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有独尊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查看: 880|回复: 6

[2015-03-05]姜大卫:侠之大者隐于市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5-3-11 08:40:0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CD 于 2015-3-11 08:41 编辑

转自:http://xinminweekly.com.cn/News/Content/5249

姜大卫:侠之大者隐于市

阅读提示:无论是20岁时在电影里以一敌百,还是60岁到街市买菜,姜大卫就是姜大卫——千万观众心中永远的侠,大隐隐于市,却熠熠生辉。

撰稿/崔斯嘉

      他曾是传奇之上的传奇。
     如今,他提着罗汉果和冬虫夏草,在街市拣选鱼虾猪骨,仿佛随处可见的平凡阿伯,偶尔凭兴趣接戏客串。
     但,无论是20岁时在电影里以一敌百,还是60岁到街市买菜,姜大卫就是姜大卫——千万观众心中永远的侠,大隐隐于市,却熠熠生辉。
     坐在他面前的我,只感觉时光簌簌,就这样从姜大卫身上流淌开来。空气中好像氲着薄雾,穿过去就是旧日荣光。而眼前的人,依然流光溢彩。
     
侠之大者

  40年前,这个耀目的男人还是一个少年,演过许多侠客,因为《报仇》拿到第一个亚洲影帝……
  但问起这些,他却温柔地笑笑,说:忘了,要回去看看。闻者不由心急起来:“《游侠儿》都不记得了吗?有人说看过之后会永远记得姜大卫的笑容呢。”
     “是吗?”他笑起来,“我不记得了。”笑容却活脱脱就是当年银幕里的游侠儿——这是姜大卫第一部担正主角的电影,由香港四大才子之一的倪匡为其量身打造剧本,武侠宗师张彻掌镜。电影里的姜大卫是个巧笑盈盈、会说很多俏皮话的少年,初入江湖就被老谋深算的奸人所骗,最终为了自证而战死。尽管是一出悲剧,却在当年大受欢迎,令观众记住了这个笑容灿如骄阳的少年。
     但他自己却觉得《游侠儿》不够成熟:“角色来讲,我比较喜欢《新独臂刀》,后来的民初片《报仇》也还可以。还有《保镖》,现在看也没有过时,演的是一个真正的侠客。”
     说起他喜欢的武侠世界,姜大卫神采飞扬,手一挥仿佛已经扬鞭在手,即刻可以策马绝尘。“当年的《九阴真经》我很喜欢,很武侠,李仁港拍得很特别。现在徐克的《智取威虎山》,是另外一种侠,他给我的感觉是用回了一些以前的东西,所以我们都可以接受。可能是我们老了,现在的新派武侠片,感觉跟我们是脱节的。”
     姜大卫热爱“侠”。有段时间他和古龙私交特别好,每天在一起喝酒。“喝了酒,天南地北什么都聊。”忆起当年,他的神情好像已经回去。云出月,花弄影,浪子一对,千年一醉。真正的金风玉露一相逢。
     古龙曾经最想姜大卫演“阿飞”这个角色,这也是姜大卫最喜欢的古龙人物,两人一致觉得阿飞就是姜大卫——可惜最终并没有演成。“他很喜欢我。”姜大卫说。这几乎是一个众所周知的事实。挚爱美人的古龙,又怎么能缺了这些当世最耀眼的男人们呢?
  巧合的是,古龙创作的巅峰时期,也正是张彻电影大受欢迎之际。那些年,银幕上最流行的便是兄弟情义,张彻电影中的男人和古龙笔下的男人一样,常常一见面就成为生死之交。“没有人能够证实,以前到底是不是都这样,女人三步不出闺门,男人在外面喝酒……”姜大卫说,“但我们在电影中需要美化浪漫,加重兄弟情。我想现在的观众也喜欢,不分男女。”
  金庸笔下的“侠之大者为国为民”,到了姜大卫这里就变得简单纯粹很多——“侠是有能力,有目标,不为回报去做好事。以前的侠客是有功夫有能力,在江湖中做好事,现在的侠义是有钱有能力,在社会中做好事。”
     这种侠义精神,一直最为姜大卫看重。他时时说自己是老派人,可以接受的都是老派的事情。只可惜那些侠义,而今已经越来越少,无论是电影,还是生活。姜大卫满怀憧憬地说:“侠是完美的。”随即又笑:“现实中做侠,会被人说是傻子!”

黄金时代

  姜大卫最新的电影,是贺岁片《澳门风云2》。他饰演一个已经退休的赌客,当年曾和好友周润发并肩作战,现在只享受生活关注慈善。电影中,他聪明狡黠风趣幽默,和周润发、余文乐一起奋战也是身手利落,风采依然。
     作为王晶内地票房最高电影《澳门风云》的续集,《澳门风云2》也怀着香港电影人的希望和野心,电影桥段紧凑、笑料密集,尽显娱乐观众的诚意。姜大卫亦希望这部电影票房好,身为香港电影传奇人物,他也想知道,香港电影应该何去何从。
     近年来,随着大批香港电影人的北上,港产片沉沦已久,处境近乎当年的台湾和日本电影。从东方好莱坞的盛世景况到如今的凄凉惨淡,没有人可以对此无动于衷。作为亲身经历过最辉煌时代的巨星,姜大卫的心境,更无法用寥寥文字形容。他一连用了三个悲:悲情、悲惨、悲伤——悲情的电影市道,悲惨的电影市场,悲伤的电影人。
     姜大卫当年初入行,做的是武师。“当时已经知道自己好喜欢这一行,所以从那时候开始就一直在学,偷偷地学。从前的武侠片,挨打的人都不配合,会躲得很开,所以功夫戏都很不好看。”他说,“直到1966年,在《圣保罗号炮艇》中做龙虎武师,那时候才有外国的武术指导,在开拍前训练香港的武师,告诉大家怎样作反应、怎样打好看、怎样电影不穿帮、怎样跳弹簧床、怎样铺纸皮箱……都是外国人在教。从那之后,香港才开始有武术指导,又在这些基础上生出万般变化。到最后,香港武术指导闻名世界,反过来轮到好莱坞跟香港学。”
     这段尘封历史,由亲历者姜大卫娓娓道来,更是生动。他描述过的,就是他曾经亲历的,黄金年代的开始。其中的努力汗水辛苦心酸,到最后都变作香港电影的骄傲。
  他笑言自己当时有点小聪明,“一边拍戏一边学,一边往电影里加东西,把我读过的金庸、倪匡,武侠小说的动作戏都加进去,书里面的招式怎样变化,我就怎样去做,这样就与众不同,好看很多”。姜大卫一边讲故事,一边出手示范。他曾跟随刘家良师父学过洪拳,招式力道,不只是电影功夫。
  也就是这样的用心和努力,终于令他以一个跳楼的动作得到张彻导演的注意,由替身做到配角,又逐渐做到主角,最终大红大紫。“我走到哪里去都有人认识我,去美国,黑人都看我们的电影,印度人都看我们的电影!”香港电影曾经的耀眼繁华,同样写在姜大卫的传奇里。
  说起当年的“邵氏”,姜大卫又笑:“我是在邵氏长大的,离开邵氏到现在已经几十年,可我感觉还是在邵氏。我只有一个老板,就是邵逸夫。我拍过很多导演的戏,但我也只有一个导演,就是我的师父张彻。”“你说我怀念不怀念邵氏呢?”讲完这些,他反问道。神情中带着孩子式的得意,好像又回到40年前,还是那个在邵氏后山快乐跑马的少年。

大隐于市

  即使人生重来,姜大卫说,他依旧会再入这一行。“只要是电影这一行,任何事都可以,导演、演员、摄影,甚至场工。我只会这一行,而这一行又太多姿多彩,每天都不一样。”说这番话的时候,他的眼睛里带着新人的光彩和热情,“到现在,我都还有这种新鲜感,每去拍一部新戏,都像是一个新人,去到哪里我都跟别人说:我是一个新人,请多关照。因为每个角色都是新的,都有新的感觉。”
  如果可以穿越时光,姜大卫说他愿意回到民国。“我幻想不到几百年前、几千年前是什么样子,但民国却可以想象——乱世里,一个侠士。像桃花源的传奇。那种侠士背着一柄剑,在山顶吹风,在草原大漠纵马的浪漫,现代是没有的。”
  但眼下,他已经过起了理想中的生活。“我这个人是没什么要求,一直都觉得日子不错,现在更是很轻松,岁月易过。”他享受和家人在一起、经常和女儿见见面,偶尔可以含饴弄孙的生活。有好戏就拍,有好角色就演。最重要的是,他仍旧是戏里面不可替代的那一个,他演的角色,并不是人人都可以担当。
     从传奇大侠到大隐于市,采访这样的明星,最怕问及从大红到迟暮的心境,难免尴尬,难免得罪。难得姜大卫却毫不介意,反而直言讲了很多。“我心态上很平常,因为在这一行这么多年,看得太多了,即使最红的时候,已经提醒过自己。”他笑道,“因为太红,我也曾经沉迷过一段时间,过去之后才发觉当年其实是昏了。不过幸好没有得罪任何人。我自己一家人都是做这一行,从小到大往来人群也都是这一行的人,起起伏伏见得太多,一早已经想明白这些事。”到了40岁,他反而觉得,有生之年还能拍戏,还有人认识,有观众觉得他演得好,就已经足够了。
     今年已经68岁的他,可能不太知道,在年轻人里,自己仍然有非常多的拥趸。把网上所见的溢美之词告诉他:“帅呀!”“手好看呀!”“吹笛动作优雅,吹得好好!”他只笑说:“是吗,我没学过,那个是做戏来的。”可是眼睛里,却流露出熠熠的神彩。
     访谈结束,这位亚洲影帝还要去买菜。笑问他,会不会因为你是姜大卫,连买菜都会便宜点?他仍是温文地笑:“是吗?不会的!”
     云淡风轻的儒雅魅力,谈笑之间偶尔流露的俏皮,这就是姜大卫,一个大隐于市的侠客,经历过红尘万丈,也过得了平淡生活。银幕上,一人千面,银幕下,你一见,便不会忘记。
    
  链接:
  
  姜大卫1947年6月29日生于上海,父亲严化,母亲红薇,皆为著名电影人。幼年随家人移居香港,童年曾为童星,少年时再入行,为龙虎武师,后被张彻赏识,开始做演员。第一部担正主角的《游侠儿》(1970)大受欢迎,随后演出的《报仇》获得亚洲影帝。代表作有《保镖》(1969)、《游侠儿》(1970)、《报仇》(1970)、《新独臂刀》(1971)、《刺马》(1973)、《九阴真经》(1993)等。还曾执导《怪人怪事》(1974)、《猫头鹰》(1981)等电影,后者被誉为无厘头喜剧始祖。哥哥秦沛,弟弟尔冬升,皆大有所成。
 楼主| 发表于 2015-3-11 08:44:40 | 显示全部楼层
楼上是发表的文章,这里是作者提供的字数写超了的第一稿,来自:http://weibo.com/p/1001603818205033445167

侠之大者隐于市——专访姜大卫
by崔斯嘉

他是传奇之上的传奇。
现如今他看兴趣接电视剧,偶尔客串电影。其实他远比世人口中的传奇更早成为传奇。在男神二字还没出现的年代,他已经是多少男神心目中的男神。如今,他却仿佛是街市上随处可见的平凡阿伯,提着着罗汉果和冬虫夏草拣选鱼虾猪骨,事实上,即使可能在街角偶遇,他当然也绝不平凡,反而是会在人群中熠熠生辉的。
他是姜大卫,无论二十岁时在电影中以一敌百,还是六十岁时在街市买菜,他都是千万观众心中永远的侠,如今,他大隐于市,做最得宜的姜大卫。
采访姜大卫之前,已经有朋友淳淳叮嘱我一定要好好采访姜老师,“你坐在他面前看着他聊天,会感觉到时光簌簌,就这样从他身上流淌开来,特别美!”
这样充满电影感的形容难免令人迷茫,然而及至见面,才会恍然这形容绝不夸张。当姜大卫坐在你面前侃侃而谈,他目光灼灼时,空气中已然蕴着薄雾,一切时间空间停止流转,或者可以随他挥洒被带回从前见那旧日荣光,或者可以就停留在此时此刻,看着眼前这个流光溢彩冲破冬日的人。不似只在舞台上才发光的演员,生活就是他的舞台,所以无时无刻,他都是耀目的男人。

侠之大者
四十年前,这个耀目男人还是一个少年,他演过许多侠客,留下许多经典的银幕形象。《新独臂刀》的经典,《游侠儿》带来的震撼,《报仇》所拿到的第一个亚洲影帝……
但问起这些,他却温柔笑笑,忘了,要回去看看。闻者不由急起来,提醒道“《游侠儿》啊,有人写影评说:别看,看了之后你会永远记得姜大卫的那个笑容。”“是吗?”他笑起来,“我不记得了。”但那笑容却让人看见银幕里的游侠儿。《游侠儿》是姜大卫第一部担正主角的电影,由当年香港四大才子之一的倪匡量身为其打造剧本,武侠宗师张彻精心拍摄,电影里的姜大卫是个一直在笑,会说很多俏皮话的少年,初入江湖就被老谋深算的坏人骗了,最终为了自证而战死。尽管是一出悲剧戏,却在当年受到欢迎,观众都记住了这个灿烂如骄阳的,永远笑着的少年。
但他自己却觉得游侠儿并不成熟。“我自己回想一下,角色来讲,我比较喜欢《新独臂刀》,后来的民初片《报仇》,其实回看都还可以。《保镖》现在看也没有过时,而且《保镖》演的是一个真正的侠客。”
说起他喜欢的武侠世界,姜大卫是神采飞扬的。“《九阴真经》我特别喜欢,武侠一点,非常武侠,《雪花神剑》不算太武侠,《九阴真经》是很武侠的,李仁港拍的很特别。现在徐克的《智取威虎山》,是另外一种的侠,给我的感觉是,他可能都用回了一些以前的东西,所以我们都可以接受。可能现在人看的和以前人看的不一样,可能是我们老了,就觉得以前的东西很合适,很喜欢,现在的新派武侠片,跟我们是脱节的,从我们那个时代,到徐克那个时代,已经不同了,可是我们要追回去。”
姜大卫是热爱“侠”的,从最初拍武侠电影到现在已经四十年,他看到的武侠电影世界是很长久的,他的感受也是很不同的。有段时间他和古龙的私交特别好,每天在一起喝酒聊天,“喝了酒,天南地北什么都聊。”聊天的内容,却早已经淹没在时光里,而现在可以给我们知道和记得的,只能是浪子和浪子的月下对酌,是真正的金风玉露一相逢。
古龙曾经最想姜大卫演阿飞的角色,这也是姜大卫最喜欢的古龙人物,他们一致都觉得这个角色就是姜大卫,可惜最终他并没有做得成。回看过来,姜大卫还是心有荣焉的说很荣幸跟古龙合作过,跟着又说了一句差不多是众所周知的事实,“他很喜欢我。”挚爱美人的古龙,当年写下的这些角色,又怎么会没有这些当世最耀眼的男演员们的风采呢?
但巧合的是,在古龙创作的巅峰时期也是张彻的电影大受欢迎之际,那些年最流行的便是兄弟情义,古龙笔下的男人们和张彻电影中的男人们一样,常常一见面就成为生死之交,成为对方牺牲的知己。对于这些感情的书写,姜大卫有他独特的见解。“当年很流行,是张彻导演的电影流行兄弟情,但没有人能够证实到以前是不是都是这样,当然以前可能女人三步不出闺门要待在家里,男人在外面喝酒,可能是这样。所以我们在电影中需要美化需要浪漫,加重兄弟情。而当年的观众又喜欢。我想现在观众也喜欢,不分男女观众的,不会有女观众说我们不是这样。重要是电影的感觉,感觉很重要。”
这种电影感觉,武侠世界的侠义精神,也是姜大卫认为最重要的,而最最可惜的,是现今这些已经越来越少了。金庸说过的侠之大者为国为民,到了姜大卫这里,变得简单纯粹很多,“侠是有能力,有目标,不为回报去做好事”。“侠”是他的偶像,他认为“侠”是完美的,“以前的人是有功夫有能力,在江湖中做好事,现在的人即是有钱有能力,在社会中做好事。”
他时时说着自己是老派人,可以接受的都是老派的事情,他认为自己不是侠,现实中做侠,会被人说是傻子。但他也说,“我拍过很多公司的戏,但只有一个老板,就是邵逸夫,我跟很多导演合作过,但我也始终只有一个导演,就是我的师父张彻。”
姜大卫有一个很深很深的侠客梦,他说自己不是侠,却始终怀着一颗侠的心。

大隐于市
姜大卫最新的电影,是贺岁片《澳门风云2》,他饰演一个赌客,退休后又回来和周润发一起并肩作战。预告片中可以看到白衫红裤姜大卫的英姿,而电影,就要等到上映才可一窥究竟。作为王晶内地票房最高电影《澳门风云》的续集,电影聚集了很多香港电影人的希望,这其中当然也包括姜大卫。他希望这部电影票房好,最主要,他关注香港电影,他关注香港电影应该何去何从。
近年来大批香港电影人北上,香港电影沉沦已久,近乎于当年的台湾电影和日本电影,从东方好莱坞的盛世景况到如今的凄凉惨淡,没有人可以对此无动于衷。而作为亲身经历过最辉煌的香港电影时代的最辉煌的巨星,姜大卫的心境,更是无法寥寥文字可以形容。他一连用了三个悲,悲情、悲惨、悲伤,是电影市道的悲情,电影市场的悲惨,和电影人的悲伤。言谈之间不断的是对香港电影的希望、祝福,以及自己可以做的努力。香港电影式微,是一切香港电影人,一切热爱香港电影的人都不愿意见到的。
当年他初初入行做武师已经知道自己好喜欢这一行,所以从那时候开始就一直在学,偷偷的学。以前的武侠片动作片,被打的人都不配合,会躲得很开,所以功夫戏都很不好看。直到1966年他在《圣保罗号炮艇》中做龙虎武师,那时候才有外国的武术指导在开拍前训练了香港的武师一个星期,告诉大家怎样作反应、怎样打好看、怎样电影不穿帮、怎样跳弹簧床、怎样铺纸皮箱……都是外国人在教他们。从那之后,香港才开始有武术指导,又在这些基础上生出变化,在之后,就是香港武术指导闻名世界,反过来是好莱坞跟香港学了。
而那时候,姜大卫已经好聪明的知道如何去加戏,他笑言自己是小聪明,闻者却惊呼是大智慧。那时候的姜大卫拍戏已经一边拍一边学一边在加东西,将他读过的金庸的倪匡的武侠小说的动作戏都加进去,书里面的东西怎样变化他怎样加进去做,也就是这样的用心和努力,终于令他以一个跳楼的动作得到张彻导演的青眼,由配角开始做到主角,并最终大红大紫。“那时候的香港电影,真是呀,我走到哪里去都有人认识我,去美国,黑人都看我们的电影,印度人都看我们的电影!”香港电影曾经的繁华,都在他的传奇里。
即使可以重来,他说他依旧会再做这一行。“只要是这一行,任何事都可以,导演演员摄影甚至场工。我只会这一行,而这一行太多姿多彩,每天都不一样。到现在,我都还有这种新鲜感,每去拍一个新戏都是一个新人,去到那里都可以说,我是一个新人,请多关照,因为每个角色都是新的,都有新的感觉。”
如果可以穿越时光,姜大卫说他愿意回到民国。他幻想不到几百年前几千年前是什么样子,民国还可以幻想到,乱世里面的一个侠士。乱世里面的侠士,是桃花源的传奇,他还是喜欢武侠的那种感觉,感觉到侠士背着一柄剑,在山顶吹风,在草原纵马,那些都是非常非常浪漫的。
但现在已经是他的理想生活,“我这个人是没什么要求,一直都觉得不错,但是现在是很轻松,很容易过的。”他享受在家人在一起,经常和女儿见面,可以带孙子的生活,有戏拍就拍,有戏做,就做。最重要的是,他仍旧是戏里面不可替代的那一个,他做的角色,并不是人人都做到的。
其实问出由红到不红的问题是忐忑的,难得他毫不介意,反而直言讲了很多。“我心态上很平常,因为我在这一行这么多年,看得太多了,看过太多,很久已经提醒过自己,最红的时候也提醒过自己。”他笑说,当然因为太红而曾经昏过一段时间,但昏过后是要过去了才发觉原来当年是昏了,不过幸好没有得罪任何人。因为自己一家都是做这一行,从小往来也都是这一行的人,起起伏伏他见的太多,所以一早已经想明白这些事。到四十岁,他已经觉得有生之年还能拍戏,还有人认识,角色好,有观众觉得他演的好,就已经够了。他还是那个戏演的精彩,无人可以替代的姜大卫。
问及优点,他只说想不起来。于是便把网上所见的溢美之词通通告诉他,“帅呀!”“手好看呀!”“吹笛动作优雅,吹得好好!”他只笑说,“是吗,我没学过,那个是做戏来的,做得好。”他的眼睛里,却是熠熠的神彩自得。
一辈子的优点是喜欢这一行,对这一行有希望有努力,自己尽力去做,一辈子的缺点也是如此,没有想过做其他事,依旧是想要做出能够代表香港的电影。“我日后都会捐出那座奖杯(姜大卫于1970年凭借《报仇》获得的第十六届亚洲影展最佳男主角奖,是香港第一位亚洲影帝),因为那是对香港电影有意义的。”对香港电影有意义这几个字,对他也十分有意义。


访谈结束,这位亚洲影帝还要去买菜。笑问他,会不会因为他是姜大卫,连买菜都会便宜点?他仍是温文的笑,“是吗?不会的!”云淡风轻的儒雅,谈笑之间的魅力,偶尔流露的俏皮,这样就是姜大卫了,独一无二,只此一家。他是隐于市的侠客,经历过红尘万丈的浮华盛世,也衬得起平淡生活故事有你,他一人,千面,但魅力,不变。他永远耀目,你一见,便不会忘记。


姜大卫,1947年6月29日生于上海,父亲严化母亲红薇,皆为民国时期著名电影人。幼年随家人移居香港,童年曾为童星,少年时再入行为龙虎武师,后被张彻赏识开始做演员。哥哥秦沛,弟弟尔冬升,皆为业内著名演员、导演。第一部担正主角的《游侠儿》(1970)大受欢迎,随后于1970年演出的《报仇》获得亚洲影帝,曾做导演执导《怪人怪事》(1974)等电影,其中《猫头鹰》(1981)被誉为无厘头喜剧始祖。近年多参与电视剧演出。代表作品有《保镖》(1969)、《游侠儿》(1970)、《报仇》(1970)、《新独臂刀》(1971)、《刺马》(1973)、《九阴真经》(1993)、《94独臂刀之情》(1994)等。


发表于 2015-3-11 09:57:55 | 显示全部楼层
他是传奇之上的传奇,特别美特别美
发表于 2015-3-11 18:11:15 | 显示全部楼层
无事闲人 发表于 2015-3-11 09:57
他是传奇之上的传奇,特别美特别美。

出来吓你一跳。。认不认识我认不认识我
发表于 2015-3-12 15:08:02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无事闲人 于 2015-3-13 10:14 编辑
紫猴 发表于 2015-3-11 18:11
出来吓你一跳。。认不认识我认不认识我


我去,你特么别跟我说你是猴子啊。。。子啊。。。啊。。。
是不是是不是
我要抱抱,哈哈哈
发表于 2015-3-14 13:28:05 | 显示全部楼层
无事闲人 发表于 2015-3-12 15:08
我去,你特么别跟我说你是猴子啊。。。子啊。。。啊。。。
是不是是不是
我要抱抱,哈哈哈

不要抱不要抱。我就是猴子啦啦啦啦啦啦啦啦
发表于 2015-3-21 11:42:52 | 显示全部楼层
大卫郭最近出场比较多,满足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姜大卫(姜大伟)影迷俱乐部 ( 沪ICP备05016702号 )

GMT+8, 2018-5-23 13:12 , Processed in 1.076103 second(s), 18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