Q+ e: E6 D: |
联系了早已在横店的小云,我们约定了在KFC会合。在那里,我认识了新朋友小山。都是姜湖人,三人很快就聊到了一块。小云说助理这两天不怎么理睬他,在探班的安排上受阻了。听到这,心里自然是down掉,不过我还是“豁达”表示自己已经做了最坏的打算,大不了在这玩两天,反正有些景区没玩过。有些话,自己听着都假,指望谁来共鸣呢??
- S  G/ [. c: j7 Q3 _; D. o1 i, |8 J$ k1 H$ g1 ?
在去宾馆的路上,经过了尊下榻的地方,我巴不得路过门口时能盯出个姜大卫。那种期待的感觉就像买彩票,明知道中奖很难,但买了又不可能不刮,希望虽然渺小,还是心存侥幸。结局和预想没有偏差,也就无所谓失望了。
& t0 _$ J: U3 p: A! k0 G7 p# R5 \6 f' T( N  }7 w& ^9 P$ ~
一阵小休后,晚饭在大城小厨度过。我们选到了签名墙的位置,和尊的签名完成了合照。点完餐,大家的心情似乎还笼罩在迷茫之中,对未来的行程很没底。就在这时,尊终于通过助理联系小云了,他跑出门口接听,我和小山也激动的跟出去,吓的老板娘以为我们要逃单了。。。 我把耳朵凑上去,急于知道尊说了什么,呃,,声音太小,我只能感受到一些娘炮的绵羊音。小山也随着小云的一颦一笑在门口张牙舞爪,我俩自我定位为蛇精病!- `1 i5 f* U, u
+ X; R2 R* ~, y) I7 ?$ Z
回到座上,小云不紧不慢地告诉我们:尊约我们明天中午见面,时间地点再通知,他已经三天没戏了,正奇怪着怎么小云一直没动静,于是让助理打给小云,看看是否还在横店。请问!这是多么体贴主动和蔼可亲的萌主啊!这也太让我和小伙伴们受宠若惊痛哭流涕了。。小云刚好趁此机会,很委婉地告诉尊关于助理这几天的不作为,希望能通过此次通话打通助理关节,在未来几天顺利探班。听完小云一席话,从未见过本尊的小山几乎喜极而泣,几日的等待终于有了结果,至少能确定见上一面。这感觉不仅是耕耘后的收获,更像是奸人露出尾巴,好人沉冤得雪的架势。。。。。
9 D7 p. u% U5 ^5 x& @
; d( c! s( K8 P1 h# u9 T之后的几天里,云和山一直在打趣:“小叶一来就能看到尊,到底是因为他运气好呢?还是他给我们带来了运气呢?”我时而咧嘴大笑,时而抿嘴暗爽……. X- p+ x) V0 e
•••••••••••••••••••••••••••••••••••••••••••••••••••••••••••••••••••••••••••••••••••••••••••••••••••••••••••••••••••••••••••••; E; v) @. D' T0 _
                                                                                 每次见你,都是晴天。3 O) v9 ?/ z: `& Q
6 Q" a% }0 u6 _( j
10月10日,三人自然醒。窗外阳光拨云,扫去阴霾,整个人都变得喜悦起来,看来台风已经走远,有尊的地方就有晴天。从睁眼开始,小山就滔滔不绝的表露自己对尊的喜爱,毫无保留的对尊加以赞赏,他真是我见过最天真花痴的男粉了。面对我们嫌弃的眼神,和遍地的鸡皮疙瘩,他都可以完全无视,陶醉在自己和尊的世界里。( G! g& u8 c4 \8 u" G

2 b# G$ b" c) C5 c/ W  g就在我们最没有心理准备的时候,助理来短信了:12:20,洞天茶餐厅门口。这真是激动不已! 三人匆忙洗漱收拾,提早出门了。
4 B4 `) Y5 E# P2 z  i
. d) k' K! |7 m& l9 v路上走着,我们讨论起琳琳姐是否会来?尊是否会坐车过来?(距离酒店不远)以及小山的请客大计该如何实施?虽然我们知道尊几乎不可能让我们买单,不过基于小山的个人原因,有非常充分的理由想请客,我和小云就决定适当帮帮口,毕竟我们都不愿尊一直为姜湖破费。(但结果你们一定都知道……)
" D' Y+ r7 m* G! h4 ]6 K5 ]2 H; i  m+ F1 t
顶着太阳走街串巷,洗完照片后我们到达餐厅。在门外的等待才是真正的波澜,每辆商务车都拖扯着我们的眼球。又几次无果后,郑则仕的出现让我们小吃惊了下。他和尊用的是用一款车,我们差点摆了乌龙。肥猫淡定的望了望我们,走进了拥挤的餐厅里。他比电视上要瘦,一进餐厅就点起一根中南海,这是剧组御用的牌子吗?没多久,又在门外看见“雪姨”,她在打电话,又在威胁文佩开门吗???雪姨个子比我想象的要矮一些,最亮点的是10多米的距离望过去,还能看到她明显的黑眼圈,振华对她是真爱啊!这段严重跑偏了!!真抱歉。。
: C+ K1 _3 U/ Y. l& o) @  @! y, _4 m
3 Z& y: v  }2 c) r4 U+ [; ~几番插曲后,终于等到尊了,老大很守时。他和OOJ陆续下车,朝我们走来。(无视助理)8 `9 Z9 v& x; E8 d/ {6 a
尊穿着黑蓝白配色的大格子衬衫,一贯的顺眼帅气。蓝色牛仔裤和白底黑鞋使整个人看起来休闲飒爽。双手自然地蜷在牛仔裤袋前,温润的性子里透出一些年轻时的痞气。走起路来,那标志性的步伐就怕人家认不出是个大侠,不过真的很潇洒不羁。。
- Y) x9 r1 P. X& H% j! [$ ?4 k) z$ W, i2 I/ |, ^; h) {3 w
虽然心里忍不住一直在黑他,但我还是很谦卑小心礼貌大方文雅尊重的和尊问了好,他也对我点头示意。小山问好的声音只有自己听的见,看起来害羞的像一只兔子,其实他内心激动地像一只脱缰的野狗,熊抱一直是他的终极目标。而小云就似乎平静很多,毕竟是一匹资深的男粉了~& r; S! B% [, t: {" p# |

7 l, L, ?" S% S# U这次有OOJ同行,我们真的是很幸运,她给人最深刻的印象就是她的笑,那种亲切能很快消除彼此的距离感。而最安慰的是,尊和两年前相比没什么改变。是因为晴天,所以你安好对吗?

评分

参与人数 3银子 +2 内力 +1 收起 理由
kimo + 1 赞一个!
Buddhism + 1
kww1968 + 1 多謝分享

查看全部评分

 楼主| 发表于 2013-10-25 16:49:35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Vinion 于 2013-11-6 13:51 编辑
- W% K" Z5 S2 r
( T- n# U+ b/ n; S; N& J$ r+ U 横店·龙门飞甲杂记 (2). a; M  {  R5 [
                                                                                趣事不断,轻松和谐。
, k, p4 F3 v! J0 r) R) K% I- G  r* u+ t, F# d$ @
屁颠地跟着尊走进餐厅,有种怪怪的感觉。好多女的都望过来,指指点点,感觉像是古装剧里的三姑六婆在背后说人是非的情景,我觉得我们和助理就像皇上身边的太监,瞬间化身为小字辈的公公。* \4 X# W1 d4 l

2 _1 q) w- Q5 j& o- M7 X% o一楼满位,服务生正领着我们上楼。在过道时,尊碰到了很多熟人,相继互打招呼,我只认出了赖导。那些朋友都用疑狐的眼神一一掠过我们,看的我直发毛。小山还沉浸在尊伟岸的背影里,已经只管花痴,不问世事了。而小云似乎也很不习惯这样的场面,选择了侧身低头。我虽然也很尴尬羞射,不过更想落落大方,于是挺直了腰杆,凡是有眼神接触的全部致以点头和微笑,这样总是没有错的吧。只是别觉得我太装逼就好了辣。
, f& }, l' E8 f& a0 O; [+ b* W* ^% F7 ^- S( s
楼上出奇的安静,真是个适合见面和聊天的环境!大家在纠结中一一落了座。助理充当了我们和尊的人肉隔离带,这个绿化效果做的比较差。尊让服务生拿了餐牌,然后认真的看起了套餐,听他和OOJ的对话,应该是第一次来。/ T# v; o' V+ S
6 \; {: `0 A7 F4 W/ S- \# e9 @6 Q
我们的焦点都在尊和OOJ身上,根本没啥心思点菜,这一定也是姜湖朋友的共同心理。我暂时收敛了犀利的眼神,假装很认真的在看菜单,小山倒好,从楼下到楼上还没缓过神来,仍然直勾勾的盯着尊,偶尔还拿菜单遮一遮羞,侧着脸和我对口型:“老大好帅!”我去,你以为尊没听到吗?你以为他现在是平白无故的在脸红吗??如果小山不是个孩子,我真想抡他一肘子,真是太没礼貌了辣!
, d! ?7 ~/ |# L3 c! x5 q. W7 @6 f9 t" t( y9 w
大家看菜单的时候,空气还是很凝重的。不仅听的见自己的脉搏,甚至能感觉到身边的人在屏住呼吸,这尼玛说的太武侠玄幻了。还是尊打破了尴尬的僵局,他点了份咸蛋双拼饭套餐,OOJ要了干炒牛河,其他的……小山呢,还没清醒,说吃什么随便。尊笑着说,这里没有随便。面对尊第一次的主动对话,他害臊屎了,回避了尊的眼神,温柔的对我说:和你一样。。我去,这是什么节奏,不要让人误会好吗??  j, I8 u6 T1 W: A4 |

- Z3 q# ]; G: {; j" [9 ~- ?# O0 v点饮料真是萌戳到我,尊用LAMLAM的表情+小盆友天真无邪的眼神+撒娇的声线问服务生:“请问,你们这里有没有可乐啊。”尊就坐我对面,整个神态尽收眼底,好像幼儿园时向老师讨要小红花的赶脚。不过这里居然没有,尊不情愿的换了杯冻柠茶。OOJ似乎对加多宝和王老吉很有研究,她要了加多宝,说相比之下没那么甜。
( ~2 p& N6 K" ?3 }8 N4 [4 x
, S. z$ d7 {( x. e& v6 r等上菜真是件痛苦的事情。不过还好小云和他们先聊了起来。小山听着粤语很蛋疼,不过他自己的后话是,只要给他足够的时间花痴就好了。我呢,幸好几年的原声剧没白看,一直认真的听他们在聊天,只是很没有参与感。后来OOJ意识到一直讲粤语似乎对我和小山有点不太好,就问我们能否听的懂。小山没啥反应,估计是在擦鼻血吧……5 \! j; Q8 |( _+ m* a$ a

  h, G& t7 C: t, ]( p% B没多久,尊的饭先上了。他打量了一下,觉得咸蛋看上去很不靠谱,让服务生换一个,接着吃了一口米饭,对OOJ说好像大米有阵味。我冒死插嘴,说可能是因为用木桶蒸的原因吧,有木屑的味道。他点了点头,又试了几口,还是无法接受,就直接想弃掉了。可能怕OOJ说他浪费,于是尊小声说:“其实我食野都唔系嫌三嫌四o既人,balabalabala…”那扭曲的表情,说好听点就和高山泉一样,说难听点就和混沌一个德行。反正我是没忍住噗了粗来,心想:好了辣,就别狡辩了,咱们也不会因为你浪费就不粉你了。不知是否做贼心虚,我觉得尊似乎抬头看了下我,我是不是要被斩立决了?!
$ ]5 A, ^% E2 y" O
, N/ v' n$ j. N: t- j: \  N除了小云的煲仔饭还没上,大家基本都吃上了。尊换来的咸蛋被OOJ分配给了小山。小山捧着尊和OOJ赏赐的蛋,真是受宠若惊。他小心翼翼的剥壳,不舍地把蛋一点点啃下肚。看着他满足的眼神,我也感受到一个小小的蛋蕴含着大大的力量。这可是他之后的24小时里主推的自己与尊之间的交流事件。而我个人最开心的事情是,尊还记得我,主动提到厦门的事情,这足以让我感动全场,怒哭两分钟555555555, c7 o1 B5 f: ]1 Q6 g/ j7 K
, E) Z" b3 X( ?8 n/ t0 `$ P
OOJ真是个君临天下的女皇,场控做的太好了。一切的冷场局面全部由她来处理,她抛话题的意识和技术真是化解了好多我们与尊之间的尴尬。就像尊说的,OOJ性格很外向,讲野就讲唔停。人家用酒打通关,OOJ用嘴打通关,这个能耐真是要怒赞一下。她说自己不喜欢出门,来横店这么久也没去景点玩,就是天天在酒店里看电视,做运动,打游戏。这些话听起来很有画面感,眼前浮现出一对可爱的老顽童在房里嬉戏玩闹没人管的样子。
7 ~) H3 r6 x- L* @) n+ g; |. `( k3 R; ?! u. T
在OOJ的带动下,尊也渐渐和我们聊了起来。我主动提起了在阿拉善和通湖草原时的苦水,想不到尊和我有共同的遭遇,我们都是在第二天晨起时干燥的流起了鼻血,我第一次觉得流鼻血都能流的这么骄傲啊。至于取水和风沙的困扰就无需赘述了,他也表示不堪回首。# Q6 M5 b: h3 Q# [" t9 q

1 J9 m0 w& `% ?! r* v对着特别关注的人,无论他发生多普通的事,我们都显得格外新鲜。尤其是看到非常有爱的场景时。当时尊正在天南地北的和我们聊着,OOJ在一旁托腮聆听,就像一位热恋的少女,欣赏的望着心中的王子。她看到了他脸颊上的脏东西,伸过手去为他抹开,还顺手用指腹拨弄着斑白的鬓角和杂生的发尾。
+ X. `7 y, y% C' B6 n$ q' ?
! z/ p) ~7 X6 P  }1 I0 a& b她的举动看似没有波动到他的情绪,只是略微倾斜迎合,口中还在继续。而在我眼里,这件惯常小事显得既有爱又熟悉。不仅因为他是尊和OOJ,也因为在现实中,人们对祖辈夫妻的情感表达方式特别容易欣羡和感动。可能是习惯了温馨,也可能是碍于我们在场,尊没有多作交流。想想平时,高大小姐也这样对我过,投射在此情此景,还是颇具感触的。
4 A7 R( q3 v: ~8 G; R$ @. T7 q( O. Z7 @$ F6 u) X( {  U& g
不久,小山提到了最近尊的电视剧都很虐心,一一罗列出来。说到藏心术时,尊不解地问:“唉?藏心术里我屎了吗?昂?”哦去,我一下被干懵圈了。难道你没有死掉吗?不过被他这么一问,我们原本十分确定的回应被他无辜的表情误导的越来越不自信了。我们变得目光呆滞,正在张嘴思索。后来他自己终于缓了过来:“哦。是不是就是那个新娘的衣服和我一起倒在了地上。”我们连连点头,多亏他自己及时解开了疑惑。看来老人家还真是记远不记近,只是两年的剧,这么快忘了?快上脑白金!4 r6 F# u+ {0 Z
* i: p. b) f8 k
后来,小山主推自己很喜欢尊的武侠和古装剧,而且表明了非常期待去片场一睹风姿的愿望。我心里琢磨着,自己作为一个武侠掉坑的人,以吃饭作为全部探班内容的探班实在是耍流氓啊,想想还是非常有欲望去片场走一遭的,毕竟还没亲身感受过尊的古装造型呢!于是我也连声附和小山。尊说通告还不确定,不过得知我们将会再呆两三天,表示一有戏就会让助理告诉我们。这心里立马变得有底了!心里乐的像一朵傻逼花~3 d/ i" Q+ `" T0 P
••••••••••••••••••••••••••••••••••••••••••••••••••••••••••••••••••••••••••••••••••••••••••••••••••• 4 \. P9 g7 ~5 g# {
                                                                                 受宠若惊,各种圆满。
5 y  L! s: `' i9 u9 T# O  A0 T6 n2 |; H, ]$ I6 M
大家说说笑笑,闲扯了好一段时间,我预感时间似乎差不多了,我们也怕打搅到尊休息。不过谁也舍不得开口。恰巧这时,OOJ让服务生结帐,我们知道要结束了。助理不晓得在激动什么,闪电起身,你就这么讨厌我们吗!" Z$ p0 J- X# _/ e! Y0 r

/ ~) l* u7 p* N1 W. H) p这时,尊喝下最后一口柠檬水,起身走到餐桌旁,指着小山说:“你,你先过来,我们拍照。”可以感动两分钟吗?!老人家果然懂得小盆友的小心思,真是主动体贴。小山激动的打着鸡血来到尊身边,唔着脸说:“姜老师,我能搭着你的肩膀拍吗?”“当然行啊,没问题!”哦去,面对如此无礼大胆放肆没大没小初次见面的要求,您都能这般爽快,您真是把我们宠坏了!您每次都掏钱倒贴,陪吃陪喝陪聊,免费拍照兼签名,面对粉丝的猥琐鉴赏迎难而上,哪有像你这么没出息的影帝明星?!您真是把粉丝们给宠坏了你造吗?!!!
# r# I/ x# G( W$ ~1 ^
* B' k( ^; P7 J# ]) R( h3 b, @7 Y小云淡定的帮忙拍照,与我的心里活动形成了鲜明的反差。我正在手忙脚乱的装相机电池…“来来来,你也来。”我被喜悦冲昏了猪脑,姜脑丝是在叫我吗?抬头看去,果然不远处就是尊给我肯定的眼神!莫非尊知道当时在厦门拍的和渣一样的合照一直让我不得释怀?不管怎样,今天终于能填补心中的遗憾了,想想还是有点小激动的。瞬间,脱缰的野狗上了身,我飞也似的跑去埋位。。
! n" r& c" v8 {# q$ G
, G  q8 [/ C' d: j& @: u8 v尊的身上和厦门时候一样,还是那股淡淡的香水味,很舒服不刺鼻。他双手抱胸,头略偏斜,微笑露齿,看来很还是顾及粉丝拍照的情感要求,果然交足了戏份,好感动。我只能傻傻的笑着,好像一名刚被他从福利院收养回家的智障儿童…不过还是很幸福哒。接着,尊也和小云拍了照,果然是新人旧人,永不落空。# g* D0 h/ j% N! {7 S+ P
0 a! r( S' `/ H  g- [, b0 N
尊和小山还站在一旁聊着。此时,我没听清小山问了什么,接着就特别明显的听到了尊的回应,大意是:“我这老头子还有什么好拍哒。”OH,这句话听上去真是充满了浓浓的哀愁,和满满的无奈啊。虽然大家平时也会在他背后老头老头的讨论着,但出自本尊之口,这话听上去还真是一种蛋蛋的忧伤。哦,别怕别怕,有我们在,什么妖魔鬼怪都老不了你!% @2 G. `  E1 ]

- E) c% L/ Z( ]也许是看到OOJ一直在旁边坐着,时不时投来“欣羡”的目光,尊主动提出我们分别和他俩一起再拍。可以再感动一分钟吗?!这真是太完满了,本来OOJ和我们见面的机会就特别难得,还能三人一起合照,我决定拍的好好的,回家裱起来!
  t. {' r" _3 h# e8 p& A5 ?/ x# v3 B0 N4 e9 D
于是按照之前的顺序,我们分别完成了合照。小山依然不安分,咸猪手一只还不够,居然两只都往尊的肩膀上搭,也不怕流油。后来我把自己的合照发给了家姐看,她评价说,这种合影的背景框架,看起来真像是全家福。我听着既好笑又暗爽。: J# g! y+ D2 f

* g6 g" H% z  P$ h5 {4 \按照聚餐的惯例,似乎一切都接近尾声了。尊正要起身时候,我和小山记起来那几张照片还没签名。OH,我们还舍得再打搅吗。经过了不超过1秒的思想斗争,我们觉得,也不差这些吧!好欠揍啊。尊真是好人,我们又妨碍了他三分钟。他看到我打算收起一张LAMLAM的照片,就拿过去看了看,OOJ也凑了过来说:“咦,这张好啊,这张好看。”我说这张的背景不适合签名,就不签了。我看到OOJ暂时没有要把照片递还给我的意思,就机智的说道:“那这张就放你这吧。”OOJ笑着收下了。
9 Q6 t5 o/ k6 |7 f& D- [! @! X9 Y9 I+ K& O" n3 h
众人缓缓下楼,此时一楼的客人已经走的七七八八,我看了看表,我们幸运的聚了80分钟。出门前,尊见到了肥猫郑则仕,他们在小聊,我们就先到门口等,打算送他们上车。不久,尊从餐厅出来,快步走向我们。这时,让我措手不及受宠若惊的事情发生了。
0 I4 e! g) k; L
  S( t# I2 W% p9 |  w% H! g他带着那个笑死人不偿命的微笑,竟然主动伸手和我握手……我脑袋发紧,愣了一下,赶紧双手迎上,点头哈腰,十足像个卖保险的业务员好不容易搭上个土豪。小山和小云也分别完成了交接棒。我们目送他和OOJ上车后,挥手再见了。
( @) k4 m. Z, _: S
4 w4 N% D/ h( o) c0 r& v5 \) |幸福来的太突然了,就像猪八戒吃人参果。回去的路上,我脑子里只剩画面,没有知觉。反而小山,居然说起了尊手心手背的温度,他的眼睛里的都冒出桃花了,这小屁孩真是…唉,看来卡油吃豆腐他最在行了。后来他征求我们的意见,说是一星期不洗手呢,还是一辈子不洗呢?我让他剁手,裱起来!$ F1 C3 ?* y4 d, f6 |; u

$ [, n  s; Z# N* z8 M- v这一天,尊和我们聊的很和谐融洽。就对待我而言,尊的状态比厦门时候升级了很多,不知是他性格慢热的关系,还是OOJ在场的缘故。总之,这一天真的很幸运。无线感恩。

评分

参与人数 5银子 +3 内力 +2 收起 理由
Buddhism + 1 很给力!
贝玛尔 + 1 终于研究粗来怎么加银子了!
kimo + 1 很幸福的樓主~
小洁风筝 + 1 楼主真好,感谢发这里
kww1968 + 1 樓主天大的福氣會上這沒出息的影帝明星.... ...

查看全部评分

回复 支持 3 反对 0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3-10-25 19:09:47 | 显示全部楼层
楼主好幸福啊,看的心里都是暖暖的!
发表于 2013-10-25 19:30:39 | 显示全部楼层
lz。。。照片片。。给咱看看好不嘛~~
* n% L  F1 ~  [8 W/ f- y4 T# M% p0 z% r
- o5 f& G' l9 ~$ @: \
咱是从来都没去探过班的孩纸。。说真话是从没勾搭上小伙伴一起去。。酸溜溜的想法是他有他的生活,不应去打扰,占用他的时间。。
% H4 j% i& i9 R' z* S* ?/ @4 H) A

/ F/ F6 `) h* C& w  @7 ]! i% P& {O(∩_∩)O不管怎样。。最敬仰的画中人有缘相见就值得祝福。。恭喜楼主。。
+ ?# S4 n( Y' U( R2 Y6 ~
. ?  ?3 R+ k. T; ?& J# T
$ h6 p$ I% a6 {2 j& A. C, A. Y以后大家要去。。带上我。。好不嘛~~
发表于 2013-10-25 21:40:06 | 显示全部楼层
楼主扒得好欢乐啊!!姜先生确实是不多话的人哪!
# R% q( A4 L7 t3 |羡慕楼主!要是有照片就更好了呀!
 楼主| 发表于 2013-10-26 22:09:06 | 显示全部楼层
横店·龙门飞甲杂记 (3) + f" K' ]5 D4 v+ N1 m( M( O1 I! b
                                                                        送别小云,继续收获。9 r1 ]& F& O+ \6 `* |

8 s! R0 \5 C" G10月11日,大晴。
2 L# }6 {! |) I3 k洞天一别,大家还在回味,闲时会出去瞎逛。我们并没有特意去他踏足的地方,但是我们所到这处都特别在意是否有他的存在。尤其是在三餐时间路过靠谱的饭店,就会下意识的寻找他的身影。这种行为对我们这种大男人真是太难以启齿了…
4 Q* M6 z9 W# ~1 L! C$ B) _: a) k5 ]3 a
昨晚助理告诉我们,今天尊还是没有戏。我们有点失望,能去片场探班依然是我们的愿望。连着4天没戏了,尊后来也表示自己很无奈。他小吐槽了下剧组的统筹,说所有的通告都要前一天晚上才知道,有时要当天才通知。他说会让助理及时告知我们拍摄情况,真是贴心到捶胸顿足。' k3 J* J  |9 n5 g. L

9 p0 |' j5 }( g  _4 v9 V. H. E既然今天没戏,干脆出去走走。不过小云因为特殊情况不得不先离开,我们就先送别了他。这次真的要谢谢小云在前方的努力,要不是他,我就不会这么顺利幸运的见到尊,而且也没机会当面将助理的联系方式移交给我,这让之后两天的行程方便了许多。希望下次还有机会再见!. L; z( u+ u* Z5 Y1 r
0 q* j6 X) Z% P8 M
小云走了,小山提议我们去2号山走走,他说那每天都有拍戏的,想亲眼去看看片场。他纯粹是出于对拍戏的好奇,而我也想去碰碰运气,看能否见到龙门剧组,感受一下。2 m+ k- A! w! O  u! y
( ~) I7 h. [0 l. q% E
顺着山路往上走,真是枯燥无味,景又没,人又没,要是不为了这破老头,我才不会闲逛到这里来呃。我们几乎是随心选择分叉路,走了好一段路,终于看到了一个剧组。上前一看,真想捂头,最近战争剧真是审美疲劳了,没有心思驻足。小山却饶有兴致的在看热闹,被我生拉硬拽离开了。
+ c: F; \  `1 e. }0 Y  n. w9 q7 b# c- B# r+ [3 N; R
不久,我们路过一片小树林,又有个剧组似乎在踩点,balabalabala。我看见旁边一个小茅屋有点眼熟,又说不出所以然,就指着问小山。他说,这就是藏心术里尊被人拖走时的房子。哦,这么一说还真是有点小激动,眼前立刻浮现粗荧幕里的周士鸿。
9 u4 F! |1 b) Y9 h$ {" I' m! K9 ~8 q. k. S6 X4 e" N/ ]& J$ k3 C
似乎已经走到了绝路,我们是返回呢?还是返回呢?稍作讨论后,我们决定掉头去后面的另一个分叉路。因为连日的奔波,我来横店本来就只有半条命了,这在山上才折腾了不到1小时,我已经觉得腰要断了,真想直接回宾馆。
  |  I1 {4 V$ o( j# b" @: [
) \- }7 N: A' R+ s拗不过小山,我们拐进了原定的分叉路,大老远就看到了一个很空旷的地方,那里围出一块很大的比武场地,这是鹿鼎记吗?不知不觉我走到了临近警戒的地方,一位场务大哥很有礼貌的劝退了我们。我寻思着,反正累屎了,就在旁边休息休息呗。
- J0 Z/ ^# P% C# s
0 ~# \5 u0 K; V" _& |9 A万万没想到,这场务大哥真健谈,小山三言两语就和他混起来了。“我们是龙门剧组的。”我还愣神儿呢,一听到立马就鸡了血,回头望了望一整排车,看是否有尊的御驾。结果自然是没有的。真想煽自己巴掌,难道老头会骗我们他没戏吗。。
$ `) Y) N% e+ c, l% ~, C( f* [: f6 J) Z" X2 b
我瞅了大哥几眼,长的就像好人星座的,而且见他牛仔裤袋里鼓起来的四方形状,一看就知道是抽烟的。小山终于心有灵犀了一次,掏出烟递给了大哥,这就正式开始了套近乎,抱大腿,挖消息的节奏了。
' l& k- t# o7 G8 I
" z, W; `( C8 U) J他自我介绍是宁夏人,这样看来,整个聊天的内容就变得有把握了!因为我刚从那一带回来!我先是把宁夏的旅游胜地赞了一遍,再把风土人情轮了一回,最后再把在宁夏的生活琐事唠了几下。就这样顺利的,大哥被我们搞定了。到现在他还相信我们只是纯粹的游客路过此地。
% m2 X' L% z; g2 D8 ~. n, m: [0 A$ C# V
再加上和小山里应外合,软硬兼施,组合拳,唱双簧,大哥被我们整的毫无戒心,终于从他口中打听到了些许花絮。他说尊在剧里的戏份不算多,去通湖草原就呆了三天,而且只有一场戏。回横店后,小拍了一场,以及一次通宵,然后就休息至今。戏份只拍了大概五分之一。我问他尊是否有打戏,他说全是文戏。好吧,看来不能一饱大侠风范了,不过这也说明这部戏应该不会太累吧 。5 o* }1 ^# p" h' O6 m, Y1 e
- ~, V# B4 `* Y) {
转眼不久,太阳下山,烟也抽完了,组里开始有人陆续往这走来。我寻思着差不多要走了,小山真是胆大加厚脸,居然提议向大哥要电话,为了多一个门路,非必要的话不会去联系。我们佯装刚刚知道这戏里有姜老师,就说我们挺喜欢的,希望有机会的话能见一见。没想到大哥真爽快,不加考虑的答应了。我们感觉心里更有底了。. j; t2 a% Q& D: @, z" J
- ?# f: ~1 J4 }* o- B) @, K
小云走后,说话的人少了,我俩打算在慢慢长夜中找些事干。和小山一拍即合,我们决定去网吧下载一些尊的剧,插在宾馆的电视里看。过程真是一波三折,因为格式等原因,我们在网吧和宾馆往返了两次才成功请来了LEELAMLAM。心情愉悦的时候看喜剧真是锦上添花。! {5 {9 x5 F; l; ?0 r& O! r
••••••••••••••••••••••••••••••••••••••••••••••••••••••••••••••••••••••••••••••••••••••••••••••••••••••••••••••••••••••••••••••••( @4 l* @$ W4 l9 a
                                                            惊喜降临,左右为难。2 C5 C- C6 Y$ v( n" [; r
! d/ s; v3 u& X" a* v: `4 f
10月12日,晴。
8 _: W& ?5 f1 v, y: p3 `这天早上并没有睡好,这多亏了助理先森的“恩赐”。他太冷艳高贵了,拽炫酷的处理方法直接逼着我一早上设了6个闹钟!7点开始,每半小时一个!因为他之前交代我,虽然会告诉我们通告情况,不过只有在有通告的时候会短信我,而且让我平时不要发信息给他。这个方法就直接就让我闭嘴了,我除了要时不时醒来查看短信以外,就没有其他的办法了。/ C9 o; m! ~8 Y1 B; v
& L# n: P" J% J! ^6 N: l
10点整,终于被吵的无法入睡了,从昨晚到现在始终没有收到助理的短信,看来今天又得食白果了。我表态,今天要是没动静,我明天就得走了。小山极力挽留我,说大家都还没去过片场见尊,而且几天都没戏了,今明两天必须有情况。我也很无奈,毕竟家里的工作也不好耽误。听天命了。2 F: o8 p& e( R! u& J" Z
1 j% X' K. w. b
正在洗头呢,突然听到小山大喊:“助理来短信啦!”我去,幸福总是在我最脆弱的时候来临,让我的心更加脆弱。抹开眼角的泡沫,我使劲睁开眼把小山手里的电话夺过,屏幕上写着“你们现在哪里了?还在横店吗?”小心脏立马120/分钟!我匆匆洗完头,赶紧回了话。3分钟不到,他回复“今天中午姜老师要请你们吃饭。”% B+ E2 V3 M# m" J0 ?, }' K
2 a+ v1 }( B4 H' J
咣当!!!醍醐灌顶!虽然我猜中了结局,但是没有猜到过程!吃饭?!这…饭上次吃过了,这次他又请吃饭是什么心态?是要认小云当干儿子??还是帮助理和小山牵红线??还是OOJ想我了??想想这些情况还都是很有可能的啊!!!!!!真是越想越捉鸡!心里真想去见见他,但又不好意思再蹭饭了,这可如何是好。想想还是打给助理探探口风先。+ B3 {' x8 d" k9 U: S
2 P& s. P& l; V, U' @5 `3 [9 h
从助理口中我证实了自己的空间妄想能力和思维臆断能力是极好的,伦家就是单纯的怕我们无聊,想约我们粗来调戏一下。即便是酱紫,尊也是好人好到了惨绝人寰的地步,这几天我一有时间就得站在墙角冷静一会,感动几分钟的。小山表态自己一定要去,估计是这两天满血复活了,刚好今天又有机会再放放鼻血。
$ R7 Z" g- \7 l' M8 V! b* h3 o. r0 M1 I, \
这样看来,我也不好让他一个人去吧。但我心里有两个人在打架,一个告诉我不要过多的打搅尊,一个告诉我机会难得要把握。经过艰苦的挣扎,我觉得既然尊主动投怀送抱,要是不去的话,臣妾真的做不到啊!hiahiahia!!3 Z# S( U  x3 e. V, N

. Z8 v; t9 _: w去是肯定的了,如果能有一个更有力度的理由怂恿我一下,我应该会更加理所当然吧。我真是太机智了,突然想到了齐姐一拨人打算来的事。尊应该还不知道,我可以去传达一下,顺便当面把助理和她们勾搭到一起,这样她们探班应该会顺利一些吧。想想这还是挺有意义的,于是就自欺欺人不要脸的去了。

评分

参与人数 2内力 +2 收起 理由
Buddhism + 1 赞一个!
小洁风筝 + 1 求更新

查看全部评分

发表于 2013-10-26 23:47:31 | 显示全部楼层
羡慕嫉妒恨  希望自己也有机会探班  毕竟没见过本尊太遗憾了
发表于 2013-10-27 00:48:50 | 显示全部楼层
哎呀,真羡慕呀,我貌似和橫店沒什麼緣橫店探班基本沒成行過,還是其他地方吧
发表于 2013-10-27 01:07:56 | 显示全部楼层
錶示羡慕嫉妒恨啊!提到廈門時候說了啥?????好想知,雖然知道肯定和我沒啥關係
 楼主| 发表于 2013-10-27 12:58:09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5# christy源
: X& y; {2 O5 b; U4 k; \# b
6 \/ Q3 y; P( t2 K
/ W' {$ ^, r0 ~" p1 u    他就和OOJu说他在厦门时我天天去看他。话说哪有天天,谁叫他这么近嘻嘻
发表于 2013-10-27 20:44:57 | 显示全部楼层
探班文出来了。我那个激动呀。不过面对你们说的见到尊。我是羡慕嫉妒恨呀。下次我一定也要去。哼。。。。不过就怕见到他,我很不知道怎么说话了。
发表于 2013-10-27 21:20:14 | 显示全部楼层
给力,看到了楼主滚烫的星星眼,祝尊哥永远年轻快乐。
发表于 2013-10-27 21:31:11 | 显示全部楼层
你妹。。。你这么对我?  知道我是谁么?
发表于 2013-10-27 21:33:32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7# 唯爱老头 ; H7 [3 Y* t3 ^# H& D

( K( d( ~( X- W  V; t
: T) S$ i  ?, q. y, u    呃  反正不是阿尊  哈哈
发表于 2013-10-27 21:40:42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1# Vinion . L7 b- _8 s; @7 b

) X# r. i- c7 a4 O* c9 p, O: Q; j( F# j
    = =。。我说 俺那么花痴么、?    你可以不可 同样作为男人、能不能给我留点做为男人的余地 ...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姜大卫(姜大伟)影迷俱乐部 ( 沪ICP备05016702号 )

GMT+8, 2019-1-24 07:51 , Processed in 1.084961 second(s), 26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