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有独尊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查看: 1589|回复: 1

[游戏活动] (转载)月色溶溶柳空垂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06-11-27 06:38:2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刚从网上看到这篇文,不知是不是坛上尊友所做?亦或是还未上坛子的尊迷呢.很感动,很感动.7 P5 \8 B& f; X4 F2 ~
原文联接如下:  a8 b4 Y  e  U2 `0 O0 |# Y- q* u. \
http://blog.readnovel.com/article/htm/tid_138624.html% d! x$ U1 B8 h" p8 ^- ]- }$ B
作者: 薛素衣   发表日期: 2006-06-29 22:29  点击数: 403(转帖者小凤附:,这么巧,竟是写在尊的生日哦).
  q$ }) b; Y0 V4 b: a0 H! i
# }! r0 t% s+ S4 @) E  @7 q很喜欢TVB的《九阴真经》,很唯美,很动人。7 H) q7 W& y% H
小时候看不懂,只会看故事。
: ~: l  ?1 k1 f- f% y柳溶月给我的映象,只是一个长发乌纷间插着一朵紫色的花,有些曼妙,有些沧桑的女子。
% `1 V. D$ T) ^% d# P最近重温了一遍《九》剧,本是冲着姜大卫去的,却被戏份不多的柳溶月给吸引住了。% L8 k, r" z1 X/ H
写这个文,不知算不算抄袭,文中有些对白及情节都是出自原剧的,自己杜撰了一部分情节。2 O$ O/ X0 ~" ]1 T1 A1 k' z
写完后还是觉得没有表达出自己想表达的东西。。。唉。。。' ?. D3 [6 Q% `8 W4 d
~~~~~~~~~~~~~~~~~~~~~~~~~~~~~~~~~~~~~~~~~~
6 Z. h( r" l6 r) i* w月色溶溶柳青垂。# r8 q* Q; P$ W; A! y
已记不得是什么时候,借着楼外溶溶的月色,看得见楼前垂垂而落的青色柳条,我便给自己取了个名字——柳溶月。
/ L4 n. P9 ~0 m1 y; b而自从遇到他开始,这个名字便有了另一番含义。$ o9 H7 `! ~5 T& d. i7 M5 w
他喜欢坐在月下吹笛,任胧明的月色倾泻他一身。# Z/ |% J' ?# k+ A3 x& Q$ b
我喜欢坐在他身边,静静地听着,看着,想着。8 |/ V: m% P2 ~
想着自己溶进这月色中,如烟纱般笼着他。
( l8 w3 O" j, G9 H0 Z% }' C, g1 u; A+ n
初遇他时,帘外雨潺潺,我小斟着自己酿的酒,站在楼边听着雨。
( R0 O/ P! @1 _6 I1 d8 Y喜欢雨落的声音,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点点滴滴,滴落心上,好似能消抹我数年经染的风霜。8 s0 S9 e2 f1 z% G9 i
他腰间斜插着根玉笛,没有撑伞,在雨中彳亍行着。5 N6 j2 a" d* x! d
路人行色匆匆,他却如赏风景。
( \$ b8 S! M+ N6 }不知道是否偶然,他抬起了头,眸光沧桑却清亮。
* c+ x8 ~; I$ C6 [! }不知是看着我,还是看着我手中的酒,他微微笑着,“可以请我喝一杯吗?”; A1 c: w" I5 T$ j# G, B
我冲他轻浅一笑,“能否吹笛来换酒?”. T* I6 O# j8 I- U1 s& T
于是,我跟他于小楼一夜听落雨。3 o7 L, n  U4 U9 `1 U/ t
也就是那夜,我把独自经营多年的酒楼改名为听雨楼。
  P. x: M! v& h( L1 O# r6 c2 K- X
我为他在听雨楼留了间房。
& o- h) D: y( q0 k* T9 ^6 _6 q/ ]9 }- o每天我都会去打扫,因为他喜欢素净。
* d- Y# G. n/ _! C; ]他常来,却也常不来。
4 W# o. P( \0 t( Q他总说他在外边有买卖。; b) @4 q* I+ k7 g7 |: W2 }' v
我知道,江湖中人的买卖是要人命的。
& `4 ~6 c. C$ ]+ Z/ \" I但我从不问他。
0 m5 f# I( S% b, P! \他不说,我便不问。" k9 t5 H0 ?& E3 W$ a& w6 U# t% M
我只要坐在他身边,听着他吹笛,看着他被月色揽笼着,便已足够。
( n! C/ Q$ r/ C: ]- V其他的,我都不在乎。
- V9 L2 S! M' c5 N% L* [从他的笛声中,我知道他有心事。' a1 e. x% `! {7 L: m6 g7 W
很重的心事,纠结了多年。
4 [0 V' e/ l7 x8 X8 R我不会去问。, \# v0 O) [+ N0 \* J4 x5 E
揭他伤疤只会让他痛。
- C' T4 m5 a; o让他自己在笛声中遣怀足矣。
- J2 y2 p8 c- F: N& P1 T. m7 Z但我很清楚,他心事里纠结着一个人,没有解开,所以永远都不可能容下其他人。
6 U# j; H/ j9 ]& f8 j在没在他心里没关系,只要在他身边,我也足矣。
, U$ \+ a5 U( Y7 g5 `% e/ w' G* @& D2 w' ?$ v" L0 \' C* R
然而当他带回那个女子回来时,我的想法改变了。0 H. v# U  n; _0 g
我有临敌般的警迫感。
" I& u7 |! U) a3 ?我有的,他不在乎。而她有的,我下辈子才有。
- r: M& R1 \1 h  @+ J% }所以,我知道他会爱上她。
- ]' c- d$ [* R# f5 G. r事实也如我所料。
8 p: K% m9 K2 W/ u$ z% I1 V) k她捅了他一刀,他无语亦无怒,反而强忍着痛在月下吹笛。
4 ~" `+ _# T) U1 F0 ^7 ^: |  w殊不知,他笛声的曲意早已错乱。
7 C- V' H9 {1 S, e# W吹笛,只是想令平静多年的心澜安定而已。: o. {: X  [) L9 q" ~
我知道,不久后,我便会失去他了。1 l1 }/ q: `# |7 o  E
心始终没有得到过,人也即要失去。
7 I7 @3 R. {  z) s; d; Y# u
1 r' \. s4 F6 ]7 n9 O! A又是一个雨泪涟涟的夜。, ^( l, H* N1 P2 R4 H7 x
原来相逢便早注定着离别。% n# r+ B( z' `0 T  t0 z- }( A1 e
他依旧静静地啜饮着我酿的酒。* l. i  v1 L% E! A
这酒曾是为这楼中的生意而酿,自打遇到他,便是为他而酿了。
/ ?! l- [( d0 j) X- e9 r我背对着他,如初遇他时,伫在楼前看着灰蒙的雨天,听着沉闷如愁吟的雨声。* y' a# v; v! V0 _% T2 ~
忽然很想听他吹笛,因为很久都没听过了。* c# o+ Y) L+ m' \6 U- q
他没有抽出笛来吹奏,只是忽然问我为什么不问他跟那个女子的事。4 B7 V( Q# L' F( g2 a
我说我不敢问。
5 }; c% m( y* q8 L# Y问了又有何用,一切早成定局,他注定不是我的。+ W5 V6 C- ^; p. q7 d( Y6 j1 U$ |
他突然很见外地说了一番客气话。* @1 ?6 r) H; O' w+ i
我在心里苦笑,他终是要走了。) p4 h- h) f. y3 {4 F% v' Q9 l
他握着我的手,手尖上有他喜欢的血红色。
* {* S, {5 o9 M0 e, f* j& w& c# U如血般殷红的色彩。4 f2 z- P. w8 f( g
他曾无奈地说他这一生注定是要跟血红色结下不解之缘。
( e& _* F# ?6 q我记得当时跟他说,这不是血红色,只是桃红色而已。  q+ h, y: H, g* R5 J4 d8 m
“再为我酿点酒。也许过几年,在下雨的季节,我会再回来跟你一起饮酒。”2 s; j: z4 }5 N* E4 C5 Y
我笑。1 W  \. K) W( M* @( s
我跟他不过萍水相逢而已。6 F# H) f# ~8 R6 w
我这楼中,终日过客如云。
+ _' K* c7 X$ A5 l: X0 h到头来,他也只是我生命中的一个过客。& V& o3 S" d) q% ?6 M) q
我让他答应我一件事,一件我千般不愿却又不得不让他答应的事。# K+ `0 z% C: }
“你离开以后,永远不要再回来。”) X! [1 }- n$ B% C
说这话的时候,我语气坚决,却是背对着他。( @; t% N' p3 U$ f4 [
我怕我脸上会有藏不住的痕迹。* j) @2 P4 f7 ^0 ~) T/ \5 _
身后悄然无声。1 E3 e/ c5 p( U) V$ l  l2 i
窗外依旧雨潺潺。
! B" z& k: W0 a" _/ n+ ?3 k我知道,他走了。
# q& u) A+ V2 o4 Y- Z如何开始,便如何结束。7 \, H9 H; f3 f3 g
他出现在雨中,也消逝在雨中。" c4 j; o, b; E! M
我生命中,好似从未出现过他。
& Y5 i: y. k3 V! b/ ]他生命中,可能一直以来便当我是一过客而已。  |4 b7 H  e" n" a1 F/ h
忽然不想看这下个没完的雨,不想听这烦人的声音。
) e" B9 e) I1 p( T我在墙角坐下,看不到雨。我神思惘然,雨声早不知在何处消匿。
% o- I5 |- a3 V# N  b" A8 L% x: R3 x# \& B" ^: t6 \4 ?5 M
雨终于停了。' H5 |+ Z9 i6 h9 k- d, ], r5 s
停了下,下了停。
! J  P3 N0 S$ }2 b  Q; Q% ~/ b停了再下,下了再停。. M0 _! M# O& ?, W  q, i. I
他始终没有来。
9 @+ }4 L8 r# @# Y其实,我早知他是不会回来了。9 ^4 S5 V1 a. X  {
当日说永不想再见他,只是不想再次面对他时心痛而已。" I* Q. e1 ]  K' o* p
回来了,他仍不会是我的。7 e9 _' t, n$ {
我始终不知道当初发生过什么事,令他心里的结解开了,容进了另一个人,却不是我。9 v$ r/ @) a5 n
以前总以为我很了解他,所以在他面前我总是思索着什么话该说,什么话不该说;什么事该做,什么事又不该做。生怕让他不舒服,因为我知道他是喜欢自在的人。% _4 \5 m  W7 @7 k, j; t8 O. R7 x
后来,渐渐发觉,我对他根本就没了解过。
# u/ z: T& c9 ^6 j不了解他的来历,不了解他忙碌那么多年为的是什么,不了解他为什么会在雨中停下来让我请他喝酒……
+ I. ^, u" s! C他走了后,我每天坐在他住的那间房里,看着庭前花开花落,天外云卷云舒,楼前雨疏风骤。& X$ ~% Y+ j0 P) A2 E4 c2 Q6 n
日复一日,年复一年。
' I0 }7 d( y3 P, x+ Q不知道是在等他回来,还是在等待着把他忘记。: X$ b3 _4 s& P' v0 u. K
有一天,我忽然心明澄澈,觉得自己终于了解他了。4 x7 a) j: H0 k3 I7 P4 w! s; [
他打江湖而来,便要回到江湖中去。
- Y5 Z2 D" z$ Y) \7 a% c. v& S3 |; d( x! d正如他从雨中出现,又从雨中消逝一样。4 v: Q% J$ }! X5 P( r# j  S8 L
与他江湖共徜徉的,不会是我。
5 {1 l. Z; T5 D6 V! e我这听雨楼只是他迷惘彷徨时,一处听雨休歇的地方。9 }4 C0 {$ t& D9 V1 r( i
也许这些年来,他在外忙的买卖,便是在想尽办法解开他心里的结。而我,却从未有帮过他。
9 _$ u0 k% j/ J% p6 ]& C1 y我只会做他喜欢的事,讨他欢心,给他酿酒,陪他听雨。
/ `& q$ J- ~# k5 t- j6 F却从未有听过他的倾诉,除了听他吹笛。
; B6 f5 P" z$ l那时候,我是真的不了解他的。% G% \& P  P. E  `. ?3 x/ C2 V3 N
我始终没有进入他心里去。
4 I, B+ l! B! o0 Q9 X. d不是他不肯,而是我自己不敢。) d1 t, X( q5 U& q. _7 M
原来,他之所以会在雨中停下来,既不是在看我,也不是在看我手中的酒,而是在看我手尖血红色的指甲。1 B  ^9 D2 [$ c6 o5 L& S- R0 W
他说于他一生结下不解之缘的血红色。; D9 Y+ l( x- ]* x$ z8 T& Z
我却曾为安抚他的无奈而骗他说是桃红色。, Y  d' A3 w  t* a) n
既然他喜欢,那就留给他吧。1 A! M0 `9 j" r1 O4 B! Z; ]; g! t) Z
桌上放着他让我为他酿的酒,存了许久了,始终没有拆封。
, u5 C9 F9 ?' }: A$ e6 m/ Q" u我将血红色的指甲一个个掀了下来。! T9 I; U" j# f7 K' o5 l- O
没有感觉。5 N. G8 E9 q' U# W+ {0 r5 K- n' E
指间有液体流出。( l+ E+ r% m1 T  B6 [  s% y
的确是血红色,如血般殷红的色彩,炫烂夺目,凄然惨艳。
8 H: w& [6 I, i1 o7 F4 L. {  e; u我把它们放在白色的锦帕上,与酒一块儿留给他。朦胧着看过去,像极了艳红的桃花花瓣。
2 |- ?) c( n8 t听人说,东海上有个开满桃花的岛屿,与世隔绝,好想去看看。
# j5 L# b! E. |只是想弄明白,究竟是桃红色好看,还是血红色好看?- a+ x; Y- T$ ?' H3 F% W
几时我竟忘了桃红的颜色了。* j, w% k" N% x# I2 X
当日让他永远别再回来,漫长的日子却在等待他回来中度过。& L/ P2 L1 P5 m/ k5 Y- X
如今,他回不回来,都已经不重要了。* Z  ^1 ]0 u" m
因为柳溶月都不会知道了。  W4 Y& S$ o+ g4 B
楼外依旧是月色溶溶,依旧是柳丝青垂。
: @; s# K5 u7 |" ^) N却只是,月色溶溶柳空垂。
0 o- _+ G% n+ Z5 }6 y) X7 W( c8 U$ m- V) m  b3 K6 d

& b1 X5 I1 H) y' q' r3 @" M; c, w5 E5 }1 ]9 P5 G
注:
3 ?; g0 t/ p! X. n" X  他——黄药师
& W  m9 R, n+ ]8 z+ R  她——冯 蘅& V, C& x# l3 {$ f
  我——柳溶月0 y" l8 ?" s% f6 ]6 [
0 A$ _0 {. L: E  i' Q9 e
[ 本帖最后由 雪花中的小凤 于 2006-11-27 06:47 编辑 ]
发表于 2006-11-27 08:36:59 | 显示全部楼层
溶月的出现就注定了她是个令人心疼的女子……" z& z0 {' K! S7 }5 E$ R  c. I
她只是默默的坐在他身边为他温酒,在他离开时静静的帮他打扫那间永远属于他的房间……直到他不再来……剪下他说最喜欢的指甲……5 \, T: c6 ?5 B% {, L/ {
看见衡,她只是静静的走开了。* D4 z8 _$ X4 Q) e/ z
于是,柳丝轻扬时再也不见了溶月……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姜大卫(姜大伟)影迷俱乐部 ( 沪ICP备05016702号 )

GMT+8, 2018-4-23 23:36 , Processed in 1.087821 second(s), 18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